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5章 新公司,新超梦

第5章 新公司,新超梦

  第2天上午。         

  正经的负责人会议按照计划举行。         

  陈涉提前了几分钟来到会议室,想着把自己的方案再过一遍,尽可能确保在会议上能把所有人都顺利忽悠住。         

  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研究这个世界的超梦产业,又绞尽脑汁地构思了新的超梦,睡得很晚。         

  结果今天早上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又被噩梦给惊醒,睡不着了。         

  陈涉隐约觉得似乎跟之前的噩梦有些类似,而且越来越清晰了,能够隐约记得一些片段。         

  他梦见自己似乎是在茫茫雪原中独自一人行走,除此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了。         

  “最近的精神压力有点大。这次的公司计划敲定之后,我得好好的休息一下。”         

  “不过记忆倒是又恢复了一些。”         

  “真是坑爹啊,早点恢复这些记忆,我早就把之前的计划全部推翻了……”         

  陈涉回想起了关于原主的一些记忆。      一秒记住https://

  原主本来是陈氏财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天资聪颖、才华过人。         

  但是他在17岁在高等学府就读的时候,毅然投身反抗军。         

  凭借着智慧、个人实力和强大的人格魅力很快在反抗军中崭露头角,并成为领军人物!         

  反抗军是一个唯才是举的地方,只要有实力就可以赢得尊重,所以原主虽然年纪轻轻,却很有号召力。         

  后来反抗军遭到企业联合军的绞杀,被迅速扑灭。各个大陆上的反抗军互相之间失去联系,各自为战,大部分都逃入了荒野。         

  企业联合军倒也没有赶尽杀绝,事实上这些大财阀根本就没把反抗军放在眼里,因为双方的力量对比太过悬殊。         

  只有在反抗军的力量达到顶峰的时候,这些大财阀们才联起手来绞杀一下。         

  对于大财阀们来说,彼此之间才是最大的敌人,他们宁可把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新一轮的企业战争中!         

  在这种令人绝望的环境下,很多反抗军的战士都选择了放弃,但原主成功收拢了一些意志坚定的反抗军战士,并提出了一个腾笼换鸟的计划。         

  恰在此时,原主的父亲去世。原主作为陈氏财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继承了财团,并通过长达两年的时间慢慢地腾笼换鸟,最终成功将陈氏财团中所有人都替换成了反抗军战士。         

  作为财团继承人,原主利用《企业特别法》中的规定,豁免了自己曾经参与反抗军的罪行,成功洗白了身份。         

  而后他决定,要利用陈氏财团为反抗军赚取更多军费,购买更加精良的装备,并择机东山再起。         

  只不过这期间发生了某些意外情况,导致原主陷入昏迷,而陈涉也因此穿越了过来。         

  至于具体是什么意外情况,陈涉暂时回忆不起来,他也不太想去询问赵震。         

  因为此时正处于关键时刻,陈涉必须让自己的计划顺利推行下去,不能节外生枝。         

  等之后情况稳定下来,可以考虑再旁敲侧击地问一下赵震,或者这些记忆能自己复苏了也说不定。         

  成功回想起了原主的这些记忆之后,陈涉不由得感慨,原主确实是一位天才。         

  他不仅有着坚定的信仰和斗争精神,还有高超的智慧和强大的执行力,也难怪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对原主奉若神明,言听计从。         

  可是陈涉不认为自己牛逼到这种程度,他穿过来之前就只是一个普通游戏公司的苦逼游戏测试员。         

  要带领反抗军推翻大财阀的统治?         

  陈涉只想问自己三个字:宁配吗?         

