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42章 仅在理论上存在的特殊职业

第42章 仅在理论上存在的特殊职业

  其实陈涉早就注意到他们两个了,但是直到他们打算走的时候,才最终鼓起勇气开口。

  因为陈涉内心也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

  他已经基本确定,这两个很有可能就是时空骑士团的人,他们故意把夏立荣放出来,就是为了顺蔓摸瓜。

  但问题在于,他们到底怎么知道夏立荣是个“蔓”?怎么会知道夏立荣跟其他的流浪汉不一样?怎么会知道在调查他们的人跟夏立荣有关系?

  这两个人目前确实没打算动手,但以后呢?

  如果陈涉眼睁睁地让他们走了,那就等于是完全丧失了主动权。

  时空骑士团已经找上门了,而自己却连时空骑士团有哪些人、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陈涉也只能鼓起勇气,把这两个人留下来,探一探他们的虚实。

  总之不能让他们来逛一圈就走了。

  张思睿再度恢复戒备,仔细打量这两个人。

  他们的衣着服饰跟普通的路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无法从身体强度、机械义肢等角度判断他们的实力。

  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眼神透着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而这种疯狂的感觉,跟曾海龙那样装凶恶的小混混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们本以为伪装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被陈老板给看出来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想趁此机会,跟陈老板聊聊。”

  张思睿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会被陈涉诈出来了。

  因为陈涉刚才说的很清楚,强调了“你们两位”,这说明看出了他们是两个人。

  而且,这两个人似乎本来也有跟陈涉交流的意向,只不过刚开始他们以为自己没被发现,就决定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但现在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不如干脆摊牌,接触一下。

  陈涉点了点头,将手头的雕塑放在一旁,站起身来:“请。”

  四个人进入会客室,张思睿仍旧是寸步不离,保护陈涉的安全。

  因为他看不出来这两个人的实力到底如何,不敢掉以轻心。

  为首之人笑了笑:“陈老板,你的这位保镖大可不必如此紧张,你们店里有时空活动抑制器,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动手占不到任何便宜。”

  “更何况我们来这里并不是寻求破坏的,而是带着诚意来寻求合作的。”

  “重新认识一下,时空骑士团祭司,格兰瑟姆。”

  陈涉微微点头:“幸会。”

  确定了对方确实是时空骑士团的人之后,陈涉反而踏实了不少,感觉心头的这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早点搞清楚形势总比一直蒙在鼓里要好。

  格兰瑟姆打量着陈涉,感慨道:“不愧是与我们时空骑士团有缘的人,颇有做大事的风度。您旁边这位保镖,就有点过分紧张了。”

  “我们时空骑士团的名声有那么差吗?”

  张思睿看着淡定自若、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陈涉,也不由得感慨,队长确实不是普通人。

  虽然战斗能力全都没有了,但这种强悍的心理素质,还是顶尖的。

  张思睿之所以紧张,原因很简单:祭司已经是一座城市中地位最高的时空骑士团成员。

  换言之,这位格兰瑟姆实际上就是黎明市时空骑士团的最高领导者!

  时空骑士团的架构,最高的是主祭,之后是大祭司和骑士长,然后是祭司和骑士,最后才是教众。

  但在艾普西隆死后,时空骑士团主祭的位置一直处于空缺状态,目前骑士团中地位最高的是一位非常神秘的红衣大祭司。

  至于祭司是祭什么,当然是祭时空生物了。

  而凡是能担任祭司的,都是四、五级能量波动的强者,黎明市是一个大城市,能在这里担任祭司的,绝对是五级。

  换言之,跟张思睿是一个等级的。

  而张思睿是神枪手,对上诡异手段频出的时空骑士团祭司,必然会处于劣势。

  虽说有时空活动抑制器在,对方的能力将会受到限制,张思睿自保完全没问题,但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护陈涉,就有点难度了。

  所以他才会紧张。

  因为他本来以为来试探的最多就是一名骑士,三到四级能量波动,自己完全能够应付。却没想到对方的第一次试探,就是老大亲自上了。

  时空骑士团果然是一群疯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而陈涉却很淡定,因为他压根对这些一无所知。

  有句话叫做知识就是力量,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无知也可以是力量。

  陈涉问道:“所以,时空骑士团到底是对那个流浪汉感兴趣,还是对我感兴趣?”

