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45章 仆从与奇迹

第45章 仆从与奇迹

  陈涉上下打量自己的第一位仆从。

  他就像是从《余烬将熄》里走出来的人,如果这时候去玩cosplay的话,一定能让所有玩家都大吃一惊。

  不同之处在于,他的相貌平平,没什么特点,跟陈涉并不一样。

  之前《余烬将熄》中的那位劝退哥,跟陈涉长得有几分相似。但“余烬”就不是了,完全是一张大众脸,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这是因为陈涉考虑到未来的一些特殊情况,可能需要余烬出去执行特别任务。

  如果长得很像自己,那不是等于自己栽赃嫁祸自己吗?

  未来倒是不排除把仆从做得跟自己一模一样、做替身的可能性,但现在还用不上。

  陈涉可以控制余烬做出任何事情,就像是附身一样。但在陈涉没有控制他的时候,他不会有太高的智力,只能作为一个纯粹的打手,执行一些简单的指令。

  除此之外,余烬的身高、体重、身材等等,全都是标准的普通人,甚至有些偏瘦弱。

  陈涉可以消耗时空粒子,将余烬在现实世界中具现化,并且可以修改它的外观。余烬不仅可以作为保镖,保护陈涉的安全,必要情况下还可以去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即便损失了,也可以消耗时空粒子复活。

  作为一名靠身体素质吃饭的新人类,余烬谈不上优秀。

  这是陈涉有意为之。

  因为仆从升级越快,创造者升级也就越快。一旦陈涉快速升级,不论是用任何途径,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也会快速提升,到时候事态就会越来越难以控制。

  所以,陈涉希望余烬升级越慢越好。

  陈涉心念一动,意识世界中出现了一个手持双手大剑、身披重甲的骑士。

  而余烬全身穿着破破烂烂的侠士服,完全没有任何防护功能,手中也只是拿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匕首。

  “去吧!”

  陈涉一声令下,余烬立刻朝骑士冲了过去。

  但下一秒钟,他就被骑士一剑砍死了。

  余烬作为一个仆从,没有自己的意识和情绪,只是不断地按照陈涉的规划去行动,所以只能不断地重复死亡的过程。

  按照正常的打开方式,创造者应该为仆从创造一个不断提升的训练环境。而在不断的训练过程中,仆从提升,创造者也能获得提升。

  但陈涉的目标恰恰相反,为了不让艾普西隆的目标得逞,他只能尽可能拖慢自己的战力提升速度了。

  解决了仆从的问题之后,陈涉又开始考虑自己要创造的第一个“奇迹”应该是什么。

  所谓奇迹,就是在现实世界中几乎无法完成、只能存在于陈涉精神世界中的某种造物。

  这种造物虽然大体上仍然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但相比现实世界的严苛规则来说,要求会宽松许多。

  而这些通过想象力创造出来的奇迹,就可以作为某种秘密武器和底牌,达成某些特定的目标。

  陈涉想了一下,觉得创造的第一个奇迹,应该解决自己最迫切的问题。

  就是安全!

  因为他是真的死不起。

  现在的他是反抗军的头目,正在被动密谋推翻所有大财团的计划,一旦暴露,企业联合军打上门来,这支反抗军就要被一窝端。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还好。毕竟陈涉已经在准备去荒野上建立基地了,只要企业联合军不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这支反抗军还有转移阵地、跑到荒野上苟一下的希望。

  但现在陈涉的身份已经不只是反抗军首领了,他还是艾普西隆的寄生体……

  一旦陈涉死亡,艾普西隆就会把他复活。但每复活一次,都距离艾普西隆的完全复苏更进一步。

  最后,就是人类全都变成时空生物,世界末日。

  按照艾普西隆的说法,这倒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之身了,只不过是拿全人类的未来换来的。

  所以陈涉是真的死不起了,他的死不仅会牵连到反抗军,还会牵连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一着不慎,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所以,陈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缺乏安全感。

