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36章 受死版与懦夫版

第36章 受死版与懦夫版

  在陈涉正在因为自己雕刻上瘾而烦恼的时候,曾海龙和几个鲨鱼帮的小混混正在体验店门外交头接耳,似乎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怎么办啊,龙哥?咱们老大该不会已经遇害了吧?我们什么都不做,是不是显得很不讲义气?”

  “最近丛林帮又开始蠢蠢欲动,如果我们要奋起反抗的话,到底算不算坏了陈老板的规矩?”

  “关键是我们帮派现在入不敷出,再这样下去,以后连玩超梦的钱都没有了!”

  曾海龙感觉一个头有三个大,作为一个头脑简单的混混,目前的一系列难题着实把他给难住了。

  他本来以为当老大是个很爽的事情,但现在才发现,还真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尤其是自己这个智商,还真的很难处理目前遇到的这些问题……

  虽说他在鲨鱼帮中有一定的声望,但是曾海龙要求所有人都遵守陈涉的要求,以后不能再继续做坏事,也不能收保护费,已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很多人暗地里都在不服:我们明明是街头帮派啊!

  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那我们每天还能干嘛?真就天天泡超梦体验店吗?

  虽然曾海龙还勉强掌控着局势,但已经有不少鲨鱼帮的成员偷偷溜走,投靠了丛林帮。

  而丛林帮那些人也开始蠢蠢欲动,看到了重新夺回这一片区域的可能性。

  但这都不是曾海龙面临最大的问题,他最大的问题是没钱。

  不能收保护费了之后,帮派的经济来源就断掉了,就那点帮派资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曾海龙犹豫了半天,最终下定决心:“好,那我就豁出这条命,带大家去找陈老板好好谈谈!”

  “先打听一下那几个兄弟的安危。至于钱的事,先不急,总会有办法。”

  曾海龙还是一个比较重义气的人,他也担心自己什么都不做的话,底下兄弟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所以,他鼓起勇气,几乎是以一种上刑场的心情,打算去跟陈涉谈一谈。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原本的老大和其他几个兄弟都还活着。

  就算陈老板不放人,也让鲨鱼帮这些人好歹有个念想。

  但这一点其实并不确定。

  谁知道陈老板这个心理变态会对他们做出什么事情?

  曾海龙这次出面说情,更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已经预想到了很多可怕的后果。

  小混混们打定主意,走进体验店。

  曾海龙一副非常乖巧的样子,来到陈涉的面前。

  “陈老板,看在我们这段时间一直遵守您规矩的份上,您能不能跟我交个底。”

  “我们被抓走的那几个兄弟……还活着吗?”

  其他的几个小混混也眼巴巴地看着,甚至还有人眼里泛着泪花,就差给前老大当场开追悼会了。

  陈涉不由得哑然失笑,心想,你们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

  难道我看起来像是杀人不眨眼的带恶人?

  就离谱。

  陈涉把手头的雕像放在一边:“不用担心,他们都好好的。正在我的工厂里边拧螺丝,接受劳动改造。”

  “我发现这几位的思想都有点顽固,恐怕一时半会儿扭转不过来。”

  “不过你们大可放心,工厂里管吃管住,一个月还有4000信用点的工资可以拿。虽然钱不多,但好歹是自食其力。”

  “等什么时候我觉得思想改造得差不多了,他们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就把他们放出来。”

  “啊?”曾海龙和小混混们都懵逼了。

  其实在陈涉让人把鲨鱼帮老大抓走的时候,曾海龙也在场,那时候他隐约听到陈涉说要送他们去工厂拧螺丝。

  但曾海龙压根不觉得这是字面意义上的意思。

  鲨鱼帮老大打了陈老板的朋友,陈老板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放过他?只让他去工厂打工就完事了?

  他还以为变态的陈老板想出了一些折磨人的残忍招数,而拧螺丝只是某种特殊的暗语。

  毕竟以陈老板这种心理变态的人设,怎么可能只是去工厂拧拧螺丝这么简单呢!

  曾海龙还脑补了很多极度恐怖的画面。

  结果现在发现好像还真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拧螺丝,而且还是发工资的!

