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58章 阴间产品的阴间发布会(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58章 阴间产品的阴间发布会(求月票!求推荐票!)

  4月28日,周一晚上。

  陈涉再度躺入超梦游戏舱中,准备参加今天的时空广播。

  今天白天他去了一下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新产品发布会的场地,确认所有的布置都按照嵇永康的设计方案完成。

  对于这种非常阴间的效果陈涉还是比较满意的。

  除此之外,陈涉也简单地想了一下发布会上自己的台词,应该如何介绍这两款产品。

  其实内容并不是主要的难点,主要的难点在于如何让大家相信自己说的话都是认真的,同时又不让大家对这两款产品产生任何兴趣。

  既让大家觉得这款产品确实有那么一丁点艺术感,是精心设计过的造型;又要让大家觉得这种艺术形式对于人类而言还言之尚早。

  这其中的度稍微有一点点难以把握,不过陈涉觉得问题不大。

  当研发一款产品并不是为了赚钱的时候,超低的心理预期,会让人无所畏惧。

  关于时空广播具体什么时间进行,主要取决于广播者的想法,有些广播者的时间相对随意,只是会在广播之前发送一个通知,而有些广播者则会倾向于每周固定的时间。

  观棋先生显然属于后者。

  虽然也会有一些特殊情况,但大部分时间观棋先生都会将时空广播选择在周一的晚上。

  进入时空广播之后,陈涉很快就顺利找到了观棋先生所在的位置。

  台下的观众依旧不少,对于这一点陈涉还是比较意外的。

  因为以他的猜测,真理广播来来回回无非是一些老生常谈。怀念一下田园时代的美好,抨击一下大财阀,痛斥时空粒子和各种新科技给这个世界带来的苦难。

  这种东西听一两次还行,如果听多了很容易会腻吧?

  不过转念又一想,其实这就跟演讲有些类似,很多人的演讲阐述自己的思想其实来来回回,本质的东西都不变,只是形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不也每次都有大批粉丝愿意去听吗?

  当然,对于陈涉这种有一套自己独特看法的人来说,听这些广播顶多是走个过场,他主要是为了等广播结束后参加观棋先生的那个聊天室。

  过了没多久,高台上准时出现了观棋先生的身影。

  只不过让陈涉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观棋先生并没有再像之前一样讲那些老生常谈,而是以一种相当沉痛的情绪开始了今天的演说。

  “今天在开始演讲之前,我想向大家分享一个非常沉痛的消息,以及一个可能会影响所有人命运的消息。”

  “就在昨天,我的4名弟子在他们的住处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不仅是他们,许多在网上传播我的思想的人也全都失去了联系,我不得不做出最坏的预估。”

  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陈涉也愣了,因为上次参加时空广播的时候,观棋先生的4名弟子还好好的,他们还向观棋先生推荐《余烬将熄》这款超梦。

  虽然在聊天室中陈涉看到的只是黑色的虚影,但是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都是朝气蓬勃、怀有坚定梦想的年轻人。

  4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陈涉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是这个聊天室里面出现了内鬼,否则为什么观棋先生的4名弟子会在同一天突然死亡?

  肯定是被敌人掌握了他们的详细信息。

  不过观棋先生接下来说的一番话,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的这种怀疑。

  观棋先生仍旧沉浸在一种非常沉痛的情绪中:“对于这4个孩子的死亡,我难辞其咎。”

  “他们一直在散列空间上尽可能地传播我的思想和言论,我曾经劝过他们要注意安全,告诉他们散列空间即使经过加密的信息,也仍旧可能被一些高端黑客反向追踪。”

  “但他们说,很多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光是时空广播传播的范围太小了。他们愿意冒着这种风险,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其实早在上周我已经得到了警告,也劝说他们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尽早离开。但他们并没有听从。”

  “也许我的态度再坚定一点,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看得出来,4名弟子的死亡对于观棋先生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

  而这4名弟子的死亡并不是因为时空广播,而是因为他们在散列空间上拼命宣扬观棋先生的思想,结果被一些高级的黑客或者网络监察,找到了他们在现实中的位置信息。

  陈涉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危险性。

  虽然时空广播非常安全,但如果想要把某种思想广泛的传播出去,光靠时空广播又怎么够呢?