  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所以,陈涉考虑再三,决定将自己创造的第一个奇迹,命名为“钟摆”。

  它的造型很简单,就是一座矗立在荒凉雪原上的巨大钟摆,不断地摆动。

  只不过它所透露出的每一个信息,都是有象征意义的。

  巨大钟摆的上方是三个圆形的仪表盘,上面没有具体的读数,但能够看出指针指向不同的区域。从左到右分别是绿、黄、红,指针越往右,就说明危险程度越高。

  而这三个表盘的读数将会共同影响一个风险指数,风险指数越高,钟摆的摆动速度就会越快。

  换言之,如果钟摆接近静止,那就意味着陈涉非常非常安全;如果钟摆快速摆动,那陈涉就要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如果钟摆疯了一样地抽个不停,那陈涉差不多可以准备揭棺而起,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了。

  陈涉考虑一番之后,为钟摆上的三个仪表盘赋予象征意义。

  第一个表盘,代表隶山科技集团的巨额盈利,所带来的风险。

  第二个表盘,代表公司及陈涉个人的知名度提升,以及周边势力对他的关注度变化,所带来的风险。

  第三个表盘,代表反抗军的士气、斗志变化,所带来的风险。

  隶山科技集团赚钱越多,不仅仅意味着反抗军的军费越多,也意味着其他大财阀会视它为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各种刺探活动肯定会层出不穷,增加暴露的风险。

  而公司和个人知名度的提升,会受到各种人的关注,到时候被一些热心粉丝给坑了,也说不定。

  至于反抗军,他们不仅是士气大涨有可能造反,心灰意冷也有可能铤而走险,所以他们只要心态不稳,就会带来风险。

  至于时空骑士团,当然也是一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但问题在于,陈涉目前对时空骑士团掌握的信息太少了。

  换个玄学一点的说法,就是时空联系不够强烈。

  所以,无法在这个钟摆上,把时空骑士团的因素加进去。

  表盘上没有具体的数值,这是因为这种危险的预估不可能准确到数值,只能是这种模糊的估算,充满了玄学意味。

  虽说创造者在精神世界中创造奇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强行忽略现实逻辑和种种限制,但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这个钟摆是陈涉目前能够做到的最完美状态了。

  在最终敲定这个方案之后,一座巨大的钟摆在陈涉的想象中,在他的意识世界里拔地而起!

  紧接着,种种象征着时空联系的淡金色时空粒子汇入巨大钟摆上方的三个表盘,让它们的指针发生波动。

  钟摆瞬间激活!

  陈涉不由得一喜,成功了!

  虽说陈涉觉得这个奇迹的原理以玄学的视角来看并不算很复杂,但这玩意毕竟还是有一定失败几率的。能成功激活,这当然是好事。

  以后它就可以作为一个危险指示器,时刻提醒陈涉可能遇到的危险。

  “先看一看我现在的危险大概是个什么程度?”

  陈涉认真看着这个巨大的钟摆。

  只见上面的三个仪表指针各自转动并停下之后,巨大的钟摆开始左右摆动起来。

  如果用0~10来形容摆动速度以及危机程度的话,此时的程度大概是7。

  “……果然,现在实际上是危机四伏。”

  “如果我没有创造这个钟摆,而是强行洗脑,告诉自己没有太大的危险,那估计是永远不可能对自己的真实处境有一个清楚的了解。”

  陈涉又看向上边的三个表盘的指针,那分别代表“盈利风险”、“关注度风险”和“斗志风险”。

  盈利风险和关注度风险都是中等偏高,而斗志风险则是较低。

  这个结果整体上在陈涉的意料之中,但斗志风险这一条倒是在意料之外。

  “果然,《余烬将熄》的火爆给我带来了巨大的盈利和关注度风险。”