  这就离谱。

  邹海龙和身边的几个小混混互相看了看,有两个小混混甚至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一个月4000信用点,还管吃管住,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是啊,关键是没什么其他的日常花费,也没什么危险,在这个世道,想找个正经工作太难了!”

  曾海龙沉默了片刻问道:“陈老板,您的工厂还缺人吗?我也想去拧螺丝。”

  陈涉差点噗地一声喷出来。

  啥意思,这些小混混竟然主动要求来打工?

  没听错吧?

  陈涉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们说这话是认真的?一个月4000信用点的活,你们也愿意干?”

  曾海龙身后的两个小混混点了点头:“愿意啊。”

  陈涉很费解,又多问了两句,这才明白他们为什么愿意。

  他跟很多人犯了一样的错误,就是光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

  这些街头帮派的小混混,虽然表面看起来飞扬跋扈、作威作福,随便抢点钱收点保护费,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止4000。

  可关键是,有其他的潜在问题和风险啊!

  有可能在帮战中被砍死。

  有可能被DCPD抓起来或者被当街击毙。

  真就是完全朝不保夕的状态,有可能一朝暴富,也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把命丢了。

  相较而言,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而且即使真的赚到了钱,这里边的一大半也要上缴作为帮费。分到自己手里的钱,可能要拿去付医药费,也有可能要拿去修理机械义肢。

  所以才会出现很多小混混去李阿姨那里修机械义肢,最后却没钱结账的情况。

  更何况,帮派成员的情况本来就很复杂。

  这里边有天生争勇斗狠、想要扬名立腕的人;但也有很多人纯粹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完全是生活所迫。

  因为这个世界的工作岗位实在太少了,失业率居高不下!

  就连一些最基础的代工厂,机械化程度也越来越高,人工的岗位越来越少。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岗位上人工比机械还要更加便宜,连这些岗位都不会有。

  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只能去干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自上而下地就把人给挤下来了。

  这些小混混大多出身底层,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也没有什么专业知识,就算想找工作,也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力。

  他们整天无所事事,没有收入,只能加入帮派。可加入帮派之后又因为身上有了案底,更不可能找到工作。

  久而久之,就进入了恶性循环。

  有些人其实压根就不想做小混混,很胆小也很惜命,可没办法,也根本没得选啊!

  所以有小混混听说陈老板这里的代工厂管吃管住,还给4000信用点的工资,不仅不觉得这是一种惩罚,反而觉得是一个不错的就业机会。

  都有点羡慕起被抓走的人来了。

  陈涉有些哭笑不得,问曾海龙:“可是,作为一个混混,你不应该有一点理想和目标吗?你现在可是鲨鱼帮的老大,舍得放弃如今的身份和地位?”

  曾海龙有些不好意思:“陈老板,您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我现在又不能去收保护费,天天都有兄弟往丛林帮跑,丛林帮又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把我干掉。”

  “至于其他地区的帮派,我更惹不起了。我能守住这这点底盘也就不错了,哪还敢去招惹别人?”

  “我这帮派老大当的有什么意义呢?迟早要被丛林帮取而代之。”

  陈涉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个问题。

  他直接干掉了鲨鱼帮的老大,改造了鲨鱼帮,可是却并没有解决这些人的生计问题。

  更何况丛林帮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万一曾海龙他们这批人垮掉了,丛林帮卷土重来,还是个麻烦。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隶山科技体验店的存在,实际上已经给这一带的帮派势力造成了巨大影响。

  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再装下去了,干脆把两个帮派一窝端,自己接管这一带的治安算了!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行。既然如此,我就好人做到底,你回去统计一下鲨鱼帮有多少兄弟愿意来代工厂工作,我统一安排。”

  “丛林帮那边也是一样,你去统计一下,把名单一起交上来。”

  曾海龙愣了一下:“陈老板,丛林帮那边不可能听我的啊,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陈涉看了看周雷:“你安排两三个小队隐藏在暗处,确保双方的沟通工作顺利进行。”

  “丛林帮那边如果有人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帮曾海龙去好好地说服一下,给他们讲讲道理。”

  周雷一愣,随即兴奋地点了点头:“好的陈总,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兄弟们忍了这么多天,早就手痒了!”