  时空广播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听得起的东西,光是收听就需要消耗很多时空粒子。而出得起这些时空粒子的,往往都是这个社会中的中上层人士,对于改变世界的愿望并不迫切。

  真正应该了解这些反抗思想的恰恰是这个社会中底层的人。

  所以为了更好地传播这些思想,观棋先生的4名弟子像战士一样冲锋在前,不断在散列空间上宣扬这些思想。

  这种行为,终有一天会招致可怕的报复。

  包括观棋先生的4名弟子在内的许多传播类似思想的人,都在现实中,在网络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甚至,这些消息都不会在网络上和新闻上出现。

  观棋先生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沉痛的情绪:“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不会被悲痛所击垮,我还要继续走下去,完成这些牺牲者们未尽的事业。”

  “在这里,我要向大家揭露残忍伤害我的4名弟子的幕后真凶!”

  “那就是藤堂集团!”

  “不仅如此,我还要揭露藤堂集团正在进行的一个十分危险、可能会危害所有人命运的邪恶计划,这个计划叫做奈落计划!”

  “他们正在研究通过算力突破人的思维与智能技术的隔阂,将人类的思维与虚拟世界完全打通。不仅可以上传人的思想,还可以将数据化的思想重新写入人的大脑中。”

  “一旦这个计划成功,迎接所有人的将会是更加悲惨的命运,到时候富人和穷人会变成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富人可以通过这项技术实现永生,并且掌握最先进的知识,获得最强大的力量。”

  “而穷人将会沦为猪狗,他们孱弱的身体和智慧将永远无法与那些真正的有钱人相抗衡。这个世界将会变成少数人的天堂和绝大多数人的炼狱。”

  “所以我在这里呼吁,请大家联合起来,不论用任何方式,都要阻止藤堂集团的可怕计划,千万不要让人类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

  时空广播结束之后,陈涉再度来到观棋先生的聊天室。

  只不过跟之前相比,聊天室内已经变得非常冷清。

  坐在观棋先生左手边的,只剩下了他的那位挚友,2号到5号的座位空着,让陈涉的心里也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这种突如其来的离别,哪怕是对于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来说,也有些让人伤感。

  毕竟陈涉知道,这4个年轻人应该也和反抗军一样,怀着崇高的理想作着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只是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残酷。

  对于观棋先生知道奈落计划这一点,陈涉并不会感到特别奇怪。

  毕竟陈涉能够知道,时空骑士团能够知道,肯定也有其他人能够知道。

  藤堂集团为了完成奈落计划,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时空粒子,还需要用到大量的算力,而各大财阀本来就在彼此之间安插着各种间谍和暗哨。藤堂集团想要完全保守这个秘密本来就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那些大财阀即使掌握了相关的情报也不会贸然出手,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盘算。

  也就只有像观棋先生这样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才会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大声疾呼,因为他才是真正关心人类命运的那个人。

  坐在观棋先生左手边的挚友1号说道:“观棋先生,你也要特别在意自己的安危。毕竟您在现实中跟4名弟子也有一定的联系,虽然这些联系很微弱,但那些大财阀养着的狗很有可能还是会闻着味道找到你。”

  “尤其是你今天,在时空广播直接把他们正在进行的奈落计划给捅了出来,他们肯定更是想要杀你而后快。”

  “我不敢派人过去保护你,我担心那样反而会引起藤堂集团的注意,给你带来更大的危险。”

  “实在不行你还是赶紧离开吧,换一个藤堂集团的势力不那么强的城市,避过了这次的风头再想其他办法。”

  “机票和假身份我可以为你准备。”

  陈涉看了看1号又看了看自己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6号,心想这游戏可真难,怎么看谁都像是内鬼。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1号似乎确实是观棋先生的挚友,而且一直在暗中保护他的安全,为他提供资金。