  “这个逻辑很简单:赚钱越多,知名度越高,整个社会对隶山科技的关注度就越高,那些大财阀,尤其是长夜娱乐集团将隶山科技视为重要的竞争对手,一定会尽最大可能盯住我们的一举一动。”

  “甚至各种窃听和刺探活动,无所不用其极。”

  “本来他们是来刺探商业机密的,但如果一不小心,他们就会发现远比商业机密更加让人惊喜的事情……”

  “斗志风险降低了倒是个好事,可能是之前的一系列举措起作用了。”

  “先是在反抗军战士中强行推行八小时工作制,之后又用小混混替代了一些反抗军士兵去做代工厂的工作,还有用《余烬将熄》取代了《绝境之战》……”

  “这些举措都能让他们的斗志有所下降。”

  “也幸亏《余烬将熄》在降低反抗军斗志这方面发挥作用了,否则这个钟摆还不得起飞了?那样的话,我现在就得琢磨着跑路的事了,不可能再在黎明市待下去了。”

  第一个仆从“余烬”和第一个奇迹“钟摆”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在自己的意识世界里,就没什么其他可做的事情了。

  无非是余烬会不断地在意识世界里升级,而余烬的升级也会带动陈涉升级。

  至于钟摆,陈涉为了自己的安全,肯定要隔三差五地来看看各种风险指数的情况。

  既然该办的事都办完了,那么差不多也可以把艾普西隆放出来了。

  在陈涉脑海中产生这个念头之后,艾普西隆就再度以之前的那副状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被关了一段时间的“禁闭”之后,艾普西隆的脾气似乎好转了一些,还是在悠然地喝着茶。

  不过陈涉很清楚,艾普西隆的这种状态多半是装出来的。

  未来,艾普西隆多半还会在“妖言惑众”和“气急败坏”之间左右横跳几次,他不会就这么简单地放弃对陈涉的蛊惑,而每次蛊惑失败,他都必然会气急败坏。

  艾普西隆悠然地喝完了茶水,而后才站起身来,背对着陈涉,看向那座巨大的钟摆。

  他在观察陈涉意识世界的变化。

  “哦?不错嘛,看得出来为了自救,你也是费了许多心血。”

  “这个钟摆的造型很不错,创造者不愧是自带艺术天赋的职业,随便一个造物都这么有特点。”

  “等等,这个造物似乎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造型,它与你的精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时空联系,很可能有一种指示的功能……”

  “创造者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就拿来创造了一个危险指示器??”

  “那个穿着破烂的人,就是你创造的第一个仆从?你竟然创造了一个没有任何奇异之处的新人类?”

  艾普西隆刚开始还很淡定,但他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惊到了。

  片刻之后,他带着嘲讽的表情摇了摇头:“愚蠢,太愚蠢了!”

  “创造者是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职业,说是创世神和造物主也不为过,而你为了限制我的力量,竟然刻意创造了这么一堆垃圾?”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以为你故意压制自己仆从的力量,就能不让我获得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你想的太简单了!”

  “仆从的力量很弱,你的力量也很弱,而强大的时空联系会让你遇到越来越多的危机,而一旦死亡,我的进程就可以向前大大推进。”

  “你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艾普西隆对着钟摆,将陈涉给大肆讥讽了一番。

  虽然艾普西隆的职业是诅咒学者,对创造者的能力细节并不完全了解,但创造者的能力有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于通感能力,艾普西隆凭借着自己的通感知识和对时空活动的感觉,也可以猜出个大概。

  事实上,艾普西隆确实直到现在还憋着一口气。

  原本是一个很适合的夺舍对象,结果现在千方百计地不配合自己,不仅如此,还把自己关了这么长时间的禁闭,这让一直是时空骑士团主祭、说一不二的艾普西隆怎么能忍?

