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26章 《闲庭信步》的初体验

第26章 《闲庭信步》的初体验

  此时,隶山科技超梦体验店斜对面的酒吧中,有几个年轻人正在一边喝酒,一边闲聊。

  这些人没有正经工作,因为黎明市内的工作岗位太少了,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很不容易。

  不过他们又有一定的家底,可以通过理财获得还不错的收入,所以也没有沦为无家可归者或者成为街头帮派的小混混。

  每天就是喝喝小酒,玩玩超梦,一天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而此时,他们正在讨论街对面这家新开的超梦体验店。

  一个喝得脸色有些潮红的年轻人说道:“有段时间没出门了,没注意这里什么时候开了一家新体验店。正好一会也没事,咱们去玩一玩,体验一下?”

  其他人脸色一变,赶忙制止。

  “千万别去,你不知道,这家体验店水很深的!”

  “我听说有人去体验过了,里边的超梦只有一款,而且特别恐怖,完全就是为了折磨人才做出来的!我跟你说,这家店的老板绝对是个心理变态,人家开这个体验店不是为了赚钱,单纯就是为了报复社会。”

  “不差钱的心理变态,太可怕了!”

  “对啊,而且听说鲨鱼帮的人经常去那里,咱们还是离那些帮派远一点,千万别惹祸上身。”

  “可是鲨鱼帮的人天天去也没见里边起什么冲突啊,按理说如果是一般背景的老板,早就被这些帮派欺负地混不下去了吧?”

  “那不是更可怕了吗?你想,一个心理变态、想要报复社会的老板,再加上一群能镇住鲨鱼帮的手下,这哪是什么体验店?这明明就是虎口狼窝!”

  本来还有人对这个体验店有点感兴趣,但听大家这么一说,立刻被吓得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在这时,一团和气的酒吧老板吴一粟一边擦洗着酒杯,一边说道:“没有吧,这家体验店的老板我跟他见过几面,感觉人很好啊。非常礼貌,面带微笑,不像你们说的那么可怕。”

  众人立刻对他这种肤浅的看法进行了驳斥。

  “吴老板你是不知道,那些真正的心理变态都是这样的,表面上笑容满面,实际上连杀了你之后怎么分尸都已经想好了!”

  “这种人千万不能招惹,离得越远越好。毕竟那些帮派成员顶多也就是抢你的钱,砍你的手脚。但是这种心理变态,谁知道会想出一些什么样的办法来折磨你!”

  吴一粟笑了:“我怎么没觉得呢,肯定是你们黑超梦玩多了,脑补过度,把人想的太坏了。”

  “要我说,这个老板可能单纯就是不懂怎么设计超梦,所以做出来的超梦很劝退。但是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当街抢人,也没有逼着别人去他店里消费。”

  “至于你们说的他是心理变态,完全是你们的臆想。”

  众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只不过对于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来说,出于安全起见还是会下意识的敬而远之,不想跟任何可能的危险沾上关系。

  然而就在这时,众人突然发现,体验店门口的巨幅广告屏上面的内容换了。

  原本是《余烬将熄》的动态宣传海报,现在却换成了一个短视频。

  只见视频上一个人闪转腾挪,在类似于东方古墓的场景中不断前行,躲开各种道具,破解种种机关,有的时候还会停下脚步来思考一下。

  而在他的前方,不断出现各种虚影,能够看到这些虚影触发机关之后失败的图像,对接下来的行动提供指导。

  不仅如此,在视频的旁边还有活动内容以及奖励细则。

  这款超梦的地图都是随机生成的,只要第1个通关地图就可以获得5万企业联合债券的奖励。

  刚才还在讨论这家体验店的老板到底是不是心理变态的众人瞬间转移了话题。

  “新的超梦《闲庭信步》?看起来好像和《古堡逃生》有点像啊。”

  “玩法有点类似,都是在狭窄的空间内快速奔跑躲开机关。但是在细节上好像又有很大的差别,中途是可以停下来观察地形的,而且也有那种虚影,可以作为参考。”

  “感觉难度明显是降低了呀。”

  “5万企业联合债券,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而且就算拿不到这5万,只要能够保持店内当天的前三名,也会有信用点奖励!”

  “坏了,我这个《古堡逃生》的老玩家有点心动了,怎么办?”

  《古堡逃生》作为一款经典的超梦,非常流行。

  不仅是原版很火爆,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魔改版黑超梦也占据着大街小巷,成为流传度很广的一款超梦,直到现在还有很多街边的超梦体验店以它作为主要项目。

  所以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玩过,并且自我感觉良好。

  毕竟《古堡逃生》并不是特别困难的超梦,前期的难度是比较低的。

  当然,他们在《古堡逃生》的排行榜上根本排不上号,最前面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变态,有的在里边一跑就是一两个小时。

  但问题在于,《闲庭信步》这款超梦相比于古堡逃生显然在难度上有所下降。

  不论是可以停下来仔细观察地形,还是可以看前面的虚影触发机关提前做好准备,都大大降低了难度。

  更何况《古堡逃生》是跟全网的人比排名,而《闲庭信步》就只在这一家体验店有。

  以这家体验店门可罗雀的冷清情况,随便赚点小钱,把体验店的收费给赚回来,还不是轻轻松松?