  格兰瑟姆微微一笑:“我在那个流浪汉身上,看到了强烈的时空联系。而在他的指引下,我见到了您,在您看到了更强烈的时空联系。”

  “不论您是否愿意相信,是否愿意承认,您都跟我们时空骑士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看到了这一切。”

  “即使不是我,而是其他的祭司,也会和我做出同样的决定。”

  陈涉心中呵呵,这个时空骑士团,还真是神棍作风……

  这种“你与我佛有缘”的说法,只不过是一种托词,实际上还不是看上你了,想让你强行出家?

  怪不得自己想不通呢,原来时空骑士团找到自己,还真是靠玄学和神秘力量。

  至于他们说陈涉与时空骑士团有强烈的时空联系……

  陈涉觉得对方肯定是在瞎扯淡,鬼知道他们到底在觊觎着什么。

  格兰瑟姆看出了陈涉的怀疑,微笑道:“我可以向您证明。”

  “如果您允许的话,我想对您进行一个简单的、无害的小测验,测试一下您的通感能力。”

  “我相信这个结果会验证我的说法。”

  通感能力是这个世界五种不同的力量途径之一,也就是与时空生物沟通、交流的能力,是时空骑士团最为重视的能力。

  格兰瑟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里面是淡金色如同沙粒一样的物质。

  陈涉内心中的那种渴望感再度出现了,因为小瓶里装的是时空粒子!

  格兰瑟姆将瓶口打开,对陈涉说道:“请您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我会把时空粒子倒在您的手上。”

  “放心,时空粒子虽然对普通人有少量的危害,可能会造成皮肤的老化,但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且,时空粒子不仅不会对有通感能力的人造成伤害,反而还会有好处。”

  “与时空粒子的亲和程度越高,就代表了您与我们时空教派的联系越密切。”

  陈涉考虑片刻之后,还是伸出了手。

  虽然时空粒子有轻微的危害性,但他也很想搞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渴望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真的拥有所谓的通感能力,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他总不能一直让张思睿给自己当保镖,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还是得想办法获得一些自保的能力。

  原主的那个路子已经走不通了,只能想办法换一个路子。通感能力虽然听起来有点邪恶,但有也总比没有好。

  时空粒子从小瓶中倾倒而出,落在陈涉的手心。

  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时空粒子。

  时空粒子不仅在外观上很特殊,在性质上似乎也很特殊。它看起来密度很高,但却很轻盈,感觉不到太多的重量。

  而且,时空粒子装在小瓶里看起来不多,但真的往外倾倒了一些之后,那个小瓶看起来仍旧是满的。

  而倒出来的时空粒子似乎在缓慢地与周围的一切发生反应,就像是在加速接触事物的时间流逝,只不过这种影响比时间雪要小得多。

  而且,时空粒子似乎在逐渐凝固成晶体,无法保持在容器中的那种悬浮的粒子状态。

  就在陈涉担心这一小堆时空粒子会在自己手上凝固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掌心有一种温暖而又舒适的感觉,就像是在被按摩一样。

  与此同时,时空粒子也开始缓慢地消失,似乎是融入进了陈涉的手掌中。

  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在陈涉心中浮现。

  “看来我对时空粒子的这种莫名渴望,并不是因为时空粒子本身有问题?因为其他人似乎也没有这种渴望。”

  “我会有这种感觉,仅仅是因为我具备一定的通感能力?所以才对时空粒子有莫名的渴望?”

  陈涉不由得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时空粒子时的场景,有了一些新的推测。

  格兰瑟姆也在全神贯注地盯着陈涉手上的时空粒子,甚至比陈涉还要认真。

  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时空粒子自然而然地渗透到陈涉的掌心中,连任何一粒都没有留下来。

  “嘶……”

  格兰瑟姆的表情瞬间变了,刚才还显得尽在掌握的他,此时脸上也充满了震惊。

  似乎这是他预想中的结果,但又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

  只见格兰瑟姆立刻站起身来,对着陈涉行了一个特殊的礼节,然后极为恭敬地说道:“请原谅我之前的冒犯,您将永远是我们时空骑士团最为尊贵的客人。”

  “我衷心希望您能够加入时空骑士团,与我们共同完成艾普西隆大人未竟的伟业!”

  陈涉僵住了。

  他沉默片刻,然后说道:“那如果我暂时不愿意呢?”