  逮到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嘲讽一番,打击一下陈涉的心态。

  一旦陈涉的心态失衡,自暴自弃,他的计划就可以轻易达成。

  然而他一转身才发现,整个精神世界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陈涉早就已经走了。

  艾普西隆僵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他发出无能狂怒的声音。

  ……

  回到现实世界之后,陈涉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解决了一桩心事。

  他没有继续听艾普西隆瞎逼逼,其实从艾普西隆这种挑拣个不停的态度上,陈涉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多半是对的。

  但他暂时没心情陪着艾普西隆在意识世界里玩泥巴,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好。

  陈涉到超梦研发部,找到了林鹿溪。

  明天林鹿溪就要去接受时代传媒集团的专访了,陈涉觉得有些话,必须得跟她提前说清楚。

  原因很简单:陈涉在意识世界创造出“钟摆”之后,以这种非常玄学的方式确定了一点,就是知名度方面带来的风险,仍旧很高!

  而此时如果让大家都知道隶山科技集团的总裁同时也是一位深藏不漏的制作人,那么这些媒体肯定还是会千方百计地寻找采访陈涉的机会。

  甚至有一些媒体,可能会偷拍、窃听,甚至干出更多没底线的事情。

  可陈涉现在绝对不是一个经得起深扒的人,越被扒,就越是容易出事!

  所以,陈涉打定主意,以后超梦这些事,就全都推到林鹿溪身上好了。

  因为林鹿溪是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爱妹子,在某些情况下,天然就是受到保护的。

  对于那些竞争对手和各大媒体而言,林鹿溪不会对他们构成太大的威胁,看起来会比较无害。

  而且林鹿溪又不知道陈涉心中的这些弯弯绕绕,不会被套出什么话。更何况超梦都是她亲手制作、剪辑出来的,对各种细节都非常了解,不至于一问三不知,不会露馅。

  把林鹿溪单独叫到一边之后,陈涉问道:“明天就要接受专访了,紧张吗?”

  林鹿溪点了点头:“稍微有一点儿。”

  陈涉安慰道:“没关系,紧张一点反而显得真实。再说了,以后这种采访可能还会有很多,一回生二回熟嘛。”

  “我问你,如果主持人问,这超梦是谁设计的,你怎么回答?”

  林鹿溪想了想:“当然是陈总你出的设计方案,我负责制作。”

  陈涉立刻摇头:“不,是你设计的,你自己!”

  “从设计到制作,全都是你自己完成的,跟我没有太大关系。甚至连我敲定了超梦大方向的这种话,也尽量不要说!”

  林鹿溪一惊:“这不行吧?陈总,到时候他们问一些问题,我答不上来怎么办?”

  陈涉反问道:“谁跟你说一定要回答他们所有问题了?只要是你不知道的问题,肯定都是一些涉及到我们设计核心的秘密,肯定不能回答。”

  “所以,遇到不懂的问题,我给你几个模板化的回答,你自己挑。”

  “第一个:这个不方便透露,跟一些设计的核心细节有关,抱歉。”

  “第二个:这一点其实我当时也没细想,更像是灵光一闪,就这么做了。”

  “第三个,这是在试玩版发布以后,根据玩家数据调整了几十次才调整出来的最终结果。”

  “遇到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就把这三个答案来回说,明白了吧?”

  林鹿溪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看到陈总如此笃定,也只好点了点头:“好的陈总,我明白了。”

  陈涉微微点头:“嗯,不错,期待着你的第一次专访胜利归来!”

  ……

  ……

  4月9日,周三。

  林鹿溪来到时代传媒集团在黎明市的总部大楼下,抬头望去,有点小紧张。

  时代传媒集团作为一家巨头企业,在旧土上的所有大型城市中都有新闻大楼。虽然也算是顶尖的财团之一,但时代传媒近些年愈发受到天际网络集团的冲击,正在逐渐走下坡路。

  不过就目前而言,时代传媒集团在新闻资讯方面仍旧掌握着巨大的优势。

  虽然这个世界的科技发达,新闻行业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冲击,但新闻的这种形式还不至于彻底消亡,毕竟它与网络自媒体等传播途径相比,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