  陈涉点了点头:“去吧。”

  曾海龙带着兄弟们晕晕乎乎地走了。

  打发走了这些人,陈涉有点儿惆怅。

  你说我一个好好的反抗军首领,怎么就跟小混混们打成一片了呢?

  本来只是想开家体验店,结果莫名其妙地就把周围的地盘给占了下来。

  陈涉轻轻叹了口气,又拿起一旁没有完成的雕塑,继续雕刻起来。

  雕刻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想起来应该先跟赵震拨个通讯请求,通知一声。

  “赵叔,晚上可能有一批新员工到公司,你那边安排一下他们的入职工作。”

  ……

  当天晚上。

  吴一粟小心翼翼地从门缝中看了一眼街上的情况,然后把酒吧的门锁死。

  “要了亲命了。”

  “怎么又来啊?前几天不是才刚刚打过吗?”

  “难不成是因为之前鲨鱼帮老大在我的酒吧闹事,陈老板把他抓走了,以至于鲨鱼帮内部发生动乱,双方的力量对比又回到同一水平线?”

  “真是那样的话可糟糕了,我还不如多交点儿保护费呢!”

  “这两个帮派如果继续打,我好不容易有起色的生意又要黄了!”

  吴一粟心急如焚。

  透过门缝,他清楚地看到鲨鱼帮和丛林帮两个帮派的成员几乎全员到齐,将整条街都给占住了。

  双方以隶山科技的体验店为中心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但是谁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几天,吴一粟用陈涉说的那个办法联系了黎明市的一些小网红,没想到,还真的奏效了!

  有了这些网红的加入,瞬间让整个酒吧的场子热闹了许多,人流量一天比一天高。

  吴一粟美滋滋地算着,以目前的情况推断,说不定再过几周他就可以靠着自己攒的钱扩建一下酒吧,甚至是想想开分店的事了。

  可如果这两个帮派又打起来,肯定会对他的生意造成严重影响,甚至那几个网红可能以这一带不安全为由压根不会再来了。

  所以吴一粟才觉得,当初还不如让鲨鱼帮的老大把自己打一顿,交点保护费!

  至少那样能保证附近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商业环境,不会像现在一样继续乱下去。

  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吴一粟只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街上的情况。

  ……

  丛林帮的首领看着对面鲨鱼帮这架势,一边让自己的小弟们保持戒备,以壮声威,一边打着内心的小算盘。

  最近这段时间,鲨鱼帮的人频繁地往丛林帮跑,这让丛林帮看到了翻身的机会。

  他本来考虑着再积蓄一些力量,就可以趁着鲨鱼帮的内乱一举翻盘,结果没想到鲨鱼帮新的首领曾海龙,竟然先一步派人传信,约他和谈。

  地点就约在隶山科技体验店的门口。

  丛林帮的首领想了想,这倒也算是一个相对公平、中立的地点。毕竟这位体验店的老板自从开了体验店之后,一直是坐山观虎斗,从没有直接插手过两个帮派的事情。

  从曾海龙的表态来看,他似乎有点服软。

  因为不断地有鲨鱼帮的人跑到丛林帮,丛林帮的首领实际上掌握着很多情报,知道曾海龙现在内忧外患,快要撑不下去了。

  丛林帮的首领认为,曾海龙也不是一个当帮派首领的料,他顶多也就是稍微聪明一点的打手,应该很难解决目前鲨鱼帮遇到的问题。

  此时谈判,很有可能促成两个帮派的合并。

  到时候丛林帮的首领只要给曾海龙一个比较高的地位,促成帮派合并,就可以慢慢地把整个鲨鱼帮给消化掉!

  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又何必费劲打生打死呢?

  丛林帮的首领想得很美好。

  其实从他掌握的已知条件出发,做出这样的推断也并不奇怪。

  想到这里,丛林帮的首领上前一步对曾海龙说道:“海龙啊,你是一员猛将,我心仪已久。我们两个帮派打生打死其实没有意义,为什么不联手一起赚钱呢?”

  曾海龙点了点头:“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应该联手一起赚钱。”

  “只是不知道……你拧螺丝的技术好不好?”

  丛林帮的首领愣了一下:“啊?”