  所以这些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但是这位体验店老板可怕的江湖传说,却让他们心生退意。

  酒吧老板吴一粟笑了笑:“你们真这么害怕的话,要不我带你们去吧。正好今天没什么生意,我提前把酒吧关了。”

  之前陈涉跟张思睿一起遛街的时候,也时常来这个酒吧小酌两杯。吴一粟作为酒吧老板是个自来熟的性格,跟陈涉聊过几次,也算是建立了初步的友谊。

  现在正好酒吧没什么生意,他就想着也该回去探望一下,礼尚往来嘛。

  大家都是东方人,在黎明市讨生活不易,应该互相帮助。

  几个年轻人互相看了看,内心中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

  一方面是对体验店中可能存在的危险充满了警惕,但另一方面在吴一粟的劝说之下,他们又被这个活动的丰厚奖励所诱惑。

  最终有人拍板:“行,那我们就过去看看!情况有什么不对,抓紧开溜。吴老板,危急关头你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啊!”

  吴一粟笑了笑说道:“放心吧,这家体验店的老板是个很好的人,

  踏踏实实地玩你们的就是。”

  ……

  换好了门口的电子广告牌之后,体验店内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

  周雷和店员们也不知道,陈总这一手到底能不能行。

  之前陈总给体验店提出了很多的指导意见,事后证明这些指导意见大多都不怎么靠谱,否则体验店不可能到现在还是门可罗雀的状态。

  这次的方案虽然看起来比较可行,但谁也不敢保证最后的结果将会如何。

  其实陈涉自己心里也充满了忐忑。

  万一之前体验店对大家的劝退效果太明显,以至于谁都不敢来了怎么办呢,那岂不是完犊子了?

  只是他脸上还要表现出镇定自若的表情,不能被看出端倪。

  突然,众人眼前一亮。

  只见对面的那位酒吧老板吴一粟带着几个年轻人来到体验店门口,推门而入。

  周雷赶忙领着服务生们迎接过去。

  “您好,您几位是要体验我们的新超梦吗?”

  看到吴一粟之后,陈涉也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两个人简单的寒暄了两句。

  其他年轻人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仍旧无法分辨这位满脸笑容的体验店老板到底是如吴一粟所说,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呢,还是像传闻中的那样笑里藏刀,是个极度危险的心理变态?

  似乎不论怎么看,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些年轻人也说不出为什么,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不过他们倒也不至于被吓得转身就跑,而是在周雷的指引下依次付款,进入超梦游戏舱体验。

  这些人也没有买太长的时间,就只是两个小时。

  到时候万一超梦真的不好玩,仅仅两个小时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

  吴一粟也躺入了超梦游戏舱中。

  陈涉时常去他那边喝酒,经常照顾他的生意,吴一粟这次要表示感谢,肯定也要象征性地玩一下陈老板的超梦。

  他在超梦游戏舱的菜单页面上看到了《余烬将熄》和《闲庭信步》这两款超梦。

  对于前者他避而远之,小心翼翼地选择了《闲庭信步》。

  很快,吴一粟发现这款超梦似乎相当简单、直接、粗暴。没有开头的那些花里胡哨,直接就进入正题。

  吴一粟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幽深的东方古墓内,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目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大的危险,但实际上却危机四伏。

  在初始的墓室中,四面八方都有很多的碑文。借着长明灯,可以看到这些都是游戏的一些注意事项和相关规则。

  当然了,哪怕不看这些规则其实也能玩,因为玩法相对简单。

  只不过看了之后才能知道这游戏其实细节满满,在很多方面相比于《古堡逃生》都有了明显的优化和提升。

  相比于《古堡逃生》而言,这款超梦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背后不会再有巨石追赶玩家,可以认真思考对策之后再做出决定。

  虽然说有一个总的时间限制,但这个时间限制相对宽裕。

  而且还会出现许多虚影,让玩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孤单。

  这些虚影有的会顺利跳过机关,有的则会栽在机关上,但不论如何都可以给玩家提供很好的指引作用。

  吴一粟小心地向前走了几步,果然,虚影出现了。

  只见这个虚影在前方的一块长石上面轻轻一踩,高高跃起,在他跃起的同时。地上突然出现了尖刺机关,而这个虚影则是顺利越过尖刺,稳稳地落在地上。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