  两个人很有可能在现实中就见过,只不过1号可能身份特殊,很受关注,所以不能跟观棋先生走得太近,只能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问题在于,身边的朋友也不一定就绝对可靠,1号掌握的秘密最多,如果真的想要干掉观棋先生的话也最简单。

  至6号给人的感觉过于神秘,作为这个聊天室的第1位幸运听众,6号一直处于一种沉默寡言的状态,从来不参与话题的讨论。

  上次好不容易开了金口,发了言,结果一开口就是说最近要有大事发生,劝他们赶紧跑,到了这周就一语成谶。

  这个人的身份也相当可疑。

  不过陈涉转念一想,在其他三个人眼中恐怕自己的嫌疑最大,毕竟自己上周才刚来聊天室过了没几天,观棋先生的4名弟子就都出事儿了。

  要不是时空广播具有高度保密的神奇特性,陈涉现在估计已经被当做头号嫌疑犯给抓起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聊天室中的所有人都不是内鬼,单纯就是因为这4名弟子过于频繁地在网上发表言论,被藤堂集团顺着网线找到了。

  观棋先生稍微收拾了一下沉痛的心情,说道:“他们上周建议我玩的《余烬将熄》,我玩了一下。”

  “虽然我只能选择懦夫版,而且玩的很慢,不过也确实感受到这款超梦跟其他的超梦有所不同。”

  “可是我并没有感受到所谓的昂扬向上的斗争精神,只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不知道即将熄灭的余烬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燃烧起来,烧起一个新的黎明呢?”

  “在游戏中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的结局,而在现实中似乎就更不可能了……”

  听到这里,陈涉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确实啊,观棋先生,我做的这款超梦就是这个意思啊!

  但是此时他显然不能火上浇油了,只好安慰道:“观棋先生你也不必太过绝望。”

  “有句话叫做事在人为,如果能够真的将所有余烬的力量集中起来,未必就没有再造乾坤的可能。”

  “毕竟除了你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人在为着同样的目标,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不懈奋斗。”

  不过这句话似乎没有起到太好的安慰效果,陈涉不由得感慨:唉,果然我还是更适合忽悠别人。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1号说道:“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如何保证观棋先生的安全。我认为不能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说不定藤堂集团已经在着手搜寻观棋先生现实中的位置。”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6号开口了:“如果你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可以为你提供最后一个选择。”

  “这个选择不能说很好,但至少不会最差。”

  听到这里。另外的三人纷纷转头看向他。

  陈涉总觉得这个6号给自己一种非常琢磨不透的感觉,不由得猜想,他在现实中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权势和地位的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

  6号继续说道:“等到你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扔掉你身上所有能扔的东西。去黎明市隶山科技体验店附近的街区,随便找个垃圾堆去做流浪汉。”

  听到这话,陈涉差点被吓得一激灵。

  什么意思?怎么点名点到我头上了?

  难道这个6号在现实中跟自己有一定的关联?否则他为什么点名了要让观棋先生去自家体验店门口当乞丐?

  到底是觉得陈涉肯定会把观棋先生救下来,还是说他恰好在那一带也有一定的力量,可以将观棋先生保护起来?

  不过陈涉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因为他觉得在座的这些人包括6号应该也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此时如果反应过激,反而可能会暴露。

  如果观棋先生真的出现在那条街上,那么自己就不由分说地把他给救下来,送到荒野上去。

  反正隶山科技都是反抗军组成的,全都是一窝通缉犯,再多一个通缉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句话倒让陈涉对6号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

  难道他是吴一粟或者是李阿姨?如果是李阿姨的话,让观棋先生到那条街上装乞丐,再偷偷得就回自己的义体诊所似乎也说得通。

  但是陈涉又觉得不太像。

  尤其是有一个比较大的疑点,自己能够进入这个聊天室,是因为自己的通感能力比较强,有着一种特殊的时空联系。

  那么6号作为第1个幸运听众,是如何进入这个聊天室呢?他多半也有不错的通感能力。

  而李阿姨是精神念师。在机械和灵能这方面比较强,但同时也就意味着基本上和通感能力完全绝缘了。

  从这一点来说,反倒是时空骑士团的那个祭司格兰瑟姆更加符合一点。

  陈涉也无法确定,只好暗自打定主意,自己这几天就多在体验店附近转一转,如果发现可疑的乞丐就第一时间带回去。

  不论6号的安排是什么,陈涉都认为观棋先生在自己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观棋先生不置可否:“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会坚定地走完,不论结果如何,都绝对不会后悔。”