  曾海龙突然变了脸,一声令下:“动手!”

  一声令下,前排的鲨鱼帮成员却没动。

  丛林帮的首领哈哈大笑:“曾海龙你还不知道吧?你身边的很多人都已经被我策反了!你还想跟我火并?你有那个资格吗?”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丛林帮首领一声令下,丛林帮的小混混们各自掏出冷兵器或者枪械!

  可是在这个瞬间,他突然发现情况有点不对。

  因为曾海龙并没有慌乱,反而非常淡定地站在原地。

  而就在丛林帮的小混混们刚刚掏出枪,就听到体验店的顶楼上响起一连串的枪响。

  子弹从体验店的楼顶飞来,精确射穿了这些小混混们手中的劣质枪械!

  零件碎了一地,还有小混混被流弹打伤,发出惨叫。

  与此同时,丛林帮人群的后方突然大乱!只见十几个手持合金战刀、身穿体验店制服的年轻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杀了进来!

  双方接战,小混混们完全不是对手,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

  小混混们被吓得惊魂未定,但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只是手上的刀被齐根砍断,只剩下了刀柄。

  他们震惊地发现,从造型上来看,这些店员手中拿着的,竟然清一色的都是冰原防务集团生产的C级合金战刀!

  曾海龙有些抱歉地对丛林帮的首领说道:“我说动手,也不是让自己手下的人动手啊。”

  丛林帮首领又惊又怒,他刚想说些什么,已经被一颗麻醉子弹精确地命中!

  他感到一阵困意袭来,昏倒过去。

  最后一刻,他的脑海中飘过很多个问号。

  “这个曾海龙怎么不讲武德,竟然还找了帮手……”

  “这家体验店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得是多有钱,怎么店员还能人手一把C级合金战刀……”

  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而其他的小混混基本上也跟他一样,完全被吓呆了,甚至主动把武器扔在地上。

  毫无任何反抗的意志。

  这怎么打啊?

  眼瞅着现场的局势得到控制,曾海龙轻咳两声说道:“接下来,我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代工厂的工作内容和基本工资……”

  ……

  ……

  3月17日,周一。

  陈涉坐在沙发上雕刻新的作品,看着体验店内的热度又重新降了下去,回到了大约五六成的上座率,他欣慰地点了点头。

  这个人数才是让人最舒服的人数嘛!

  昨天晚上陈涉命令反抗军的士兵拉偏架,直接将毫无防备的丛林帮给一窝端了。

  而后将鲨鱼帮和丛林帮的这些人简单地分了一下类。

  像曾海龙这种没有严重前科并且愿意配合的,全都纳入到代工厂里边,正常工作,准点上下班。

  而一些比较狡猾奸诈的混混,改造起来可能比较有难度。对于这种人,陈涉同样是把他们塞到了代工厂里边,但更像是劳动改造,直接剥夺了他们的人身自由。

  吃、住、工作都有反抗军的士兵监视,先干够一段时间慢慢改造,再根据改造的结果,考虑何时放归社会。

  对一些特别恶劣,甚至罪行累累的混混,则是直接扭送DCPD。

  陈涉也当了一回热心市民。

  以曾海龙为首的这批混混成为隶山科技集团的新员工之后,白天上班,晚上才来体验店玩一下。

  原本这些人是体验店的常客,他们一走,体验店的客流量有了明显下降。

  而整个街道的治安也能够感觉到明显的变化,竟然还真有点安静祥和的氛围了!

  虽然其他街区的帮派对这一块肥肉虎视眈眈,但是一来曾海龙还带领着鲨鱼帮一些被改造后的小混混维持着这一带的势力;二来这一带等于实际上受到了隶山科技集团的保护,一般的小混混不敢再来找事。

  当天晚上那场匪夷所思的战斗发生的太快了,没被太多人看到,但还是添油加醋地流传来了,以至于周围的帮派都对这一带敬而远之。

  当然了,对于把这些小混混塞到代工厂的事情,陈涉也已经跟赵震探讨过了。

  短期内,反抗军士兵守口如瓶,对他们严密监视,这些小混混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当然这样也不是长远之计,所以陈涉考虑投钱在外面建个新厂,将这些小混混整体搬到新的工厂里面,这样就不用担心泄密了。

