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50章 新超梦《另一种可能》

第50章 新超梦《另一种可能》

  陈涉也有点懵,他其实也只是随便试试,没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转念一想,这也挺正常,反正只要跟“时空”俩字沾上关系的事,他的运气一向邪门。

  仔细数了数,这里除了陈涉自己之外,一共有七个黑色的人影。

  这些人影的体型没什么差别,而且一些动作也显得比较模糊,不太可能根据人影的形象跟现实中的人产生联系。

  不过,座位上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之前那位演讲的黑影明显比其他人要大一圈,很好辨认。他坐在这张纯黑色、虚幻的会议桌主位上,左手边有五个黑影,而右手边则是只有一个黑影。

  他左手边最靠近的黑影有些意外地说道:“观棋先生,刚刚结束演讲就有人加入,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

  之前在外面演讲的观棋先生站起身来:“欢迎,我们聊天室的第二位幸运听众。”

  “请坐。”

  这位观棋先生的黑影抬起手,示意陈涉在他的右手边坐下,挨着右手边那个唯一的黑影。

  陈涉不由得有些意外,也有些好奇。

  他就是观棋先生?

  其实对于这个所谓的观棋先生,陈涉早就有所耳闻。他是近两年出现的一个很出名的意见领袖,一些言论在网络上时常被转载、被传播,当然,也时常被封杀。

  陈涉原本还有点纳闷为什么这样的人还没被大财阀肉体消灭,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是在时空广播中宣扬自己的思想。

  大财阀就算想逮他,也很难逮到。

  让陈涉有些好奇的是,观棋先生欢迎他时说的这个关键词。

  第二位幸运听众?

  那意思是说,我旁边的这个就是第一位幸运听众?

  那观棋先生左手边的这些又是什么人?是这个他原本的团队?可以看做是这个广播的工作人员?

  但是你们筛选幸运听众的规则未免也太严格了吧?筛到现在,也就只筛出来两位幸运听众?外边那么多人,都不符合资格?

  总之,这个聊天室对陈涉来说,还是充满了许多谜团。

  在他坐下之后,观棋先生开始介绍。

  “时隔一年,我们聊天室终于有了第二位幸运听众。”

  “不过,聊天室与广播毕竟性质不同,人在精不在多。在这个聊天室里,我们更注重思想的碰撞。”

  “我简单介绍一下。”

  “你可以称我为‘观棋’,而这个聊天室以及我所在的频段,叫做‘真理广播’。‘真理广播’的意思并不意味着我们所讲的就是真理,只是说我们在不断追寻真理的路上。”

  “在我左手边的这几位,都是真理广播的成员,其中四位是我的学生,还有一位是我的挚友。”

  “在我右手边的这位,就是真理广播的第一位幸运听众。”

  “在这个聊天室中,除了我之外,大家都以序号相称。所以,这位朋友,以后就称你为‘7号’了。”

  陈涉不由得暗自腹诽:什么7号,好没有逼格啊!

  既然你叫观棋先生,咱们用化名不好吗?比如,用棋子、卡牌、昵称之类的都不错啊?

  但是转念一想,确实还是单纯的序号,绝对安全。

  如果用化名或者棋子,还是有可能会在无意间透露一些信息。比如,从化名可以推断这个人的一些习性或者喜好,而用棋子或者卡牌做代称,也可能推测出这个人的地位或重要性。

  如果再结合这个人的发言内容,说不定就能在现实中锁定到他。

  这种可能性虽然不算高,但为了安全起见,也不得不防。

  毕竟内部也有可能出内鬼啊?