  “今天就到这里吧,希望下一次真理广播还能够正常开启。”

  ……

  ……

  4月29日,周二。

  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发布会现场。

  入口处已经挤满了前来参加发布会的媒体和观众,看起来人山人海,非常热闹。

  这一方面是因为隶山科技凭借之前《余烬将熄》这款超梦取得了广泛的关注,有很多热情粉丝都愿意来捧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赵震按照陈涉的指示,向一些科技媒体和老玩家们送了一些赠票,热情邀请。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公司财阀也派了人过来查看发布会的情况,想要打探一下隶山科技这两款新产品的虚实。

  毕竟这两款产品可能会对市面上的手环和游戏舱产品产生一定的影响,对于一些大财阀来说,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也有可能成为合作伙伴。

  此时还没有正式入场,一些认识的科技媒体记者正在聊天。

  “这次隶山科技为自己的新产品搞了很大的阵仗,似乎是信心满满,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样的产品。”

  “是啊,保密措施做的不错,而且产品的研发周期好像很短,到现在还没有太多的风声透露出来。”

  “不过我倒是听到一些小道消息,据说这次隶山科技好像没能从高科集团那边拿到最新的旗舰芯片。”

  “啊?没有最新的旗舰芯片,那还卖什么呀?光是这一条就足以给新产品判死刑了,毕竟隶山科技之前只是一家超梦研发公司,大部分消费者对他们的产品没什么品牌认可度。”

  “所以说啊,我觉得这两款新产品恐怕是凶多吉少。本来就是一家新公司,没什么技术积累,也没什么品牌效力。没有芯片,产品力又提不上去。销量不高,从原料商那边拿货的价格降不下来,生产成本也居高不下,又不可能去打价格战,怎么想都是死路一条。”

  “高科集团为什么不卖芯片给他们?”

  “不清楚,不过我觉得这里边肯定有猫腻,说不定是长夜娱乐集团在搞鬼。长夜娱乐集团显然是最不希望隶山科技把软硬件全都打通的大财阀,因为那种情况一旦出现,就意味着长夜娱乐集团的护城河被拆了一大半。”

  几名记者充满了八卦精神,对这次的新产品充满了猜测。

  在他们看来没能拿到高科集团的旗舰芯片,几乎已经宣告了这两款新产品的死刑,基本上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性。

  对于长夜娱乐集团和高科集团的这种行为,当然应该谴责,毕竟严格来说这是属于一种不正当竞争的手段,是破坏市场自由交易原则的。

  但出现这种事情谁都没有办法,因为高科集团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和长夜娱乐集团在背后做出的交易。如果真有人去问,为什么不卖芯片给隶山科技?

  高科集团也只会说最近自家芯片的产能不足,或者要按照原定的合同和计划优先给其他公司供货,反正不管怎么说高科集团都有理由。

  众人不由得为隶山科技捏了一把汗。

  很快,会场的门开了,众人纷纷入场。

  媒体们的座位都在前排,这几名记者径直往最前面走去。

  目前会场内灯火通明,还看不出具体的布置,因为不同的布置都是通过全息投影和各种增效来实现的。只有在发布会正式开始之前才可以看到这些效果。

  否则每开一个发布会都要重新装潢一番,未免也太奢侈了,不太现实。

  众人纷纷落座,只见正前方的舞台左右两边用布盖着一些类似于超梦游戏舱的东西,把新产品的悬念保留到了最后一刻。

  这些媒体记者们也没有多想,只是耐心等待着发布会的开始。

  ……

  与此同时,陈涉作为这次发布会的主讲人,正在后台准备。

  由于精神力量强大,陈涉可以将这些要说的台词全都记在自己的脑子里。在现场也可以深思熟虑之后再说话,所以倒不担心卡壳之类的问题。

  反倒是一向老成持重的赵震稍微有点紧张。

  毕竟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是整个陈氏财团由基础代工向自主研发转变的第一步,这一步能不能走好直接决定之后整个制造业会走向什么方向。