  且不说陈涉是否贪生怕死的问题,他现在作为这支反抗军的领导者,也要为这些反抗军战士的生命安全考虑。         

  大财阀随时都可以打,可如果把手中的这些反抗军战士拼光了,全部牺牲掉,却还是无法动摇大财阀的根基,甚至无法对局势产生任何影响,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抗军战士们大部分都有一种军事冒险主义的倾向,都觉得只要有机会,就打了再说。         

  这与陈涉的想法显然是完全相悖的。         

  陈涉有些矛盾和纠结,不由自主地展露出一些凝重的表情。         

  赵震也已经提前来到了会议室,看到陈涉的表情之后,他安慰道:“陈总不必太过担忧,您已经证明了自己在超梦设计方面的才华。”         

  “您看,昨天《绝境之战》的评论区出现了一条长评,盛赞您的改动是化腐朽为神奇。”         

  赵震在自己手环的全息投影上面轻轻的点了几下,然后向着陈涉一拖就把这条信息分享到了陈涉的手环上。         

  陈涉点击这条长评,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         

  “第一次玩这款超梦的时候,我差点儿就想把制作人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一遍,什么狗屎难度?”         

  “连人都没看见就已经被爆头了,哪怕真实的战场也没有这么离谱吧,完全就是制作人想要报复社会才做出来的超梦。”         

  “当然平心而论,这款超梦的制作还是很精良的,里面的武器装备很是考究,整个战场的环境也做得特别真实。完全不输给长夜娱乐集团等大厂制作出来的超梦。”         

  “毁就毁在平衡性和游戏性上面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款超梦的制作人竟然很快亡羊补牢。”         

  “不仅调整了枪械的数值难度,还增加了两把新枪。尤其让我认为神来之笔的一点在于玩家被打成残血之后,只要藏一会儿,血量就会开始恢复。”         

  “这一神奇的改动,让超梦的可玩性大大增强!”         

  “不知道是原本的制作人突然开窍了,还是得到了高人指点,总之,这款超梦我认为是非常值得一玩的枪战类超梦,喜欢战争类题材的玩家千万不要错过!”         

  看完了这条长评,陈涉的心情有些复杂。         

  不得不说,英雄所见略同,这位玩家分析出来的问题跟自己分析的完全一致!         

  只不过这位玩家显然还是太年轻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款超梦就是真正的反抗军战士开发出来的,更没有想到那位化腐朽为神奇的超梦制作人,此时正被困在反抗军的大本营里面,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陈涉刚开始也觉得,这款超梦的难度设置太过离谱。         

  但现在看来,他笑公司的这群人不懂超梦,但公司的这群人笑他不懂真实的战场。         

  赵震给陈涉看这条长评论,本来是想给陈涉树立一下信心,让陈涉坚信,他可以带领团队开发出更赚钱的超梦,走向反抗军的全面胜利。         

  但这实际上却起到了补刀的效果。         

  陈涉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很快,负责人们纷纷落座,全都充满期待地看着陈涉。         

  他们的眼神非常热切,似乎都写着两个大字:挣钱!         

  陈涉心中默默叹息了一声,但还是收拾好情绪,开始按照自己昨天熬夜想好的规划,娓娓道来。         

  “首先是新公司的事情。”         

  “我决定将这家研发超梦的新公司,命名为隶山科技集团。”         

  负责人们互相看了看,问道:“这个名字有什么深意吗?”         

  陈涉沉默片刻,说道:“这个世界上所有受压迫的人都是大财阀的奴隶,而我们就是要领导奴隶战胜大财阀的人!”         

  “每个人的力量虽然是微小的,但只要众志成城,也可以像高山一样屹立不倒!”         

  众多负责人纷纷挑起大拇指:“好!”         

  “这个名字果然十分贴切,符合我们反抗军的立场,而且充满了气势,很有辨识度!”         

  其实陈涉之所以起这个名字,主要是图个吉利。         

  跟他同名的那位起义军领袖陈涉,最后的失败就是因为骊山刑徒。         

  所以陈涉就想着,我先把这个词给抢注了,不就好了吗?         