  用纯粹的序号,虽然逼格低一点,但安全性确实相对会更高一些。

  其他几个人也都是用序号称呼,那位观棋先生的挚友是1号,四个学生是2到5号,而坐在陈涉旁边的第一位幸运听众是6号。

  观棋先生看向陈涉:“7号,这次你可以先以听为主,不必发言。等下次的时候,可以随意分享一些对真理广播内容的见解,或者其他的看法。只要与真理广播有关的内容,都可以随意讨论。”

  “大家如果有一些想要讨论的事情,现在可以讲了。”

  陈涉有点搞明白了,这个所谓的真理广播,有点像是一个小团队。

  观棋先生作为演讲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通过真理广播这个频段发表演讲,演讲的内容自然也都是出自于他的观点。

  不过作为一个内容的输出者,他也是需要跟人交流、需要汲取一些新内容的。所以,在演讲之后的这个环节,聊天室里的人会随意讨论一些事情,可能是某个新事件,也可能是某种新观点。

  如果观棋先生在这种分享和讨论中受到了一些启发,那么在接下来的广播中,可能就会进一步向普通的听众散播开来。

  1号首先发言了:“最近有一款新的超梦,不知道你们玩过没有?叫《余烬将熄》。”

  观棋先生有些诧异:“超梦?那都是麻醉人的东西。”

  1号摇了摇头:“这个超梦有所不同。在我看来,它并不像其他超梦那样,用虚假的快乐情绪麻痹人,而是用痛苦与挣扎来启发人。”

  “而且,它的故事寓意也非常不错……”

  1号简单地把《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的特点和故事内涵给介绍了一番,2号和4号也纷纷附和。

  “对,我最近也体验了这款超梦,确实很有意思!”

  “而且据说这款超梦的训练效果不错,还能对现实中的身体产生影响。确实称得上是超梦的颠覆之作、革新之作。”

  “我觉得这样的超梦,算是勉强称得上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了。”

  观棋先生有些诧异:“是吗?那看来还真是我闭目塞听了,我确实一直以来都对超梦有一些偏见。等哪天有机会,我也去体验一下。”

  陈涉沉默了。

  好家伙,《余烬将熄》到底是有多火?

  我怎么在时空广播的一个聊天室里,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这玩意?

  不过转念一想,《余烬将熄》传达的理念确实跟这群人的思想比较契合,他们喜欢这款超梦倒是也很正常。

  作为超梦制作者的陈涉第一反应是闭嘴,不敢发表意见。

  因为他很怕自己多说一句,被认出跟《余烬将熄》的制作团队有关系,那就麻烦大了。

  鬼知道这些人在现实中是什么身份?

  但是转念一想,不能不说话啊。

  观棋先生是什么人?是个意见领袖啊!他的“真理广播”有这么多直接的和间接的听众,如果他给《余烬将熄》硬核安利一下,那还得了?

  恐怕自己意识世界里钟摆里的盈利指针得直接起飞了!

  虽说陈涉确实是希望《余烬将熄》可以对这个世界起到潜移默化的思想改变的效果,但关键词是“潜移默化”,也就是说,要慢慢地完成。

  如果观棋先生一顿吹,不仅让《余烬将熄》的销量大爆,还让很多人都意识到了《余烬将熄》鼓励反抗的内涵,那岂不是要给隶山科技招来很多不必要的关注吗?

  到时候大财阀也在关注,DPCD也要关注,陈涉钟摆的关注度指针也要起飞。

  两个指针一起飞,陈涉怕是要直接打出GG,恭迎艾普西隆回归了。

  想到这里,陈涉轻咳两声说道:“其实《余烬将熄》我也尝试了一下,难度确实很高,也确实有不错的训练效果。但要说内涵……我觉得,还是谈不上很优秀。”

  陈涉决定,尝试着自救,把话题稍微往回拉一拉。

  最好是能让观棋先生对《余烬将熄》失去兴趣,不要去玩。

  像这样说一下《余烬将熄》的坏话,不仅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还有很不错的迷惑效果,所以安全方面大可放心。

  而且陈涉这番话也是半真半假,不能一味地黑《余烬将熄》,那样就太假了。

  就得有真有假,一方面吹一下它的难度和训练效果,另一方面稍微解构一下它的内涵,这样就有可能让观棋先生望而却步。

  毕竟这个观棋先生主要是冲着超梦的内涵去的,对超梦的高难度玩法和训练效果应该不会特别感兴趣。

  陈涉这一说话,最早引出《余烬将熄》这个话题的观棋先生的挚友1号没说什么,似乎是选择了保留意见,但2号和4号就不同意了。

  “7号,我觉得你对于《余烬将熄》的深层内涵,可能理解得不太到位。这种内涵确实是需要一定的社会阅历和联想能力才能体会到的,你可以多听一听我们讨论的内容,看法应该会发生一些改变。”

