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51章 四位超梦演员本色出演

第51章 四位超梦演员本色出演

  4月17日,周四。

  陈涉带着张思睿、刘云汉和林鹿溪来到隶山科技的新工厂,准备带他们一起考察一下超梦演员。

  前两天陈涉已经把《另一种可能》的大致剧本给讲述了一遍,也通过许多详细的原画,想这两位制作人展示了《另一种可能》中那个世界的全貌。

  李云汉和林鹿溪对那个世界的感觉,就跟陈涉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差不多。

  第一感觉,是有点不伦不类,因为两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有共通之处,但仔细研究之后又会发现细节上有许多的不同。

  但深入研究之后,又会觉得很多看似奇怪的地方,背后都有深层的原因。

  其实李云汉本来对这个世界观不太感兴趣。

  一个没有超能力量、科技发展也很一般的世界,哪怕做到超梦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但是在详细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相关设定以及四个角色的命运之后,李云汉对这款超梦的看法发生了一些变化。

  虽然对这个虚构中的世界还有很多的疑问,但他能够感觉出来,这个世界的完成度相当之高,而且内部的各种明面上的规则、暗地里的规则都非常丰富,深挖起来,简直是回味无穷!

  这足以体现出陈总在世界观架构方面的强大能力。

  如果说之前《余烬将熄》那个世界观还非常简陋,更多的是充满某种象征意义的话,那么《另一种可能》里的世界观,就用大量的细节堆砌出一种极度真实的场景。

  甚至李云汉都有点忍不住地幻想,如果自己能穿越到那个世界里去,自己拿到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剧本呢?

  也许是一位天才的游戏制作人?或者是一名专门以解读游戏为生的视频作者?

  当然,在知道了剧本之后,李云汉对《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的设计意图也有了自己的解读。

  但这种解读显然缺了很多细节的支撑,也非常不成熟。

  所以,李云汉还是决定等超梦真正制作出来了之后,再去认真挖掘这其中蕴藏的内涵。

  超梦的初期开发工作,陈涉就全都交给李云汉、林鹿溪和超梦研发部的其他员工了。

  陈涉也没想到,李云汉来了之后,还真的帮上了忙。

  因为《另一种可能》实际上是把陈涉记忆中的现实世界取了一个剪影,搬了过来。虽然陈涉能考虑到很多细节,也能针对里面的任何一个情节给出解释,但整个世界观的设定实在太多也太细,陈涉自己一个人还真有点忙不过来。

  而林鹿溪……她其实更接近于工具人,明确的工作她能执行得很好,但如果让她做这么大量的设计,稍微有点强人所难。

  正好,李云汉的到来解决了这个问题。

  陈涉只要将整个世界观的基本规则和一些细节告诉李云汉,李云汉就会尝试着自己补全。

  如此一来,陈涉就不需要自己去把所有细节全都列出来,只要等李云汉做好之后,再找到不合适的地方让他修改就可以了。

  陈涉自己的工作量就大大减轻了。

  如果陈涉的工作只有制作超梦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对新超梦也像《余烬将熄》那样亲力亲为,把各种细节都交代清楚。可问题在于,陈涉现在手头的事情变多了,超梦的优先级只能往后放。

  今天陈涉带着李云汉跟林鹿溪过来,就是想跟自己选中的几位演员见个面,考察一下。

  先来工厂这边看看夏立荣和曾海龙,然后再去体验店那边见一见吴一粟。

  商务车在工厂门口停下了。

  这家新工厂距离陈氏财团的总部有一小段距离,里面基本上都是之前抓来或者自愿前来打工的小混混。

  赵震那边会制定订单计划,把一定的份额分配给新工厂,而夏立荣就跟曾海龙一起组织大家进行生产。

  生产的都是隶山科技集团的新产品:镣铐手环和超梦游戏舱。

  夏立荣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到陈涉等三人下车,赶忙迎了上来。

  “陈总,这边请。”