  格兰瑟姆却并没有生气,反而仍旧十分恭敬地说道:“那么我会坚持不懈地向您介绍时空骑士团的信仰和宗旨,直到您改变主意为止。”

  “因为牢不可破的时空联系,将会让您与时空骑士团的命运牢牢地绑在一起,没有任何人能够打破。”

  “告辞了,我们很快还会再见。”

  格兰瑟姆带着另一位时空骑士团的成员转身离开。

  陈涉和张思睿都陷入了沉默。

  他们本来还沉浸在《余烬将熄》爆火的痛苦或喜悦中,但时空骑士团的出现瞬间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向了其他方向。

  其实两个人之前都没没有跟时空骑士团打过交道,对时空骑士团的了解也都是道听途说,只知道这是个非常疯狂、非常邪恶的组织。

  但没想到,这位祭司明明是一位五级能量波动的强者,却这么好说话。

  甚至对陈涉有点恭敬得过头了。

  但陈涉觉得,这显然不是出于礼貌,而是处于某种未知的原因。

  可能是敬畏,也可能是某些别的东西。

  是不是在时空骑士团中,通感能力强的人天然的地位就高?

  显然,陈涉的通感能力绝对不弱,甚至有可能很强,否则格兰瑟姆不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张思睿问道:“这件事情……我们要怎么处理?”

  对于时空骑士团,其实可以有很多种应对方式。

  可以试着接触,可以划清界限,甚至可以直接举报,借用大财团或者DCPD的力量干掉时空骑士团。

  当然,这些选择也各有各的风险。

  时空骑士团能在黎明市中隐藏这么久,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好,足以说明他们有许多底牌。贸然行动的话,还是有很大翻车风险的。

  陈涉陷入了沉思:“不急,让我好好想想……”

  ……

  ……

  4月7日,周一。

  反抗军内部会议。

  除了陈设之外,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挣大钱了!

  上个周末,《余烬将熄》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席卷全网!

  李云汉的那个超梦可以看成是一个先导版本的超梦,玩家在体验了那个免费的超梦之后,全都对《余烬将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怂一点的就去玩懦夫版,头铁一点的人就去玩受死版。

  之前《余烬将熄》不火的那几个问题,全都迎刃而解了。

  懦夫版和受死版有点嘲讽玩家?没事,李云汉说了,这两个名字表面上是嘲讽,实际上是夸赞。

  前期负面情绪太多太劝退?没事,这都是为了后期能够获得更大的爽感。

  难度太高、太受苦?没事,不仅后边越玩越爽,而且这超梦真的能让你在现实中也变强!

  关键是很多超梦制作人也纷纷开始研究《余烬将熄》,并提出了许多自己的猜测。

  大家都在努力探究《余烬将熄》这种优秀的训练效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瞬间引领了一股风潮!

  《刀锋之下》虽然也砸了很多钱,但遇上《余烬将熄》,属于是遇到了降维打击,直接就被全方位无死角地碾压了。

  而当《余烬将熄》取代了超梦制作的规则、成为新的规则之后,那些对它的批评和质疑,自然也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之前很多人玩了《余烬将熄》之后,一看这超梦热度这么低、销量这么差,都会对它嗤之以鼻:怪不得没人玩呢,做得太垃圾了,不是我的问题,是这超梦不行!

  但是现在,那些玩了《余烬将熄》之后觉得受苦或者玩不进去的人,不会这么认为了。

  他们只会认为是自己有问题,是自己太菜了,是自己没有跟上潮流。

  而那些抱怨《余烬将熄》难度的,也会被嘲讽。

  在《余烬将熄》中快速通关、玩得好的,会被奉为大神,顶礼膜拜。

  在这种情况下,《余烬将熄》实体版超梦的订单大增,隶山科技这边几乎是连轴转地在生产,反抗军战士们的热情也极度高涨,因为每一份实体版超梦生产出来,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甚至因为订单太多,不得已砍掉一部分。拿信用点结算的,往后站;企业联合债券,考虑考虑;直接拿时空粒子交易的,可以优先!

  总之,公司上下全都赚红了眼,完全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

  但陈涉可是有点难顶了。

  虽说他之前也做好了《余烬将熄》会小赚一笔的心理准备,并提前做好了相应的预案,但计划根本赶不上变化!

  他怎么都想不通,《余烬将熄》到底为什么会火成现在这个样子。

  它凭什么比那些专门训练用的超梦效果还要好啊?这个世界的超梦制作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如果这种设定放在文抄公的世界里,那是挺爽的。

  毕竟什么都不干,随便瞎搞就能吊打整个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可不一样啊!

  树大招风,人家超梦比不过你,还不能把你物理消灭吗?