  “对,《余烬将熄》的设计者绝对在里面埋了非常深刻的内涵,我们都感同身受。如果你没有感受到的话,说明你可能目前还不是《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的目标群体,等你再经历一些事情,对它的看法可能就会发生改变了。”

  这两位观棋先生的弟子倒是很有礼貌,虽然对陈涉的说法完全不认同,但在辩论的过程中也很注意措辞,彬彬有礼。

  看来还是个高素质聊天室。

  陈涉嘴角微微抽动,心情有些复杂。

  设计者确实在里边埋了非常深刻的内涵,但是你们感同身受的东西,跟他埋的东西其实并不是一回事……

  你们都上了李云汉的当了!

  都被他给带跑偏了!

  但是陈涉又没法纠正他们,总不能跳出来说“我就是设计者,我不是那个意思”吧?

  观棋先生笑了笑:“7号踊跃发言、参与讨论,这是好事,值得鼓励。大家求同存异,真理就是在一次次讨论中显现出来的。”

  “6号,你也该多发表一些意见,不要总是做一个沉默的聆听者嘛。”

  “听你们这么一辩论,我还真对这款超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既然你们在它的内涵上有了不同的看法,那我更要去尝试一下,看看它真正的内涵到底是什么。”

  陈涉无语了。

  得,刚才那番话,纯白给。

  观棋先生反而对《余烬将熄》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不过听观棋先生的意思,这个6号作为幸运听众,虽然比自己早很长时间进来,但是却很少发言?一直都是做一个沉默的聆听者?

  这稍微有点奇怪,毕竟能被选进来的,应该会是真理直播的忠实听众吧?

  有了跟观棋先生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能一直忍住不说话?就只是听?

  这感觉不太合理。

  等等,好像被选进来的也不见得就是忠实听众,因为陈涉这个第一次来听广播的人,也被选进来了。

  难道说……这是个内鬼?

  暂时倒是没有任何证据,但是稳妥起见,陈涉不得不做出这种假设。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身边这个沉默寡言、一直没什么反应的6号产生了一些警惕情绪。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6号似乎是为了证明些什么,开口了。

  “黎明市在近期可能会发生大的动荡,可能会波及时空广播。散列空间正在有大量的算力被占用,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所以,你们最好注意自身安全。”

  此言一出,陈涉吓了一跳,差点僵住。

  因为听到了“黎明市”这个关键词。

  在那个瞬间,陈涉差点以为这个神秘的6号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否则为什么会特意地点一下黎明市呢?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只是个巧合,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但问题是……为什么整个聊天室内都陷入了某种寂静的状态中?

  似乎其他人也感到非常意外和震惊。

  6号的这番话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提醒、更像是威胁,但确实有着很多的信息量。

  散列空间有大量算力正在被占用?6号怎么会知道的?而且,散列空间的算力被占用,为什么会影响到时空广播?是因为时空广播就是架设和依附在散列空间上的?

  6号提醒我们注意自身安全……这到底是一种单纯的提醒呢,还是说他已经掌握了我们其中的某些人身处黎明市的事实?

  能把善意的提醒说得跟威胁要杀人全家一样,这个6号也是个人才了。

  但不管怎么说,6号提供的这个信息如果是真的,倒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如果这个消息被证实了,不能洗脱他内鬼的嫌疑,但至少可以证明他的消息很灵通,有属于自己的强大信息渠道。

  观棋先生打破沉默:“虽然我不在黎明市,但还是多谢你的提醒。”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下次广播之前,我会再时空广播中提前发出通知。”

  周围的一切开始逐渐溶解、崩塌,陈涉再度回到了空旷的时空广播中。

  而后,他退回到散列空间的个人空间,又退出超梦游戏舱。

  “没想到第一次参加时空广播,就又获得了一些新的信息。”

  “这时空粒子花的不亏。”