  在聊超梦的事情之前,陈涉还是打算先看一下这家新工厂。

  在宽敞明亮的厂房中,一台台MK-6型制造机排列得整整齐齐,一条条传送带将这些制造机给串联起来,运送原材料、产出成品。

  制造机的造型比较特别,四四方方的,四周有几个接到传送带上的自动分拣器。将生产图纸输入到制造机里面之后,分拣器就会自动分拣传送带上的原材料,而后交由制造机制造。

  这些制造机的尺寸是固定的,在尺寸内的组装、切割等功能都不在话下,但如果超出了制造机的尺寸,很多工作还是只能由人工来完成。

  生产线是根据产品的图纸,用制造机、传送带和分拣器等设备搭建出来的,根据生产产品的不同,搭建出来的生产线自然也会有所区别。

  两条生产线分别生产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生产完的成品经由传送带运送到旁边的仓库中。

  之后只要等芯片和通讯模块就位了,装好之后,再经过质检,就可以拿出去卖了。

  制造机承担了大多数的加工工作,而制造机无法胜任的工作则是由工人们负责。

  只见曾海龙正在来回巡视整条生产线,发现哪里的制造卡壳了,就立刻指挥工人们去解决,保证生产线始终都能以比较快的工作效率进行生产。

  陈涉看到了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成品,不由得微微一笑,非常满意。

  跟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想来销路应该是太好不到哪去。

  李云汉在看到新产品的造型之后也有点没控制住表情,毕竟新产品的设计方案是在他来隶山科技之前就已经定下来的。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非常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既节省了陈涉忽悠他的时间,也避免了自己再被忽悠一次的命运。

  曾海龙小跑着过来,对陈涉说道:“报告陈总,生产线一切正常!”

  陈涉不由得感慨,看来曾海龙对自己这个新身份还适应得挺好的,就离谱。

  谁能想到一个月前还在大街上拿着砍刀砍人的小混混,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变成了隶山科技集团的优秀员工呢?

  所以说命运的安排,就是这么的无常。

  但其他的那些小混混,就不一定有曾海龙这种觉悟了。毕竟有些小混混是被抓到这里、强制劳动改造的。

  陈涉对曾海龙和夏立荣说道:“跟我在厂房里转一转,我跟你们说一下新超梦的事。”

  “我已经决定了,由你们两个担任隶山科技新超梦的演员。你们一个演乞丐,一个演小混混,怎么样?”

  曾海龙和夏立荣都愣了一下,随即异口同声地说道:“啊?”

  显然,陈涉的这个突如其来的神展开,让他来都懵了。

  “我们两个?超梦演员?陈总,您没开玩笑吧?”曾海龙满脸的不可思议。

  跟在旁边的李云汉对他们的反应并不意外,因为刚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李云汉也是这么反应的。

  曾海龙和夏立荣的震惊是有原因的,在旧土上,想要成为超梦演员那可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成为超梦演员的渠道虽多,但每一条渠道都看成是千军万马挤过独木桥。

  在超梦这种娱乐形式刚刚出现的时候,超梦演员都是从传统的演员中选取的。不仅是演技精湛,还得情绪丰富、便于采集,所有条件都满足之后,才能被选为超梦演员。

  那时候选取超梦演员的标准相当严苛,连很多传统的明星都因为情感波动不够、采集不到而落选,更别说普通人了,压根连去试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后来随着整个超梦产业的不断变化发展,事情也在发生变化。