  这一下不仅动了长夜娱乐集团的蛋糕,跟这个顶尖财阀结下死仇,还让隶山科技集团的名字一夜之间在网上火了起来,到时候会有无数目光投向这边。

  这完全不符合陈涉韬光养晦、稳中求进的策略……

  所以,陈涉很忧愁,这几天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想下一步的计划。

  至少他得想办法把这些钱花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去,不能全都拿来买军火和装备。

  除此之外,时空骑士团等一系列事情,也够他头疼的。

  张思睿感慨道:“刚开始队长说《余烬将熄》是一款有护城河的超梦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信。结果没想到,竟然还真是!”

  “队长,这护城河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们讲讲吧?连李云汉都很想知道。”

  陈涉心中呵呵。

  你特么可算问对人了,我正是这个世界上最费解的人啊!

  我要是知道《余烬将熄》有这么大的威力,我还能把它做出来吗?

  “其实我也说不太清楚。”陈涉很忧伤。

  赵震说道:“这种肯定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就算队长说了,以你的智商能懂?”

  张思睿顿时不服了:“当初队长要开发《余烬将熄》,可是你第一个不放心的,非要再开发一款其他的超梦,是不是你?”

  赵震理直气壮:“《闲庭信步》是不是也赚了?”

  张思睿翻了个白眼:“那也不是你的功劳,都是队长设计得好。”

  显然,《余烬将熄》的爆火,让反抗军的这些人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了不少。手里有钱,就能买好装备,而有好装备,心里就不慌。

  这毕竟是陈氏财团被反抗军夺舍之后的三年中,赚得最大的一笔。

  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估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余烬将熄》这款超梦还会源源不断地为陈氏财团提供收入,几乎不可能再出现像上次一样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了。

  当然,前提是不要太大手大脚,稍微省着点花。

  陈涉有点无语,轻轻敲了敲桌子:“行了,说正事吧。”

  众人立刻认真坐好,准备听陈涉宣布下一阶段的安排。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些人对陈涉的计划有所疑虑的话,那么这一系列成功,已经完全打消了这种疑虑。

  体验店火了,而且确实起到了近距离接触玩家的作用;以小博大的超梦《闲庭信步》火了;看似最不可能成功的《余烬将熄》不仅火了,而且大爆特爆,别人连山寨都山寨不了!

  总之,陈涉队长已经用他的远见卓识和神一般的设计能力,征服了所有人。

  接下来的方案,自然也不会有人提出太多疑问。

  陈涉默默叹了口气,也许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如此巨大的成功之后,虽然反抗军的军费暴涨,战斗欲望也暴涨,但至少他们更好忽悠了。

  “下一个阶段,我还是规划了三件主要的任务。”

  “第一,继续做超梦。”

  “第二,为代工厂和新生产线规划新产品。”

  “第三,开分店,去荒野上建立分部。”

  众人再度面面相觑。

  这主要目标里面……还是没有买军火吗?

  这个事,反抗军上下都已经心心念念很久了,尤其是一些大型装备,更是馋得直流口水。

  刚开始的那笔钱,全都砸到超梦开发里边了。

  后来《闲庭信步》赚钱了之后,又拿来开发《余烬将熄》的完整版了。

  剩下的钱还有很大一部分花在了体验店的安保措施上面,剩下的最后一部分钱,给所有反抗军士兵搞了个雨露均沾,把大家的机械义肢和枪械全都换新了。

  虽说钱花了很多,但在整体的实际战力上,却并没有很大的突破。

  这次《余烬将熄》赚了这么多的钱,总该能买一些大型装备了吧?

  最新型的多功能步战车、武装无人机甚至是浮空堡垒……随便搞一批大型装备,都能让这只反抗军的战力迅速提升啊!

  当然,这些大型装备卖得很贵,而且有钱都不一定有渠道买,但对反抗军来说,要跟大财阀开战,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啊!

  所以,众人都有点茫然。

  只是这次没人发问了,大家都耐心等着陈涉队长的解释。

  陈涉轻咳两声,说道:“超梦开发这个事情就不用说了,我们还是要继续深耕超梦产业,继续赚更多的钱,形成更大的影响力。”

  “代工厂这边,关键在于利润。”

  “目前我们以代工为主,赚的是最末端的微薄利润,费力不讨好。与其代工别人的产品,不如设计生产自己的产品。”

  “如果我们逐渐将代工其他人的产品全都换成自己的产品,将整个产业的上中下游全都把持在手中,那么自然就能吞下全部的利润。”

  “虽然我们目前的代工业务中也有军械制造,但我们制造的都是最低端的军械装备,这些装备甚至连藤堂集团最差的装备都不如,这种装备是没什么战斗力的。”

  “想要具备战斗力,我们就必须去高价购买冰原防务集团等大财团的先进装备,贵暂且不说,关键在于一旦开战,这些装备的供应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掐断!”