  “话说回来,时空广播到底是以什么规则来进行筛选的?从名字来看,多半跟时空联系脱不开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得警惕一点了,说不定真理广播的这个小小的讨论组可能会搞出一些大事。绝对不会只是开开会、聊聊天这么简单。”

  “诅咒学者的能力在虚拟世界里似乎不能生效,不知道是因为本来就不能生效,还是因为我太弱了所以不能生效,这一点还是比较困扰的……”

  陈涉在时空广播中游荡了那么久,也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影,但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带颜色,淡金色、淡蓝色、橘红色都没有。

  如果这一能力能够在虚拟世界中使用的话,陈涉就可以尝试着确定真理广播的这七个人里边有没有时空骑士团的人混进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也可以大致确定这七个人对自己的态度。

  但现在显然是做不到的。

  “算了,不管怎么说,这次算是收获颇丰。”

  陈涉从超梦游戏舱离开,见到了在外面待命的李云汉。

  “散列空间的算力正在被大量占用,是吗?”

  李云汉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从近期的算力波动可以明显看出来。”

  陈涉问道:“是什么原因?跟黎明市有关系吗?”

  李云汉想了想:“这就不好说了。不过往年这种算力波动也时常出现,多半是有人在挖矿。这种事情每隔一年半载就会出现一次,倒是不值得大惊小怪。”

  “所谓的挖矿,其实就是扩展散列空间的边界。整个散列空间作为一个虚拟世界,边界是可以不断拓展的,而虚拟空间本身就是一种财富。”

  “所以用算力拓展虚拟空间这件事情,跟挖矿的性质差不多。每年都有人因此一夜暴富,也有人因为种种原因而财富清零。”

  “不少在阿瓦隆交易所外边被击毙的危险分子,都是因为挖矿破产的人。”

  “至于跟黎明市有没有关系……这个怎么说呢,挖矿的人哪都有,大财阀也挖,普通人也有用超梦游戏舱挖的。黎明市肯定也有人挖,但算力的上涨多半是旧土上所有大城市共同的行为。”

  陈涉直呼好家伙,这个世界竟然也有挖矿?

  不过,这个世界的挖矿跟陈涉前世的挖矿显然不是同一个事情。

  这个世界的挖矿不是通过算力挖虚拟币,而是通过算力去挖散列空间的边界。散列空间作为一个谁都无法真正控制的虚拟世界,每多一块空间,就相当于是产生了一些虚拟的价值。

  所以,人们挖掘的,以及阿瓦隆交易所里交易的,都是这些被挖出来的一个个小块地。

  这些小块地的价值互不相同,标记它们的虚拟货币的价值也会不断发生波动,所以同样有“矿潮”和“矿难”的说法。

  两个世界的这种行为虽然性质不同,但却有着很强的相似性,所以也自然而然地都有了“挖矿”的外号。

  陈涉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按照李云汉的意思,散列空间中的算力突然大幅提升,是因为时常发生的矿潮又来了?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大惊小怪的行为?

  但听6号的说法,这件事情显然没这么简单。如果只是矿潮,6号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还特意点名跟黎明市有关,让众人多加小心。

  甚至还说了,这次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到时空广播甚至是整个散列空间。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去跟张思睿说一声,让他留意一下散列空间算力波动的事情,这件事情有些蹊跷,一定要调查清楚。”

  “体验店那边的安保再加强一下,让大家都多留意体验店附近的风吹草动。”

  “另外,你跟我来超梦研发部,新超梦的事情,我有灵感了。”

  李云汉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惊喜的表情:“好的陈总!”