  以长夜娱乐集团为首的一些超梦公司开始意识到超梦明星的话语权过大、片酬过高会难以控制,所以在压制制作人的同时,对超梦明星压制得更狠。

  在超梦产业激烈竞争的时期,好的制作人和超梦明星都是几方巴结的对象,而在长夜娱乐集团逐渐达成大一统的目标之后,就得考虑如何卸磨杀驴了。

  长夜娱乐集团给出的方案是,越来越多地把资源倾斜给一些能力不那么出众的超梦演员,通过种种方式,硬捧起来。

  就连最难解决的情绪传输方式,都有办法解决。

  要么就是采集别人的情绪,对外宣传说是这个超梦明星亲自表演的;要么是通过对情绪的强化、编辑、各种情绪混合,让这位超梦明星原本表达的单薄情绪变得复杂化。

  前者有点像是找替身,而后者则有点像是调音。

  于是,一批实力不太强的超梦明星出现了,他们没什么真才实学,很大程度上是靠长夜娱乐集团包装出来的,当然也不敢有任何反抗。

  而即使是这样的工具人,也不是谁都能当的,还是有一套潜规则在里边。对普通人来说,哪怕是当工具人这种事,也是没有门路的。

  再到后来,随着超梦产业的进一步发展,一些平民的超梦明星出现了。

  对于长夜娱乐集团为什么开始启用平民的超梦明星,众说纷纭,但总体而言不外乎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各种自媒体和直播产业开始孕育出越来越多的网红,捧这些网红做超梦明星本来就有利可图;第二个是这个渠道让普通人看到了成为超梦明星的希望,客观上也让包括超梦在内的所有娱乐产业获得了更多的热度。

  很多人不惜自残,或者做出一些非常极端的行为,就是为了火,为了能够被长夜娱乐集团看中,成为新的超梦明星。

  天际网络集团的直播甚至允许主播向观众有限度地传输自己的情绪,更是助长了这种现象。

  但即便如此,真正能圆梦、成为超梦演员的网红,也是极少数。

  所以,在旧土上的大多数人眼中,超梦演员都代表着一个非常遥远、非常难以到达的职业,不仅需要大量的资源积累,还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

  曾海龙和夏立荣之前都是妥妥的社会最底层,他们或许曾经有过做一个超梦演员的幻想,但他们看一看现实就会知道,这确实也只能是幻想了。

  从各方面来看都压根不可能啊?

  结果没想到,超梦制作人陈老板竟然主动邀请他们参演超梦?

  所以,这俩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诧异,以为陈涉在跟他们开玩笑。

  陈涉看了看他们,说道:“我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确实是想让你们来参演我的新超梦,而且是做主角。”

  “我的新超梦有四个主角,分别是乞丐、小混混、小商贩和公司老板。你们两个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试试。超梦演员本身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工作,《余烬将熄》也是我第一次做超梦演员,我觉得没什么难度。”

  “更何况你们都是本色出演。”

  “这个人,以后多关注一下,盯紧他。”

  陈涉的最后一句,是指着生产线上的一个工人说的。

  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陈涉已经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了。

  而后,他又一边给夏立荣和曾海龙做思想工作,告诉他们超梦拍摄的一些具体事项,一边指着生产线上的工人,挑出了一个“重点关注名单”。

  原因很简单,这些人在他眼中呈现出淡淡的橘红色,说明他们对陈涉有警惕或者有敌意!

  如果是无辜路人的话,陈涉其实看不到这种颜色,但这些人既然已经加入了隶山科技、成为了生产线上的工人,就等于跟陈涉建立了联系。

  当明显的敌意产生时,就会发生颜色上的变化。

  陈涉也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对自己有敌意。他们可能是丛林帮那些被抓起来强制劳动的小混混,人家只想拿刀砍人不想进厂拧螺丝,所以对自己抱有敌意;也有可能是跟其他大财阀有关联,有刺探敌情的目的。

  但陈涉没法甄别具体是什么原因,也没法一一验证,所以只好全都加入重点关注目标。

  走了一圈下来,一共有十几个人。

  曾海龙立刻将这十几个人全都调集到一起,又安排信得过的人将他们给牢牢地盯住。这样一来,倒也不至于对两个产品的生产线有过于严重的影响。

  曾海龙也有些纳闷,陈老板怎么会看出这些人有问题呢?

  但转念一想,陈老板这么变态的人,干出什么事都不奇怪,说不定早就找人暗中调查过这些人的底细了。

  陈涉说道:“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么个事情。如果你们两个愿意呢,那这两个角色就定了。”

  “你们不用担心不会演的问题,到时候让李云汉手把手地教你们。”

  陈涉看了看李云汉:“没问题吧?”