  其实,想要采访隶山科技的媒体,绝对不止时代传媒集团这一家。

  但是陈涉当然不希望被过多地曝光,因为越是曝光,受到的关注度就越高,而越是被关注,就越容易出事。

  但如果全都拒绝了,一个采访都不接,那也会显得很奇怪,反而会引起更多怀疑。

  所以陈涉考虑一番之后,决定自己不出面,让林鹿溪上。

  而且,只接时代传媒集团这一个采访,其他的一概不接。

  这样一来,既不会因为过度曝光而获得太多的关注度,又不至于过分低调而导致被怀疑。

  林鹿溪回头看了看跟着自己来的几位反抗军战士,只见他们一个个比自己还紧张。

  只不过紧张的性质不太一样。

  林鹿溪紧张是因为她从未接受过采访。

  但这几位反抗军战士则是第一次来到这些大财团总部的内部,感觉身边到处都是敌人,过安检的时候又不能带武器,所以有些紧张。

  林鹿溪有些无奈,只好安慰道:“我们在内城区,很安全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也不要这么紧张,好像要打仗一样,我们就只是来参加一个采访,结束之后就可以回去了。”

  “你们表情自然一点,放松,对,放松。”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三名反抗军战士留在车里,保管着枪支和武器装备。一旦在大楼里发生意外,众人逃到地下停车场,就可以直接逃离。

  当然,这只是反抗军战士们习惯性地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而林鹿溪等人则是没带武器,经过安检之后,来到这次专访所在的演播室。

  一位金发的女主持人非常亲切地对隶山科技集团的一行人表示了迎接,甚至还跟林鹿溪拥抱了一下。

  “Lucy你好,我是这次专访的主持人格蕾丝。”

  格蕾丝的实际年龄已经有三十六七岁,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由于一些抗衰老药物的存在,让她看起来仅仅像是三十岁出头。

  可惜这个世界的基因技术主要用于身体素质的提升方面,虽然也有一些用于身高、体重、相貌改良等方面的药剂,但作用没那么明显,谈不上翻天覆地的变化。

  很多人更加倾向于仿生义肢和整容。

  格蕾丝是时代传媒在黎明市的当家主持人,这足以见得时代传媒集团对这次专访非常重视。

  只不过,她年轻时也并不是非常漂亮的美人,能力虽然很优秀但也谈不上绝对拔尖,能获得如此地位,靠的是一些“特殊手段”。

  假新闻和偏向性报道都是家常便饭了,而真正让她名声大噪的的一个名为《审讯》的电视节目,在这个节目中她像是检察官一样咄咄逼人地对有犯罪嫌疑的受访者进行审讯,有不少人甚至顶不住压力当场招供,也有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而自杀。

  至于这里面有多少是事先安排好的节目效果,有多少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在那之后,《审讯》这档电视节目因为种种原因而关闭,在格蕾丝获得极高的知名度以后,她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为了出名而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因为她已经站在了这个职业的头部位置。

  很多人觉得格蕾丝的采访风格发生了变化,在《审讯》时期咄咄逼人,总是热衷于配合一些假新闻炮轰假靶子,而之后却逐渐变得平和。

  但实际上,格蕾丝的风格从未发生变化,她的风格跟时代传媒集团的风格是保持高度一致的: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追逐热度。

  只不过站得位置不一样了,行事风格自然也要有所变化。

  《余烬将熄》已经在超梦产业领域掀起了一场革命,而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真的说清楚它最大的优势到底在哪。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困扰着整个超梦行业,以及热爱超梦的玩家和观众们。

  在这种情况下,时代传媒集团的这个专访天然就有巨大的关注度。

  而对于格蕾丝个人来说,这次采访也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关键任务。

  临近开始之前,格蕾丝不露痕迹地向台下看了看。

  两人在采访的沙发上各自坐好,格蕾丝温柔地说道:“不用紧张,就当是一次朋友之间的聊天。只要把制作超梦期间的一些内容简单讲述一下就可以了。”

  “相信你能制作出《余烬将熄》这样一款独特的超梦,应该有很多心得想要与我们分享吧?”