  ……

  超梦研发部。

  林鹿溪和李云汉两个人一左一右,都在等着陈涉发话。

  显然,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开发新超梦的准备。

  林鹿溪其实还好,她就只是踏踏实实、按部就班地完成陈涉交代下来的任务。即使没有新超梦可以做,她也要继续优化和维护《余烬将熄》。

  但李云汉就等得比较着急了。

  他一直没事干,总觉得自己像个闲人。要说学习吧,也没什么好学习的啊?他的水平本来就比林鹿溪高多了。

  就算是要揣摩陈总的设计意图,也总有个头,揣摩的时间太久已经没什么新的产出了。

  现在终于有新超梦项目可以做了,当然很激动。

  陈涉清了清嗓,说道:“这次我要制作的超梦,是体验类超梦。”

  一听这个,李云汉稍显失望。

  体验类超梦有点类似于电影,就是不能操作、只能按照固定流程体验故事内容和主角情绪的。

  李云汉当然失望了,因为在他看来,这显然没有延续《余烬将熄》的热度,没有发挥隶山科技集团的强项啊!

  自从《余烬将熄》爆火之后,隶山科技已经跟高难度的动作类超梦这个概念绑定在一起了。

  虽说《余烬将熄》的内涵很丰富,开头的那段体验类超梦也很精彩,但绝大多数玩家其实也没那么在意,他们主要还是冲着这种高难度受苦之后的爽感以及超梦本身强大的训练效果去的。

  如果隶山科技集团再出一款训练效果很好的超梦,不论是冷兵器战斗还是枪战题材,那绝对都会立刻卖爆!

  可现在陈总竟然要完全放弃自己的优势和强项,要搞一个纯粹的体验类超梦?

  这是多想不开?

  李云汉非常不赞同这种做法,但他毕竟初来乍到的,也不太好说什么,只能等着陈涉的解释。

  陈涉扫了一眼就知道李云汉内心的想法。

  你不赞成?那就对了!

  你要是赞成了,我意识世界里的钟摆可就不赞成了,它要疯狂摇头了。

  陈涉现在处于中等风险的状态,但绝对谈不上安全,只要一个不小心,再来一款跟《余烬将熄》差不多的爆款超梦,这种状态就要被立刻打破。

  所以,短期内肯定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纯粹的体验类超梦,由于没了强大的训练效果,对很多热衷于在扮演类超梦中亲自动手、大杀四方的玩家也失去了吸引力,在盈利上大赚的风险会小很多。

  所以,对这款新超梦,陈涉的目标是:小赚或者亏,但在思想内涵上,能够对这个世界的人们有一定的启发!

  换言之,就是尝试一下文艺片的那种路子。

  而这个想法,其实是陈涉在听完了观棋先生在真理广播中的那些发言之后,才突然萌生的。

  他意识到,反抗军没有一个明确的斗争目标和斗争路径,这其实并不是反抗军的锅。因为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也同样没有啊!

  观棋先生好歹算是个意见领袖了,他的思想通过时空广播的方式影响着许多的人,但他也只是把这个世界一切苦难的根源,归结于时空粒子和高速发展的科技。

  他也想推翻大财阀,但推翻了大财阀之后的目标,却是让人类放弃时空粒子、重新回到原本的那种田园时代中。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礼崩乐坏的战国时代,号召大家恢复周礼的意思。

  在陈涉看来,这当然是一种刻舟求剑的做法,这个世界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你退的回去吗?真的放弃了时空粒子和现在的科技树,怕是人类的文明要直接退步好几个档次,甚至可能饿死很多人、发生人道主义危机。

  时空粒子虽然充满了危险,但它就只是一种工具,一种力量获取的途径。

  仅仅是因为它存在的风险就弃之不用,这属于是因噎废食,没什么道理。

  因为苦难的根源,也不在于它。

  所以,陈涉希望通过这款超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给他们一种启发,让他们改变这种错误的思想和观点,同时也算是进一步在人们心中埋下火种。

  这种思想的启蒙,虽然在几年之内可能不会有明显的效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能够生根发芽。

  同时,这超梦做出来了肯定也不赚钱,这不是一举两得、很完美吗?

  陈涉开始介绍这款超梦的细节。

  “这款超梦叫做《另一种可能》。”

  “它发生在一个没有时空活动、没有时空粒子的世界中。这个世界科技虽然不像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一样发达,但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我们要表现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各种人生活的细节。”

  李云汉若有所思:“所以,要用多主角?”

  陈涉点了点头:“没错,要有四个主角。一个乞丐,一个小商贩,一个街头混混,还有一个公司老板。”

  李云汉稍微有点震惊。

  四主角?