  李云汉嘴角微微抽动:“没,没问题陈总。”

  他心想,我作为制作人虽然经常指导演员的演技,但以前指导的那都是正儿八经的超梦演员啊,都是我自己精挑细选挑出来的!

  俩纯素人让我指导演技?陈总你怕不是在为难我,净给我出难题。

  但李云汉也没说什么,他选择相信陈涉的决定,也相信自己当制作人的实力。

  眼瞅着代工厂这边的事情解决了,陈涉一招手:“走,去体验店。”

  ……

  “咦,这不是李云汉吗?”

  “卧槽,金牌制作人怎么来黎明市了!”

  “大佬,请给我签个名!”

  陈涉跟李云汉刚走进体验店,就看到一群人围了上来。只不过大家的目标并不是陈涉,而是李云汉。

  李云汉显然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了,一边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一边说道:“大家不要挤,也不要急,签名人人有份。大家自觉一点,维持秩序啊。”

  宛如一个带明星。

  这其实挺正常的,就像陈涉前世的许多名导演在电影院里开首映式,肯定也是一大堆人围上去请求签名的。

  李云汉作为金牌制作人本来就很有名气,在这些制作人里又是颜值最能打的,当然有很多粉丝。

  陈涉不由得很是无语。

  可恶,被他给装到了!

  林鹿溪那边,也有不少人请求签名,毕竟那次专访之后,大家都知道她才是《余烬将熄》的制作人。

  陈涉四下打量,看到了嵇永康,却没看到他的好兄弟苏知用。

  自从认定了陈涉是超现实流派的隐世艺术家之后,这群艺术学院的学生就隔三差五地往这边跑。苏知用跟嵇永康两个人更是恨不得直接住在体验店里,每次来都能看到。

  但是今天只有嵇永康来了,苏知用没来,还挺奇怪的。

  陈涉问道:“苏知用呢?他今天怎么没来?”

  嵇永康有些惊喜,没想到大师主动跟自己说话了,赶忙解释道:“他被扣在家里了,不能出门。”

  陈涉愣了一下:“扣在家里了?”

  嵇永康点点头:“我听他说,好像是他姐姐认为最近黎明市有点危险,所以近一个月严禁他出门。他严正抗议一番之后,未果,所以没法前来了。”

  陈涉若有所思,但也没说什么,让张思睿把吴一粟请过来,跟他说做超梦演员的事。

  吴一粟刚开始的态度也跟曾海龙和夏立荣差不多,都是觉得做超梦演员这种事情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本能地就想拒绝。

  但是在陈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述了这款超梦一旦发售之后将会给他以及他的酒吧带来许多好处之后,吴一粟动心了。

  对吴一粟来说,他能不能演超梦、能不能火,这都无所谓。

  但是如果能借着这个超梦,把自己的酒吧带火了,让现在的生意更上一层楼,那肯定是挤破了头也得来拍啊!

  跟吴一粟也谈妥了出演超梦的事情之后,《另一种可能》的四位主演,就算是全都搞定了。

  吴一粟临走之前说道:“陈老板,有个事情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托你的福,我的酒吧最近越来越红火了,这段时间我不仅把原本的店铺扩建了,还开起来了五六家分店,生意蒸蒸日上。所以我就琢磨着……是不是想办法,谋一个黎明市的二级议员的身份。”

  “陈老板如果你也感兴趣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到时候真的进了黎明市的议会,我们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陈涉直呼好家伙,没想到吴一粟这边的开分店速度竟然比自己还快。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陈涉这边新开的体验店要按照目前的高级别安保措施全都来一遍,开起来比较麻烦。

  而吴一粟那边就简单多了,正常开分店就可以。

  其实吴一粟的调酒技术本来就很好,还很擅长推陈出新、研发一些新口味,原本就不缺技术,只缺热度。

  在陈涉给他出了个点子,把他的酒吧打造成网红酒吧之后,吴一粟又蹭上了《余烬将熄》爆火的风口,酒吧的热度暴涨,自然而然地就开始琢磨开分店的事了。

  吴一粟确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不仅体现在酒吧的经营上面,也体现在他的长远规划上。