  林鹿溪非常礼貌地回了她一个甜美的微笑,心里倒是更紧张了。

  因为她心里在默默地说着,可是我只是个工具人,这款超梦全都是由陈总设计的呀!

  但她又不能真的说出来,因为早在她来之前,陈涉就已经跟她都说好了。

  陈总说了,你就是《余烬将熄》的制作人,这款超梦的所有内容都是你一手设计、开发的,也是你一手制作、剪辑出来的。到时候你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套用那三个万能句式。

  林鹿溪也不知道陈总的这个办法到底能不能行得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这个专访是有现场观众的,录制结束并剪辑完成以后,才会在时代传媒的频道中播出。

  但林鹿溪并不知道,这些现场观众里,其实有不少人是来自于各个财阀。

  藤堂裕贵也在其中。

  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他的一位幕僚,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女制作人多半是被陈涉推出来的傀儡,我觉得这两款超梦,多半还是陈涉制作出来的。”

  “我还是认为,这个陈涉绝对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如果不能收归己用,就该想办法除掉!”

  然而藤堂裕贵却摇了摇头:“太鲁莽了。暗杀一家公司的总裁?且不说陈氏财团的安保力量并不弱,关键是,即使成功,《企业特别法》怎么办?你要让藤堂集团成为众矢之的吗?”

  “‘奈落计划’正处于关键时期,不能节外生枝,任何事情都要搁置。更何况是这种风险远大于收益的事情。”

  “而且,你想的也太浅了。”

  “我刚开始也怀疑陈涉才是《余烬将熄》真正的制作人,但看到更多线索之后,我又改变了这种想法。”

  “种种迹象标明,这个林鹿溪确实是隶山科技集团的灵魂人物。至于陈涉,他虽然是林鹿溪的老板,但在超梦这个事情上,他应该没有过多地插手。”

  幕僚有些意外:“何以见得?”

  藤堂裕贵卖了个关子:“先耐心看采访,说不定我的猜测马上就可以得到验证了。”

  跟台上的主持人格蕾丝对过眼神之后,他装作不经意间扫过场内观众席的前排。

  找到了几个熟面孔。

  “梅伦银行集团,长夜娱乐集团,天际网络集团,微木科技集团……”

  “甚至连维尔福德重工集团和先驱矿业集团都来人了?”

  “还有更多公司,虽然没到现场,但很有可能在等着采访出炉。”

  “长夜娱乐集团肯定是想通过这次专访,获得一些关于《余烬将熄》的信息,更快地解开这个谜题。毕竟他们的股价连番重挫,肯定非常着急。”

  “梅伦银行集团应该也是想投资控制隶山科技,而天际网络集团和微木科技集团应该是想观察一下隶山科技的具体情况,寻求合作的机会。”

  “维尔福德重工集团和先驱矿业集团跟我们一样,想在超梦产业上打开突破口……”

  藤堂裕贵又习惯性地开始了他的推理。

  自从上次那批货在荒野上被劫了之后,藤堂集团也进行了一些调查,种种迹象都指向荒野上的反抗军。

  但是,荒野上的反抗军神出鬼没的,有可能隐藏在一些秘密基地或者野外的聚落中,真要追查起来,要耗费太多的人力、物力、财力。

  这批物资被劫虽然让藤堂集团很恼怒,但哪怕是对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而言,这批物资也谈不上举足轻重。损失确实不小,但完全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藤堂裕贵本来怀疑陈氏财团,但在跟陈涉见面、亲自刺探情报之后,藤堂裕贵自己打消了这种怀疑。

  于是,调查就中断了。

  因为如果要到荒野上去刨根问底地调查,耗费的资源太多,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不能因小失大。