  这在体验型超梦中,可是相当少见的。

  体验型超梦的篇幅一般都不会太长,因为体验型超梦中观众不能自由活动,而且会承受比较强烈的情绪传输,所以大部分体验型超梦的篇幅,都控制在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最长也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在这样的篇幅中,要体现出故事的起承转合,主要角色一般不会超过两个。

  观众在两个角色之间反复横跳其实已经有点痛苦了,如何处理好观众切换角色时情绪的变化,这对超梦制作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四主角?

  观众在乞丐、小商贩、街头混混和老板之间疯狂横跳,还不得跳晕了?

  而且在有限的时间之内,四条线怎么去讲述、主次如何区分?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问题太多。

  李云汉终于憋不住了,举手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陈涉沉默了片刻,说道:“谁说我要在四个主角间疯狂横跳了?谁说观众不能做出任何选择了?”

  李云汉愣了一下:“陈总不是您说的要做体验型超梦吗?”

  陈涉点了点头:“确实是要做体验型超梦,但是谁规定了体验型超梦就一定要按照传统的方式来做?”

  看着李云汉稍显懵逼的表情,陈涉不由得心中得意。

  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

  我按照传统的方式来拍摄体验型超梦,那不是正好撞上了你的强项吗?

  到时候你咔咔一顿指导,再通过自己的人际关系拉来几个超梦明星,那不还是要出事吗?

  所以陈涉打定主意,就得用一种李云汉不理解、也没怎么见过的方式来拍摄这次的体验型超梦!

  他稍微顿了顿,解释道:“对于《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我想尝试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

  “虽然观众并不能直接去扮演其中的角色,但却可以通过一些固定的选项,对角色行为做出选择。换言之,在一些关键节点上,他们可以自由选择角色的行动。”

  “此外,切换角色视角并不是我们提前规划好的,而是让玩家自由切换。”

  “此外,这款超梦也不用第一人称视角,而是用旁观者的第三人称视角。”

  李云汉更迷茫了:“陈总,这能行?这似乎跟体验型超梦的一些基础理念完全违背了啊!”

  体验型超梦的最大优势在于情绪的传递,如同穿越一般以第一人称视角体验全过程,能够给观众带来最大程度的感官刺激。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同样是跑酷,第一人称视角就比第三人称视角要刺激得多,同样是恐怖游戏,第一人称视角也比第三人称视角要更吓人。

  所以,体验型超梦基本上都是第一人称视角的。

  而且,将选择角色的自由完全交代观众的手上,这也有点不合理。

  因为在传统超梦制作人看来,这显然是一种偷懒。因为什么时候切情绪、什么时候切角色,这肯定是要仔细考虑的,是制作人的工作。

  比如,某个体验型超梦是双线叙事的,分别讲述两个主角的行为,那么两条故事线在哪几个地方交汇,如何切换视角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可以说这是一门学问。

  很多金牌制作人都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去研究。

  现在将选择角色的自由完全交到观众手上,怎么保证每个观众都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去切换角色呢?

  如果观众不能切得恰到好处,整个超梦的叙事结构不是全乱了吗?肯定会对观众的体验和口碑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种做法,等于是抛弃了体验型超梦的固有模式,必然会产生完全无法预料的结果。

  陈涉不由得有点吃惊。

  咦?这个李云汉还挺难忽悠的啊?我带着的诅咒学者的光环,怕不是个假的?

  看起来这个光环也并不是万能的,对方潜意识里越是抵触,光环的效果就越是会被削弱。所以这时候还得靠自己的大忽悠之术去补充一下。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能量波动等级提升以后,这个光环效果是不是也会升级。

  陈涉虽然并没有准备得特别充分,但他现在完全可以凭借着光速的思维模式现想。

  反正在脑海中把方方面面的情况全都考虑一遍,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忽悠方式之后,现实中也才过去了短短一瞬而已。

  这时候说出来,还是可以给对方一种“陈总早就考虑好了这个问题”的感觉。

  “超梦的设计本来就没有一定之规,创新就意味着要颠覆传统。”