  如果是一般的小商贩,很可能在酒吧刚刚火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满足了。毕竟以酒吧的盈利来说,只要攒攒钱,就已经足够他在黎明市买一间中高端的公寓、过上很舒适的生活了。

  但吴一粟却完全没有这种打算,一边谋划着开分店,一边盯上了二级议员的身份。

  黎明市的议会是个非常庞大的体系,一共分成三个级别:最高级的是首席议员,基本上都是由一些大财阀的实权人物或者政治家族的核心继承人担任,不到十人;次一级的是一级议员,也算是比较有实权的议员,在黎明市内有着一定的能量,不到一百人;最普通的是三级议员,数量最多,足有四五百人。

  不过,即使是没什么实际能量的二级议员,也总算是混入了这个圈子,能够获得一定的人脉,有很多好处。

  对于吴一粟而言,他很清楚自己光会做生意是没用的,不进入这个议员的圈子,他随时都有可能会翻车,一夜归零。

  想要成为二级议员倒是也不难,只要舍得掏钱,参与银星建设计划,为这个计划捐款、捐物,达到一定数额之后就可以获得这个身份。

  当然,具体捐多少取决于当年的情况,卷的厉害就要多捐,卷的不那么厉害就可以捡个漏。

  不过总体而言,大致呈现出一年比一年更卷的状态。

  在陈涉看来,这简直就是公开的卖官鬻爵,毕竟二级议员虽然是个没有任何实权的身份,但它是一块敲门砖。没有这块敲门砖压根连黎明市议会的门都进不去,后边的一概免谈。

  陈涉摇了摇头:“算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何止是不感兴趣,简直就是不敢感兴趣啊!

  明明就是个反贼头子,还跟另外一个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脑子里还住了一个能毁灭世界的定时炸弹。

  都已经这样了,还要主动混入黎明市议会?还要跟那些议员、大财阀的高层打交道?

  这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吧?

  陈涉当然要拒绝了,他现在就只想在公司和体验店之间过两点一线的生活,苟住让钟摆别乱晃就行了,其他的,那都是浮云。

  吴一粟稍感失望,毕竟他也想拉着陈涉这个熟人一起进黎明市议会,到时候彼此互相照应一下。现在陈涉不去,他进去之后多半是两眼一抹黑,很难跟这些人攀上关系。

  但人各有志,吴一粟也不好多说什么,谈好了超梦拍摄的一些细节之后,就继续回去忙酒吧的事情了。

  ……

  与此同时,体验店外。

  吴一粟离开体验店回到酒吧的这一幕,清楚地显示在屏幕上。

  藤堂裕贵正在藤堂集团黎明市的分公司中,盯着隶山科技体验店门口的情况。

  他看向身旁的幕僚:“杰罗拉莫帮的人,都准备好了吗?”

  幕僚点了点头:“都已经埋伏在附近的街区,只要您一声令下,就立刻能够动手。”

  藤堂裕贵点了点头:“告诉他们,等林鹿溪的车离开体验店之后一段时间,只要陈涉的那个神枪手保镖没跟他们在一起,就按照原定计划动手。”

  “林鹿溪和李云汉这两个超梦制作人一定不能受伤,要‘请’到我们野外的基地。至于体验店,只需要想办法挑起争端、砸了店就撤,不要节外生枝。”

  “明白了吗?”

  幕僚点了点头:“都交代清楚了。”

  藤堂裕贵稍微放下心来,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用我们自己的人太过明显,我也不会找上杰罗拉莫帮的这些人。”

  “他们在帮派中虽然算是装备精良,但业务能力实在不怎么样。”

  “不过用这些人也有好处。不是自己的人,真出问题了就铲除掉,也不用太心疼。”

  按照《企业特别法》的规定,藤堂集团作为一家巨头公司,不能公然对隶山科技出手。这是一条旧土上不容碰触的红线,如果公然违反,就要被银星联邦给重拳出击了。

  但背后搞一些小动作,只要不留下实证,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在针对隶山科技这一点上,长夜娱乐集团跟藤堂集团达成了一致。