  对于这些小混混的工作效率,赵震也提出了疑问,毕竟反抗军们都是熟练工,这些小混混初来乍到还得从头学起,肯定影响生产计划。

  陈涉再次使用自己的忽悠之术,他告诉赵震,反抗军士兵们应该争分夺秒进行训练,不应该把精力全都花在在工厂拧螺丝这种无意义的重复劳动上。

  这种重复劳动,让这些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思想的小混混来干就可以了,顺便还缓解了社会矛盾,维持了治安,给小混混们提供了工作,简直是一举三得。

  赵震想了想,也有道理,于是就同意了下来,转而抓紧时间考察新工厂的选址,争取尽快新建一条生产线,将这些小混混全都转移过去。

  如此一来,体验店这边的治安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

  陈涉一边雕刻着新的雕像,一边琢磨着自己上次安排给林鹿溪的任务。

  按照时间计算,应该已经完成了。

  虽说《余烬将熄》的完整版还得有半个月才能正式完成并发售,但难度的调整应该已经进行完毕了!

  调整之后,《余烬将熄》将会出现一个相对简单的版本和一个极端困难的版本。

  陈涉决定先把这两个版本更新上去,看一看玩家的反馈,而后选择最不受欢迎的那个版本,大力开发实体版超梦。

  突然,陈涉的手环响起了提示音。

  “嗯?”

  陈涉瞬间警觉。

  他点开一看,发现果然是李云汉又发了一个新的评测,而这次评测的受害者正是《余烬将熄》!

  自从上次闲庭信步被李云汉坑了之后,陈涉就长了心眼,不仅加了一个特别关注,还设置好了提示音,只要李云汉一发新消息,他这边就能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没办法,目前李云汉是坑他坑的最狠的自己人,肯定要严加盯防。

  果然,这种未雨绸缪的安排,得到了回报。

  陈涉立刻如临大敌般点开李云汉的这条新评测查看。

  “再向大家推荐一款被埋没的经典之作!还是《闲庭信步》的研发公司推出的超梦作品!”

  “这款超梦叫做《余烬将熄》,是比较少见的东方背景冷兵器战斗动作类超梦。”

  “这款超梦的最大特点在于它很难,甚至有玩家觉得这款超梦的制作人纯粹是为了报复社会的。”

  “但我在玩了一下之后发现,事情却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简单。”

  “虽然这款超梦只是试玩版,目前只有大约1/4的游戏内容。但我在体验了之后觉得,这种难度设定正是这款超梦的核心魅力所在。”

  “目前这种难度,显然是设计者精心考虑之后找到的平衡点,一方面,它虽然难,但不至于完全无法通关。普通人只要能够抵抗内心的负面情绪,适应超梦中的身体,并且坚持不懈地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总能打赢强大的敌人。”

  “另一方面,它与常见的割草类超梦不同,正是因为有一定的难度,玩家才能在其中更加专注地进行挑战,从而不断提升自己的技巧!”

  “有些玩家甚至表示,在这款超梦中锻炼之后,甚至能对现实中的自己产生明显的影响,提升效果比其他超梦都要更加明显,不失为强身健体,训练自保能力的一种绝佳途径……”

  陈涉没看完全文,就已经被气得嘴角直抽抽。

  这个李云汉也真有意思,祸害完了《闲庭信步》还不算,连《余烬将熄》这么凉的超梦他竟然也不放过!

  你还是人吗?

  关键陈涉看了一下他的这个评测,完全就没有走心,只是从网上照抄了一些玩家的评论而已!

  不用说,肯定又是张思睿和赵震找到了他,看在反抗军的情面上,李云汉才发了这条评测。

  背后捅刀都捅得这么不走心,你不被打脸谁被打脸?

  陈涉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了,不能让这个李云汉一直撵着走。

  否则自己每出一款超梦,赵震和张思睿就找李云汉一次,然后李云汉又一通吹,这不是成了死循环了吗?

  陈涉必须得想办法粉碎李云汉的权威,让他再吹隶山科技的新超梦时,粉丝们都冲他吐口水才行!