  也有人私下提议,希望可以找时空骑士团帮忙,通过时空联系进行一些推测。但藤堂裕贵再度拒绝了,同样是不想节外生枝。

  所以,这次事件暂时搁置了,藤堂集团只是提升了车队的安保等级,尽量避免类似的事件再度发生。

  在那之后,藤堂裕贵一直在忙公司内部的事情,直到现在,他对林鹿溪这位超梦制作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近期,隶山科技异军突起,成为炙手可热的超梦制作公司。

  藤堂集团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并且查了隶山科技集团的底细。

  藤堂裕贵之前一直在谋求控制陈氏财团,就是看中了陈氏财团的超梦开发能力。

  藤堂集团作为老牌财团,主营业务包括军火、重工和科技产品等等,但这些业务都有些每况愈下的态势。

  他们非常迫切地想要进入超梦产业。

  这一点,包括维尔福德重工集团和先驱矿业集团在内的所有老牌财团,都是一样的。

  因为产业会转移,新兴产业会吸旧产业的血。如果它们不能完成及时转型,那么很快就会被以长夜娱乐集团和天际网络集团在内的新兴财阀给击败,吃干抹净。

  这些老牌财阀不是没试过做超梦,但隔行如隔山,他们投入重金成立的制作超梦的新部门,全都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部门架构、组织模式都是按照老一套来的,空有钱,请不来人才,自然无法跟长夜娱乐集团竞争。

  所以,他们只能想办法去买一些现成的超梦研发公司。

  现在发现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比陈氏财团更有前途的超梦制作公司,当然要调查一番了。

  结果调查之后,藤堂裕贵懵了。

  因为他发现,隶山科技分明就是陈氏财团的子公司啊?

  虽然《企业特别法》对企业信息有一定的保护,这些信息不至于在网上能随便查到,但藤堂集团通过一些渠道还是可以查出端倪。

  这件事情,让藤堂裕贵感到非常困惑。

  一方面,陈氏财团又不是什么超大型财团,自己又有超梦研发部门,有必要搞个新公司另起炉灶吗?

  另一方面,《绝境之战》也算是一款成功超梦了,为什么不继续沿用陈氏财团的商标呢?这样还能有一定的延续性,给新超梦带一些老玩家。

  藤堂裕贵怎么看都觉得,额外成立一个隶山科技集团属于脱裤子放屁。

  但他很确定,陈涉此举肯定是有原因的。

  藤堂裕贵的种种猜测,要在这次采访上最终确定。

  如果他的猜测得以验证,那就说明一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爱妹子,实际上是陈涉不知道从哪秘密挖来的天才超梦制作人!而《余烬将熄》确实是出自于林鹿溪的手笔。

  不仅如此,林鹿溪实际上在隶山科技集团中有着极高的话语权,甚至有可能超过了陈涉!

  藤堂裕贵是这样推理的。

  为什么要在完全没必要的情况下创建隶山科技集团?这就是关键所在。

  很显然,这是一种让步,为了让林鹿溪在分公司获得更高的话语权。

  因为藤堂裕贵简单分析之后发现,《绝境之战》这款超梦,跟《余烬将熄》和《闲庭信步》相比,差得太远了,而且是完全不同的设计理念。

  考虑到陈涉一直是陈氏财团的总裁,之前并未表现出太多的超梦设计天赋,这种情况就只有一种解释:陈涉在制作《绝境之战》以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做超梦的料,所以才挖来了林鹿溪,让她负责超梦的设计工作。

  而林鹿溪成为负责人之后,果然也不负众望,不仅将《绝境之战》改好了,还开发出《余烬将熄》和《闲庭信步》这种爆款超梦。

  而之所以要成立隶山科技集团,显然也是为了让林鹿溪在分公司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让她不必被陈氏财团原本的那些高层人物掣肘,同时也表现出了陈涉对于林鹿溪的信任和器重。

  所以,在一通分析之后,藤堂裕贵认为林鹿溪才是隶山科技集团、乃至整个陈氏财团的关键人物,确实是两款超梦的制作人!