  长夜娱乐集团要的是隶山科技垮掉,如果可以的话,将李云汉也秘密地抓住,押送回去。

  按照这个世界的法律,李云汉留下辞职信以后就来去自由,已经跟长夜娱乐集团没了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长夜娱乐集团就会因此而放过他。

  李云汉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离开时才神不知鬼不觉,直到离开长夜娱乐集团总部之前,才在帽檐的遮掩下对着摄像头挥手作别。

  而长夜娱乐集团要把李云汉绑回去,有很多种目的:一方面是削弱隶山科技,另一方面是杀鸡儆猴,还有就是想办法从李云汉身上拿到《余烬将熄》这款超梦的秘密。

  而藤堂集团也乐得见到隶山科技和背后的陈氏财团垮掉,如此一来,就干掉了一个在代工方面的对手,并且绑走林鹿溪,也能让她给自家的超梦业务打黑工。

  其实藤堂集团已经尝试着挖过林鹿溪,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已经被拉黑了。

  藤堂裕贵认识到,林鹿溪确实对陈涉忠心耿耿,挖恐怕是挖不来的。

  既然如此,不如就“顺便”一下。

  反正都是要下黑手,不如下手狠一点,为己方攫取最大的利益。

  虽然林鹿溪应该是一个很有主见的设计师,在黎明市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一宗计划周密、不留下任何线索的绑架案,又有谁能查到藤堂集团的头上呢?

  DCPD?他们不敢查到藤堂集团的头上。

  而陈氏财团就算查到一点点蛛丝马迹,难不成他们敢对藤堂集团宣战、直接硬闯藤堂集团能在野外的基地?

  如果陈氏财团真敢那么干,反而是正中藤堂裕贵的下怀。因为陈氏财团如果主动动手,就不再受到《企业特别法》的保护了,藤堂集团随时可以把他们给灭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不知道杰罗拉莫帮的人,是否靠谱。

  其实藤堂集团也养着自己的帮派,就是为了打这种擦边球。

  事实上在整个黎明市里面,有大约六七个大型帮派背后都是有大财阀支持的。

  像鲨鱼帮和丛林帮这样菜鸡互啄的情况,也就只存在于这种比较偏僻的街区了。

  因为没有太多的油水,那些大的帮派也控制不过来,大帮派之间也需要一些小帮派作为缓冲地带或者后备队,所以才让这些小帮派在夹缝中获得了一些生存空间。

  藤堂集团养着的帮派是“刀川组”,他们的特征是全身纹身,非常偏爱武士刀,用到枪械的情况比较少。

  别看刀川组用冷兵器很多,但战斗力却一点都不弱。因为他们几乎全员都有藤堂集团支援的基因药剂和机械义肢,所以在战斗力方面甚至强于DCPD的普通警员。

  本来刀川组是最适合执行这个任务的,但问题在于,是人都知道刀川组是藤堂集团养的狗,这一动手,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所以,藤堂裕贵考虑之后,找上了另一个黎明市内实力顶尖的帮派,杰罗拉莫帮。

  相比于刀川组,杰罗拉莫帮的画风就显得完全不同了。

  他们全员都以漂亮的正装礼服作为帮派的制服,看起来很有范。他们不像刀川组那样对冷兵器有着比较固执的偏爱,打急眼了掏枪或者掏重武器的情况也不少见。

  而这一点,让藤堂裕贵很不满意。

  藤堂裕贵认为,这些帮派干的是帮派的活,跟企业军要有明显的区分。帮派是要在暴力不升级的情况下把事情办妥,冷兵器才是最佳的选择。

  如果动用太多的枪械甚至大型武器,把事情闹大了,会很难收拾。

  所以,藤堂裕贵一直觉得杰罗拉莫帮虽然造型很装逼,但业务能力实在不怎么样,有点不可控。

  而这次藤堂裕贵之所以最终还是找上了杰罗拉莫帮,一方面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做了周密的计划,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即使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杰罗拉莫帮也是不错的替死鬼。