  想到这里,陈涉立刻给林鹿溪拨了一个通讯请求。

  “我之前让你做的修改,改完了吗?”

  林鹿溪说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陈总,您是指改难度那个事情吗?已经改完了,做了一个难度正常的普通版本,又做了一个更高难度的版本,只是目前还没有更新。”

  “完整版的《余烬将熄》要到月底了。”

  陈涉点了点头:“现在立刻更新!”

  “把当前正常的版本改成高难度版本,就叫做受死版。”

  “然后再把低难度的版本命名为懦夫版,单独发售,定价和原版一致。”

  “想买懦夫版的,就要重新购买一遍!”

  林鹿溪愣了一下:“啊?陈总,这有点太丧心……哦不,我是说,这不太好吧?”

  陈涉呵呵一笑:“没什么不好的,立刻更新!”

  倒要看看这个李云汉被光速打脸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

  与此同时,李云汉才刚刚吃完早餐。

  长夜娱乐集团的总部在中央联邦区,与黎明市所在的北部联邦区有几个小时的时差。

  他打了个哈欠,正在为最近的事情发愁,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今天早上他是被老朋友张思睿的通讯请求吵醒的,也没有别的事,就是希望他能够再帮忙宣传一下《余烬将熄》这款超梦。

  毕竟闲庭信步赚来的很大一部分钱都拿来开发《余烬将熄》的完整版了,张思睿和赵震都很担心这款超梦能否成功。

  都是好兄弟,李云汉也没什么理由拒绝。

  就从网上简单抄了几个评论,拼凑了一下,发布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

  其实别看这次他对《余烬将熄》一顿吹,但实际上大多数的内容都是言不由衷的。

  因为早在几天前李云汉在玩《闲庭信步》的时候,就顺便体验了一下《余烬将熄》。

  结果不到十几分钟,就被劝退了!

  他已经是抱着一种相当客观和理智的心态在玩,没有太多意气用事,但他的耐心还是被很快地被消磨殆尽。

  他实在难以想象《闲庭信步》和《余烬将熄》这两款超梦竟然出自于同一个制作人的手笔!

  对于这位陈涉队长,李云汉早有耳闻,但素未谋面。

  只知道他在反抗军中表现出色,并且对陈氏财团腾笼换鸟的计划完成得相当完美。

  算是散落在旧土上相对成功的一支反抗军了,规模虽然不算大,但整个队伍的精气神很好。

  自从反抗军的运动遭受重大失败之后,还在坚持的反抗军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探寻未来的道路。

  李云汉选择到长夜娱乐集团卧底,也是想要学习最先进的超梦制作理念,在未来能够为反抗军提供帮助。

  而陈涉队长也决定开发超梦,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都看到了超梦产业在未来能够发挥的巨大影响,提前布局。

  但话说回来,仅仅看《余烬将熄》这款超梦,李云汉实在是无法理解陈涉的设计理念。

  这也就是看在同样都是反抗军的份上,美言几句。如果没有这层关系,李云汉早就开喷了!

  所以这次他也比较糊弄,只是从网上摘抄了一些好评,揉和了一下,又用自己的理解进行了一些润色就发出来了。

  至于能否奏效,李云汉其实也不太在意。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虽然有不少粉丝关注,作为金牌制作人也有一定的能量,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一款超梦的命运。

  《闲庭信步》能火,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有火的潜质。

  《余烬将熄》又有什么呢?

  除了网上传说这款超梦能够提升人在现实中的反应速度和协调度这种传闻。

  但李云汉在玩了之后觉得感知并不明显,他只是玩了十几分钟,对于这一点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也无法判断真伪。

  李云汉觉得,网上的评论多半存在夸大,或者干脆就是一种错觉。

  因为这与他的超梦设计常识相违背。

  从超梦的原理来说,就算有一定的潜移默化的效果,也不应该像网上吹得那么立竿见影才对。

  李云汉已经在心中判了《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的死刑,即使帮忙也不可能太上心。

  更何况他还在为自己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李云汉吃完了早餐,起身来到自己高级公寓的落地窗旁边,看向宏伟的长夜娱乐集团总部,内心十分迷茫。