  “所以,在武器生产这块,我们不要总是想着去买别人的,这不是长远之计。买大财团的武器反过来打大财团,你们觉得这能行么?”

  “还是想办法自己造。”

  “而军械制造毕竟是相对高级的产业,我们没办法一蹴而就,那就要先选一个难度比较低的制造业领域起步,一步一步地发展。”

  “为体验店开分店,是为了继续扩大我们的影响力,接触更多超梦玩家。”

  “至于去荒野上建立分部……”

  “我知道,其他的大财团,都是在体量达到大城市所能承载的极限时,才会考虑将总部搬迁到荒野上。”

  “因为大城市是经济文化中心,人口集中,企业在大城市中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而一旦离开大城市,去往荒野,就意味着整个总部的一切都要自给自足,不论是日常运营的难度还是日常所需的消耗,都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我们跟其他的大财团不同。”

  “首先,我们随时面临暴露的风险,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必须在野外有一个严密防备、相对安全的基地,这样才能安然撤退;其次,在荒野上也更有利于我们去采集时空粒子,获取一些资源。”

  “所以我认为,这些事情的优先级也应该排在购买大型装备之前,大家觉得呢?”

  陈涉再一次向众人投去坚定的目光。

  其实这次他的想法跟上次不同,说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

  上次大约有五成是在忽悠,而这次,只有大约三成是在忽悠。

  之所以陈涉很着急地想要在荒野上建立基地,主要还是因为怕死。

  他感觉现在自己已经是备受瞩目了,很多大财阀都在盯着隶山科技集团,想要做个完全的小透明,已经不可能了。

  而反抗军这边赚了大钱,斗志昂扬的,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

  一旦暴露,就算自己藏在体验店躲过一劫,也总是要逃离黎明市,跑到荒野上去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把荒野上的基地给建起来?

  如果荒野上压根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只能吃时间雪、跟时空生物为伍,那未免也太凄惨了。

  陈涉觉得自己肯定顶不住。

  所以,先在荒野上搞个相对安全的基地,到时候跑路也好有个目标。

  至于制造业的事,一方面他确实是这么想的,确实觉得买军火不是长远之计,还是得自己造;另一方面他也是觉得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开销也大,短期内,总比买现成的军火要安全一些。

  唯一的问题是,陈涉自己也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搞成。

  但无论是否搞成,肯定都比直接买军火要合适得多。

  众人互相看了看,觉得陈涉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做超梦、开分店,是为了继续扩大利润,赚更多钱;

  加强安保措施,去荒野建立基地,是为了给自己留好退路,顺便获取荒野资源、采集时空粒子;

  自己搞制造业,造自己的武器,未来即使跟大财团开战,也不担心武器供应被掐断。

  但唯一的问题在于……能搞成么?

  赵震说道:“队长,制造业的水,也是很深的。”

  “虽然我们有制造机,基础代工业务也看起来比较简单,但真正高端的那些装备和产品,都是有精密图纸的,各个财阀对这块的技术都捂得很死,不会轻易地往外透。”

  “没有技术支撑,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很难有竞争力。尤其是军工产业,可以说是制造业的顶端,不同代差的武器之间差异太大,我们自己设计的武器,很可能还不如我们代工生产的。”

  “所以……队长你打算拿这条生产线生产什么?”

  陈涉早有准备,回答道:“我想先从日常的电子产品做起。”

  “比如,手环和超梦游戏舱。”

  “因为,高端芯片和通讯模块我们虽然不能产,但我们可以买,而且相对容易买到。而这两种产品的需求量比较大,销路可能也不错。”

  “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在超梦领域闯出了一些名堂,做超梦游戏舱能跟我们目前的优势产业挂钩。”

  赵震微微点头,这倒也是挺有道理的。

  很多巨头产业都有自己的护城河,一些最顶尖的技术都是绝对不会往外透半分的。

  例如冰原防务集团的军工技术、黑伞集团的基因科技、天际网络集团的网络服务、高科集团的高端芯片制造、维雅医疗集团的医疗科技等等。

  在这种技术的壁垒之下,隶山科技生产出来的产品想要跟人家竞争,绝对是痴人说梦。

  但手环和超梦游戏舱,还真有戏。

  因为这两个产品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芯片和通讯模块,而这两个是可以从高科集团去批量购买的。