  这次杰罗拉莫帮执行任务的人,分成了两队。

  大约有三四十个杰罗拉莫帮的成员埋伏在隶山科技的超梦体验店周围,伺机而动,找准机会打砸体验店,尽可能地影响体验店的生意。

  藤堂裕贵没指望着这些人能打赢,毕竟他知道,陈氏财团里边应该有高手。

  但只要冲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陈涉应该也不至于痛下杀手,把这些小混混全都宰了。毕竟这种惨烈的血腥场面真出现了,同样会影响体验店的生意。

  这些人的主要目标,其实是分散注意力,同时也尽可能探一下虚实。

  因为杰罗拉莫帮里的强者不少,陈涉身边的强者不出手的话,光靠店里的那几个店员,多半也搞不定。

  而另外一边,杰罗拉莫帮则是会派出一名三级能量波动的篡改者和一名四级能量波动的精神念师去劫持李云汉和林鹿溪的车辆。

  按照长夜娱乐集团提供的情报,李云汉应该是三级能量波动,用冷兵器战斗,在超梦制作人里算是战斗力很强的了,而林鹿溪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

  杰罗拉莫帮派出的这两个人,篡改者可以直接黑进他们的载具,而精神念师则是可以通过精神攻击和近身战斗让两人快速丧失意识,整个绑架的过程应该短短两三分钟就可以快速完成。

  为了万无一失,藤堂集团还会派出一名四级能量波动的苦行者,如果出现意外情况,这名苦行者也可以加入战斗。

  一旦行动完成,杰罗拉莫帮的人就会撤退。

  就算陈氏财团抓住了几个小混混也没用,因为这些小混混压根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包括执行劫持任务的篡改者和精神念师在内的杰罗拉莫帮的关键人物,藤堂裕贵当然会立刻将他们藏起来,让陈氏财团无法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即使怀疑,也不能拿藤堂集团怎么样。

  在藤堂裕贵看来,整个过程中唯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在于体验店。

  按理说,陈涉在对付这些小混混的时候,应该也会有所收敛,不至于下太重的手,让局面难以收拾,而杰罗拉莫帮的人在脑子正常的情况下,也不会做得太过火。

  万一双方有一边上头了,造成冲突升级,那就有点难以收场。

  但藤堂裕贵也不担心,因为即使出现这种意外情况,受损失的也是杰罗拉莫帮,藤堂集团不太可能被牵扯进去。

  现在,他静静等待着李云汉和林鹿溪的车离开体验店,同时期待着陈涉和张思睿没有同行。

  如果陈涉和张思睿也在,情况就变得有些麻烦,只能终止行动,等待下一次机会。

  藤堂裕贵觉得,按照自己精妙的布局,这次的行动就算有一些计划外的变故,应该也不会影响大局。

  ……

  体验店内,李云汉和林鹿溪正在跟玩家聊天,了解玩家们对隶山科技的两款超梦的反馈。

  好不容易来一趟体验店,当然是要收集一些玩家反馈、带一些体验店的数据回去。

  而陈涉和张思睿,则是在会客室里,再次见到了时空骑士团的祭司格兰瑟姆。

  格兰瑟姆再度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体验店,但陈涉立刻就发现了他们。

  张思睿是因为之前见过,所以认了出来,而李云汉则是压根不知道这个看起来相貌平平的人,实际上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时空骑士团的这些人似乎都有一种能力,能够把自己隐藏得很好。

  “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这是我准备的一点薄礼,还请收下。”

  进入会客室之后,格兰瑟姆再度拿出三个单位的时空粒子,放在桌上。

  陈涉不由得暗自感慨,时空骑士团还真是狗大户,天天送礼。

  只是这次,格兰瑟姆继续说道:“陈先生,有一件事,我想征询一下您的意见。”

  陈涉不动声色:“你说。”

  很显然,格兰瑟姆也在一点一点地加强陈涉跟时空骑士团的联系,从介绍时空骑士团的使命,再到现在询问陈涉对一些事情的具体看法,都是在尝试着跟陈涉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争取某天能把陈涉给发展成为时空骑士团的一员。

  格兰瑟姆问道:“我们分部的下一次行动,需要两千个单位的时空粒子。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收集到了七百多个单位的时空粒子。不知道陈先生对此,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沉默了片刻之后,陈涉直呼好家伙。

  怎么个意思,你是想让我给你草船借箭吗?