  在三年前,他来到长夜娱乐集团,一步一步成为长夜娱乐集团中的一名金牌制作人。

  但是现在,他再次感受到了曾经反抗军大溃败时期的那种迷茫。

  长夜娱乐集团对于超梦的设计理念,正在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而这种改变让他感到非常不适应。

  “社会底层的人进行各种危险的直播,想尽各种办法,甚至残害自己身体健康来博取关注,就是为了求得一个试镜的机会,想要成为一名超梦明星。”

  “而超梦明星们想尽一切办法巴结超梦制作人,想要出演一个精彩的超梦,让自己越来越红,生怕哪天就过气了。”

  “超梦制作人看起来站在整个产业的顶端光鲜亮丽,可实际上也不过是资本手中的棋子。”

  “资本不需要好的超梦,不需要精彩的超梦,只需要能够洗脑赚钱、最大限度把人榨干的超梦。”

  “长夜娱乐集团迟早也会对我动手的,这不仅仅是公司内部对于超梦开发的理念之争,也是赤裸裸的利益使然。”

  李云汉面带惆怅。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长夜娱乐集团的高层,正在逐渐弱化这些金牌制作人的影响力,而更倾向于用一种模块化、可量产的方式来推进新超梦的开发。

  如果有一种算法或者大数据能够算出什么样的超梦最赚钱,那么李云汉毫不怀疑,下一秒钟自己就会立刻失业,而整个长夜娱乐集团会不计一切代价地将这种系统或算法给推广开来。

  原因很简单,他们这些超梦制作人的话语权过强,很多时候过于要脸,过于重视超梦的艺术性。

  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长夜娱乐集团制作超梦的营收。

  在长夜娱乐集团崛起的时候,这些金牌制作人用一款又一款优秀的超梦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在长夜娱乐集团已经对整个超梦研发行业造成垄断的时候,玩法就又不一样了。

  而且超梦制作人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有些超梦制作人其实很支持长夜娱乐集团的这种趋势,他们恨不得全世界只剩下两种超梦。

  一种是垃圾超梦,纯粹靠贩卖感官享受刺激玩家的情绪,最大限度地赚取金钱。

  另一种则是快餐化的超梦,虽然表面上显得高端化,不断用各种各样的英雄人物和宏大的场景,堆砌出史诗般的故事,可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可量产的模式,哪怕将制作人中途换掉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因为那样的话,这些超梦制作人反而有了弯道超车、取代头顶上那些金牌制作人的机会。

  李云汉是有自己的艺术追求的,他完全不同意这种趋势,也不想做垃圾化或者快餐化的超梦,而是想继续保留自己对商业化超梦的艺术性探索。

  但长夜娱乐集团留给他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随着这种情况不断恶化,李云汉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离开长夜娱乐集团。可是离开之后自己要去哪里,他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想法。

  这让他感到有些迷茫。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环震动了几下,似乎有一些特别提示。

  李云汉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他的社交账号,短时间内出现了大量的评论。

  “笑死了,当场翻车!光速打脸!”

  “你不是说《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做的最优秀的地方就是它的难度吗?还说这个难度恰到好处,可是制作人马上就把难度设定给改了!”

  “感觉像是说好的一样哈哈哈!”

  “应该不至于,这些难度的更改虽然很快,但也不是短短几分钟就能完成的,至少需要两三天,看起来这波啊,这波应该是配合得不太好。”

  “没想到还能看到大佬翻车,点评了那么多游戏都很贴切,结果这次夸都没夸对。”

  李云汉有些茫然,他赶忙打开《余烬将熄》的页面,发现就在他社交账号上发出这篇评测后不久,《余烬将熄》官方就推送了一个版本更新。

  简单来说就是,完全否定了之前的数值设计,拆成了一个低难度的懦夫版和一个更高难度的受死版!

  且不说这个改动对玩家们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关键是让李云汉尬住了,根本下不来台。

  他之前也是根据自己对《余烬将熄》的理解,结合网上一些比较正面的评论拼凑出的这篇评测,可现在他大力夸奖的游戏数值设计,直接就被制作人否定掉了!

  以往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才有不少粉丝跑过来看热闹。

  原来你李云汉对超梦的理解,也有彻底翻车的时候?