  “《另一种可能》所表现的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我需要一个动态的世界,而不是一个静止的世界。”

  “也就是说,这四个主角都会按照既定的路线行动,如果玩家没有干涉他们,那他们就会走上既定的命运。但如果玩家指挥这四个主角其中的任何一位去做出某个决定,那么就会产生蝴蝶效应,影响到其他主角的行动路线,由此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所以,《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能够做出很多种不同的结局。”

  “之所以用第三人称方式,也是为了降低这种频繁切换角色所产生的不适感。”

  “超梦的形式,终究也是为内容服务的。有时候为了内容的表达,牺牲一些形式,打破一些常规,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这次陈涉的大忽悠之术终于发挥了作用,配上诅咒学者的特殊光环,让李云汉微微点头,认同了这种观点。

  确实,不颠覆传统,哪来的创新呢?

  如果《余烬将熄》严格遵守动作类超梦负面情绪一般不超过5%的传统,那又怎么会有如此颠覆性的成功呢?

  李云汉又问道:“那……陈总,这款超梦具体是要表达什么内涵呢?”

  有句话他没好意思直接说,就是:“这超梦听起来似乎也没啥意思啊?”

  虽然理论上来说是换了一个世界观,但换了之后又能如何?

  或许是怀念一下时空粒子出现之前的那种田园时代?表现一下没有时空粒子存在的世界有多么美好?

  可是,主角里边明明还有一个乞丐,这不是跟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区别吗?

  但是李云汉隐约觉得,这种似是而非的差异,才是陈涉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他也没提出更多质疑,而是认真思考这个超梦背后的深意。

  林鹿溪弱弱地举手问道:“陈总,那这超梦就得需要四个演员了吧?”

  一提到超梦演员,李云汉瞬间来劲了。

  他一拍胸脯,说道:“四个超梦演员又如何?我认识的超梦演员多了!”

  “虽说长夜娱乐集团的那些超梦明星不太好办,很难请来,但以我的名气和人脉,请来四个有潜力的年轻超梦演员,或者二线演员,不成问题!”

  “陈总您放心,演员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在别的方面不敢自夸,但选角这方面还是绝对靠得住的!”

  李云汉表现出了相当高的热情。

  原因很简单,他毕竟是初来乍到,虽然是新超梦,但超梦只要的制作工作肯定还是由林鹿溪来完成的。

  那他能做什么呢?

  选角这个事情,林鹿溪看起来就不太擅长,所以李云汉就自告奋勇了。

  陈涉赶忙一抬手打断他:“不必!”

  “关于这次超梦的人选,我已经完全考虑好了。”

  “让夏立荣来演乞丐,让吴一粟来演小商贩,让曾海龙来演小混混,公司老板我亲自来。”

  “我知道你人缘不错,认识很多超梦演员的朋友。但我觉得,还是本色出演,更好一些。”

  李云汉找的,哪怕是二线演员或者年轻的演员,肯定也是很有名气的。

  陈涉丝毫不怀疑,李云汉必然会找出一个强大的演员阵容,给《另一种可能》带来不必要的热度。

  但这显然不是陈涉的目标,陈涉需要的是潜移默化,是回味绵长,而不是一上来就爆火,引发过多没必要的关注。

  最好是这款超梦发售之后无人问津,等到十年以后才被人翻出来奉为神作,那才是完美状态。

  所以,演员这个事当然也含糊不得。

  让这几个人本色出演,一方面可以达到陈涉所要的效果,表达出种种复杂的情绪,另一方面也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初期热度。

  到时候观众一看演员表,脑子里全是问号,这都是谁啊?

  这样一来,自己的目标基本上也就能顺利达成了。

  李云汉持续震惊。

  果然不愧是陈总,全员本色出演这种事情是怎么想出来的?

  只是,超梦演员毕竟还是有门槛的,包括动作、表情、情绪的传递等等,都是经过了专门训练的。找普通人本色出演,虽然更能把握角色,但表演出来的效果如何,这可说不好。

  但事已至此,李云汉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本着好好看、好好学的心态,期待着《另一种可能》这款新超梦的正式开发。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