  两千个单位的时空粒子,这特么是多么庞大的一笔钱,你让我给你出主意搞来?

  除了直接抢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想当初张思睿劫了藤堂集团的一个车队,才抢到了十个单位的时空粒子而已,因为这玩意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就算有也早都投入使用了,哪会囤那么多?

  上千个单位的时空粒子,怕不是得直接抢这些大财阀在野外的基地才能抢到了。

  等等,这未尝不是个办法啊!

  陈涉突然想到,他之前不就一直在想应该如何让时空骑士团跟藤堂集团或者冰原防务集团打起来么?

  毕竟时空骑士团跟大财阀都对陈涉构成威胁,如果他们能拼得两败俱伤,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陈涉之前一直没开口,就是因为觉得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纯靠诅咒学者的忽悠能力也不太靠谱啊。

  现在,格兰瑟姆自己送上门来一个机会。

  但是,想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肯定是不太容易的,因为陈涉必须真正理解时空骑士团的行事风格,才能对上格兰瑟姆的频道。

  这还是挺难的,但好在,陈涉有参考答案。

  自己脑子里不就住着时空骑士团的主祭吗?只要好好想想艾普西隆是个什么风格,就可以了。

  他努力脑补,自己如果是艾普西隆,会如何跟这些时空骑士团的人对话呢?

  绝对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整个黎明市,有这么多时空粒子的地方并不多。至于具体哪里有,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陈涉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光环效果开到了最大,艾普西隆似乎在这一刻灵魂附体!

  格兰瑟姆表情中出现了瞬间的恍惚,似乎他内心中潜藏的某种DNA被触动了。

  片刻之后,他缓过神来,意味深长地问道:“陈先生的意思是说……藤堂集团在黎明市外围基地的仓库?”

  “那里确实有很多时空粒子,但藤堂集团在那里也布置了很强大的武装力量。更何况,我们跟藤堂集团也有一些合作项目,这样撕破脸不太好。”

  陈涉心中表示呵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引导了一下。

  虽然格兰瑟姆找到了很多理由,但陈涉知道,他这个方向对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很有可能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于是,陈涉丝毫不怂,看着格兰瑟姆的双眼说道:“所以呢?”

  言外之意是,你该不会跟我说,时空骑士团做事,还需要顾忌这些影响吧?

  格兰瑟姆没说话,会客室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张思睿瞬间紧张了起来,他有点跟不上双方的脑回路,想着,什么情况?该不会是突然谈崩了吧?

  陈总也没说什么过火的话啊?

  张思睿也没法不紧张,时空骑士团的这些人做事本来就毫无道理,没法像正常人一样理解他们的脑回路,一言不合就翻脸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双方沉默片刻之后,格兰瑟姆突然露出了笑容。

  “陈先生说的很好,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感谢你,坚定了我的想法,也让我更加确定了,一定要再次邀请您加入时空骑士团。”

  “你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非常符合我们时空骑士团宗旨与行事风格的强者!”

  陈涉也默默地长出一口气。

  虽然还有点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确定了时空骑士团这群人的脑回路。

  总之,做出决定的时候只考虑完成目标,完全不考虑任何后果,就对了。

  只是格兰瑟姆又问道:“那么陈先生觉得,我们应该什么时候采取行动是最佳时机呢?”

  陈涉有点无语。

  什么时候采取行动是最佳时机……那我怎么知道?我也压根不知道你们的准备情况啊?

  但是陈涉转念一想,格兰瑟姆问自己似乎并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在进一步坚定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说,他多半已经做好了前期准备。

  想到这里,陈涉说道:“自然是越快越好,如果让我选的话,今天就不错。”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