  至于其他的部分,把各种零部件组装一下就可以,相对难度较低。

  当然了,产品做出来是一回事,能不能卖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手环和超梦游戏舱虽然大部分公司都能做,但消费者还是只认那么少数的几个品牌。新品牌想要杀出头,太难了。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决定了要自行研发产品,不能再只做代工,那总得迈出第一步。

  选这个领域做出第一步虽然也是困难重重,但至少不能说全然没有希望。

  只要能吃下一些残余市场,那也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利润。

  尤其是在已经在超梦领域创造了奇迹的陈涉队长的带领下,就更有希望了。

  “好,既然大家都没异议了,那我们下一阶段的目标就这么定下来了。”

  “等到白天正式的负责人例会,我们再讨论详细方案。”

  “散会吧。”

  “赵叔,三哥,你们两个留一下。”

  众人纷纷离开,只剩下了赵震和张思睿。

  陈涉说道:“时空骑士团的事情,现在内部就只有你们两个知道。”

  “我这两天也查了一些资料,我怀疑,自己身上的一些特殊现象,尤其是那个噩梦,很可能跟我的通感能力有关。”

  “所以我想问你们一些战力体系方面的问题,来确定我的猜想。”

  “主系灵能、副系通感的职业,到底存不存在?”

  赵震和张思睿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张思睿开口说道:“对于这一点,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了新的结论,毕竟对于时空粒子和通感能力,人类还有太多的未知因素。”

  “但就我掌握的信息而言,主系灵能、副系通感的职业,理论上应该存在,但现实中从未出现过。”

  “至于原因,有人猜测,这是因为灵能与通感,都涉及到神秘的精神力量,只不过前者是属于人类自身的精神力量,而后者是与时空活动关联所产生的精神力量。”

  “通感的力量天然压制灵能,所以着两条途径结合的时候,通感一定会占据主要地位,灵能只能占据次要地位,也就是稀少的职业‘操控者’,能够与时空生物产生亲和,豢养甚至操控它们。”

  “而想要灵能压制住通感,这绝非灵能天赋强就可以的。因为人的精神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强过通感能力,因为具备通感能力的人,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时空活动中获得力量。”

  “想要达成这个苛刻的条件,就必须通过一定的办法压制住通感能力,这本身需要非常高深的通感知识,而想要获得这些知识,首先要选择一个其他的跟通感有关的职业……”

  “总之,以目前已知的理论而言,是不可能的。”

  陈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没别的事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张思睿和赵震也没多问,只是说有事可以随时找他们,然后就离开了。

  陈涉也一边沉思,一边返回自己的房间。

  这几天他恶补了这个世界的战力系统,原主的一些记忆和反抗军内部资料也帮了他一些忙。

  所以,陈涉有了初步的猜测。

  这个世界获得超越常人的力量有五种途径,分别是基因、机械、算力、灵能和通感。

  可以选择单一路径,比如新人类就是单纯的基因路径。但单一路径其实缺点很明显,所以实战意义不大。

  大部分有条件的人,还是会选择将两种途径结合起来,一种为主要途径,一种为次要途径。而根据组合之后的特质和获得的特殊能力,就产生了不同的二十五个职业。

  例如张思睿的职业神枪手,就是基因为主、机械为辅的职业。

  而在这五种途径中,灵能和通感是两种最强的途径,因为他们都代表着强大而又诡异的精神力量,凡是跟它们沾边的,基本上都是一些稀有且强大的职业。

  即使是灵能的单一途径职业“超能力者”,也是比较稀有的职业。陈涉穿越过来之前,原主就是一名超能力者,可以通过灵能操控物质、甚至影响人的精神。

  但这两种途径强归强,有个问题在于它们纯粹吃天赋。

  原主选择成为超能力者,就是因为灵能天赋顶尖。

  而陈涉猜测,原主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举行仪式,就是因为他对超能力者这个职业不满意,想要通过这个仪式,将自己转换到与通感有关的职业上去。

  而灵能与通感结合的职业,只有两个。

  主通感副灵能的是操控者,也就是豢养、操控时空生物的。

  虽然这个职业也很强,但似乎跟超能力者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不至于让原主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换。

  所以,只能是这个主灵能、副通感的,从未有人成功获得的职业!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