  不过考虑到“骊山”是个地名,在这个世界没有具体的意向,可能难以理解,所以就改动了一个字,又赋予了一些新的含义,让反抗军战士们都能认可这个概念。         

  虽然陈涉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不应该如此迷信,但起名字嘛,总是要讨个好彩头的。         

  新公司命名的事情就这样愉快地敲定下来。         

  对于这些负责人来说,新公司叫什么其实都无所谓,他们如果特别在意名字的话,也不可能把陈氏财团这个名字用到现在。         

  关键还是看新超梦要怎么做。         

  陈涉继续说道:“关于新超梦,我要制作一款古代幻想背景的,冷兵器战斗类超梦。”         

  听到这里,负责人们有些兴致缺缺:“冷兵器?”         

  陈涉知道他们为什么反响平平,原因很简单,超梦不仅是反抗军用来赚钱的工具,同时也会被反抗军用于日常的模拟训练。         

  大部分反抗军战士更加重视磨练自己的枪法,所以陈氏财团的第一款超梦才会制作《绝境之战》。         

  在工作之余,反抗军战士们都会进入游戏舱中,在《绝境之战》里磨练自己的枪法。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涉才决定制作冷兵器战斗的游戏。         

  当然这个理由是不能明说的,陈涉已经想好了另外的一套说辞。         

  “现在市面上的射击类超梦过于泛滥,《绝境之战》虽然品质不俗,但也很难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         

  “更何况我们已经有一款射击类超梦了,再做一款在类型上会显得重复,没必要自己跟自己竞争。”         

  “目前市面上冷兵器战斗类的超梦相对稀缺,以西方背景较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割草类的。”         

  “所以,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制作一款东方背景的、高难度冷兵器战斗类超梦!”         

  赵震有些困惑:“陈总,您确定要做高难度吗?”         

  “《绝境之战》上我们不就是吃了难度的亏,把难度调低了之后才赚到钱的吗?”         

  陈涉微微一笑,他早就料到了大家会有此一问,立刻用一种非常笃定的语气说道:“枪战和冷兵器战斗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         

  赵震显然并没有完全被这句话给说服,但又想不到太好的反驳理由,于是低头不说话。         

  其他负责人也都是类似的表情。         

  显然他们并不完全认可陈涉的说法,而对于这样一款很难用于反抗军战士日常训练的超梦,也颇有微词。         

  只是陈涉之前化腐朽为神奇、拯救《绝境之战》的成果让大家都认可了他的超梦设计水平,所以此时倒也不好直接出言反驳。         

  其实陈涉在内心中完全认同赵震的观点。         

  《绝境之战》已经证明了,在这个世界高难度的超梦是不太受欢迎的。         

  因为以长夜娱乐集团为代表的顶级超梦制作公司,目前的潮流是尽可能的通过各种爽快甚至完全不真实的战斗,来给玩家一种强烈的感官刺激,将超梦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超梦不同于游戏,传统游戏是一种间接的刺激,而超梦是一种直接的刺激。         

  超梦中的爽感和痛苦感都可以直接反映到人的意识中。         

  也就是说,相比于传统的游戏形式,超梦的快乐和痛苦都会翻倍!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快乐的超梦更受欢迎一些。         

  而且陈涉认为,冷兵器战斗比枪械战斗给玩家带来的痛苦更加强烈。         

  枪战中玩家被一枪爆头,其实也没有多痛苦。可是在冷兵器战斗中玩家可能被砍很多刀才死,等于是钝刀割肉。         

  这种感受可是完全不同的。         

  反抗军才刚刚劫了藤堂集团的一批物资,现在的经济状况很不错,《绝境之战》后续的收入也在逐渐提升。         

  陈涉必须得保证这款超梦不会大火,千万不要在反抗军已经高昂的斗争意志上火上浇油。         

  张思睿跟赵震的意见并不一致,倒是更支持陈涉的想法。         

  “我觉得这个点子还不错,冷兵器战斗类超梦虽然无法磨练枪法,但也可以磨练一下身法和战斗意志。补一补兄弟们的短板也好,不能说完全没用。”         

  “陈总,那么这款超梦的名字和大致的故事背景有了吗?”         

  陈涉点了点头:“已经想好了,这款超梦的名字叫做:《余烬将熄》!”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