  所以,藤堂裕贵暗中跟格蕾丝谋划,让她在采访过程中问几个关键问题。

  藤堂裕贵将根据林鹿溪回答问题的方式,来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如自己推断的一样,是隶山科技集团的关键人物。

  要确定一下,《余烬将熄》真正的制作人到底是谁!

  ……

  在简单的设备调试之后,采访正式开始。

  主持人格蕾丝决定先从一个简单的话题入手:“Lucy,我想先请问一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决定要开发《余烬将熄》这样一款超梦呢?”

  格蕾丝很清楚,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无非就是讲讲超梦诞生之初的灵感而已。

  灵感可以是来源于日常生活,来源于设计理念,甚至可能是来源于其他的某款超梦……怎么说都对。

  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却会在不经意间透露一些关键信息。

  因为《余烬将熄》是一款划时代的超梦作品,从灵感来源,就可以推导出它的内核。只要林鹿溪稍微疏于防范,就有可能透露一些关键信息。

  台下的藤堂裕贵也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林鹿溪觉得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但她却犯愁了。

  这怎么回答啊?

  如果实话实说的话,《余烬将熄》这款超梦是陈总设计的,她哪知道具体有什么灵感来源啊?根本无从答起。

  林鹿溪想了想,遇到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只能用陈总之前教给自己的那三个万能回答了。

  第一个和第三个肯定不合适,那就只能用第二个了。

  “其实,我当时也没有细想,只是灵光一闪,就这样制作了。”

  格蕾丝愣了一下,没想到林鹿溪这个妹子看起来人畜无害,警惕性却很高,完全不上当。

  藤堂裕贵则是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格蕾丝毕竟也是个专业主持人,知道纠结这个话题也没意义了,于是赶忙换了个话题:“果然,这种优秀的超梦作品往往是灵感涌现,天才往往有着被上天眷顾的头脑。”

  “而让我们最为惊讶的是《余烬将熄》在训练方面的良好效果,请问这一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是有什么秘诀吗?”

  林鹿溪再次使用标准回答:“抱歉,这一点不太方便透露,因为跟超梦的一些核心细节有关。”

  格蕾丝藤堂裕贵仍旧没有得到任何有效信息。

  格蕾丝继续问道:“其实很多金牌制作人都猜测,《余烬将熄》之所以能有这么好的训练效果,是因为它的难度比较特殊。那么请问在确定这款超梦的难度时,是怎么考虑的呢?”

  林鹿溪不由得有点小惊讶,心想陈总还真是厉害,提前给我把所有问题的标准答案都想好了。

  她再次用出陈涉给到的标准答案:“其实,这是在试玩版发布以后,根据玩家数据调整了几十次才调整出来的最终结果。”

  表面上看起来回答了,但实际上又什么都没回答。

  因为它就只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这就像别人问,你们超梦为什么好玩?回答说,我们超梦注重玩家反馈。

  优秀的超梦肯定都重视玩家反馈,但是重视玩家反馈不一定就能做出好的超梦啊!

  连续三个问题碰壁,格蕾丝有点惊了。

  对面这位,警惕性果然很高。

  果然人不可貌相,能制作出《余烬将熄》的制作人,绝对是聪明人。

  而在台下,藤堂裕贵则是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他微微侧头,对身边的幕僚说道:“看到没有?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个林鹿溪的警惕性很高,不上当,不透露任何可能泄露《余烬将熄》秘密的信息。”

  “这更加说明了,她肯定是超梦研发的核心人物,很清楚《余烬将熄》的内核,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所以才能回答得滴水不漏!”

  幕僚面露疑惑:“是……这样的吗?”

  藤堂裕贵非常笃定地点了点头:“肯定是!不信就继续往后看。”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