  李云汉懵逼了!

  如果不是知道陈涉队长的真实身份,知道对方跟自己是站在同一边的,李云汉差点以为对方这是故意在搞自己。

  哪有这么干的?

  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帮忙,结果你们转头就把我给卖了,这合适吗?

  你到底哪头的!

  在不服气的同时,李云汉也产生了强烈的疑惑。

  陈涉队长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改?

  他现在最明智的办法,不应该是立刻放弃这款超梦吗?

  就算知道了这款超梦的难度过于劝退,陈涉队长想要出一个低难度,也不需要搞得这么复杂,直接出简单模式不就可以了吗?

  为什么还要把一个超梦拆分成两份,把简单的那个叫做懦夫版呢?这不是公然对玩家进行挑衅和嘲讽吗?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完全自暴自弃了。

  很显然,这与李云汉知道的那个陈涉队长的人设完全不符。

  “难道说,陈涉队长这样的行为背后有深意?”

  “他如此看好《余烬将熄》这款超梦,五次三番地作出修改,即使成绩很差,也从未放弃。难道这款超梦真的有一些特别之处?”

  本着负责的态度,李云汉没有去回复自己账号下那些看热闹的粉丝,而是选择了装死。

  他带着疑惑再度进入超梦游戏舱,打算沉下心来好好体验一下《余烬将熄》这款超梦。

  等他搞懂这款超梦的真实情况之后,再给粉丝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

  下午。

  陈涉和吴一粟在体验店顶楼的天台上,各自拿着一杯酒轻轻碰了一下。

  “干杯!”

  吴一粟很高兴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老板,真是多谢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感激之情!”

  “你不仅解决了帮派的问题,维护了这一带的治安,让整条街的商业环境都大幅好转。还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点子,让我的酒吧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变成了网红酒吧。”

  “我真是无以为报!”

  “我这个人也没什么特殊的才能,只能请你喝两杯酒了。”

  陈涉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说道:“不必客气,这都是举手之劳而已,你的酒吧能够火起来,主要还是靠你自己的苦心经营。”

  这几天,吴一粟的心情好极了。

  他用陈涉教他的办法,真的拉来了不少的网红,让他的酒吧名声大噪,客流量激增。

  而在帮派的问题彻底解决之后,附近重新变得安全,营商环境也快速好转,这些都是沾了陈涉的光。

  他在这一带开酒吧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虽然也兢兢业业地积攒了一笔小钱,但生产经营上始终没有获得太大进步。

  而这次,业务上终于出现了飞跃的迹象,能不高兴吗?

  吴一粟一边喝酒,一边感慨道:“陈老板,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很多问题只要轻轻动一动手指就能解决,应该很难对我们这种无能的小人物感同身受。”

  “我父亲给我起这个名字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我像沧海一粟,做个普通人,不求大富大贵,踏踏实实地过完这一生。”

  “可是加上这个姓氏,意思一下子就变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穷困潦倒,家里确实连一粒米都没有。”

  “直到我父亲把所有食物都给我,他自己活活饿死的时候,我才下定决心,此生一定要赚到足够多的钱,再也不要忍受饥饿。”

  “陈老板,你的梦想是什么?取代长夜娱乐集团成为最大的超梦研发公司吗?”

  陈涉微微摇头:“我倒是没什么太长远的目标,走一步看一步吧。”

  吴一粟笑了笑,作为一个酒吧老板,他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似乎已经有些醉了。

  “陈老板,你心里肯定有一个更宏大的目标,只是不想说出来。”

  “没关系,其实我也有一个更宏大的目标。”

  吴一粟说着,伸出手指向天空:“我想离开旧土,到银星上去!”

  “人们都说银星是真正的世外天堂,在那里有人类世界残存的一切美好。”

  “我想赚到足够多的钱,成为黎明市议员,再参加银星建设计划,从而顺利地拿到去往银星的门票。”

  “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

  陈涉抬头望去,此时天色还没有黑下来,所以根本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月亮。

  而且即使到了晚上,由于阻拦时间雪的能量遮罩存在,天空中也仍旧看不到星星。

  但吴一粟指向的方位却十分明确,仿佛银星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永远记得它在天空中的那个位置。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