  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实在说不上顺利。

  手环和游戏舱的外形虽然充满着丰富的内涵,但不得不说,以普通人的视角来看造型,有点过于阴间。发布会现场的布置更是大大的强化了这种感觉。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陈总的口才以及陈总对那批芯片和通讯模块做出的神奇改动上面了。

  陈涉看了看手环上的时间说道:“差不多了,准备开始吧。”

  赵震在后台设备上点了几下,发布会内的灯光逐渐暗了下去,出现了这次发布会的主题全息投影以及特殊灯效。

  ……

  发布会的场馆内众人本来还在有说有笑,等待着发布会的开场。

  就在这时,周围的灯光逐渐暗了下去。场地内也逐渐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看向前方的主舞台,等待着主讲人的出现。

  但是主讲人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场馆中心的那片巨大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了熊熊燃烧的火光。这种火光蔓延开来,最终扩散到整个发布会的场地之内。

  随着中央的火光越来越炽烈,黑暗中被映照出来了一口巨大的棺材。

  紧接着现场的音响发出咚的一声,仿佛有人正在自内向外敲击棺材的棺盖。

  咚!

  咚!

  咚!

  敲击的声响越来越密集,终于棺盖被揭开了,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拼命地伸出棺材向上方伸去。

  这只手的手腕上带着一副沉重的镣铐,仿佛把手腕都坠得有些变形。

  但即便如此,它还是努力地伸向空中。

  紧接着熊熊燃烧的烈焰,像一朵巨大的火莲花,把整个棺材给包裹起来。那只手似乎也随着火莲花的炙烤而变得将要融化,许多像是腊油一样的东西从手臂上缓缓地滴落下来。

  那只手不断向上伸,想要触及高处的光明,但最终定格在这种姿势,不再移动。

  而全息影像中的火焰以及其他元素也都陷入了静止状态,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紧接着舞台上的灯光亮起,陈涉走上台充满热情地对台下的所有媒体记者和观众们说道:“大家好,欢迎来到隶山科技新品发布会的现场,我是本次的主持人,隶山科技的总裁陈涉。”

  “在此我谨代表隶山科技全体员工,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按照正常的剧情,陈涉说到这里,现场应该会有如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事实上赵震确实也安排了气氛组,也就是在上台的时候和讲解产品的时候,带领大家一起鼓掌和欢呼的。

  只是在陈涉充满热情的说完开场白之后,现场却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原本已经做好准备,要带头鼓掌欢呼的气氛组成员们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双手抬起,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前排的几个科技媒体的记者,更是被这个阴间的开场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过了几秒钟之后,现场才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以及低声的议论。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人傻了,这是某个大型行为艺术的现场还是现代葬礼现场啊。”

  “它可以是任何的现场,唯独不应该是新产品发布会的现场……”

  “中间这是个什么?一个人推开棺材伸出手,没看懂。”

  “这地址没错呀,是隶山科技新品发布会的现场,但是这画风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今天好像也不是愚人节吧,明明都已经4月底了呀!”

  现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个开场给彻底震撼到了,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风格的科技产品发布会开场。

  一般来说,手环和超梦游戏舱毕竟代表这个世界民用科技产品的最高水平,所以大部分厂商都会把发布会布置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尽可能地表现出这种科技感,让人情不自禁产生对未来的美好想象。

  但是隶山科技的这个新产品发布会,就有点让人一言难尽。

  如果非要说这个发布会现场的布置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倒是也勉强说得通,只不过这些概念解释起来,可能需要用一些比较阴间的方式。

  甚至很多人的目光还聚焦在中央的那个雕像上,完全没有向舞台上的陈涉投去目光,他们还在努力地适应自己看到的场景,大脑和眼睛在打架。

  大脑在不停告诉自己这是发布会的现场,而眼睛则是在不停地说不这不是我肯定是看错了。

  看到众人的表情,陈涉并不感到失望或者生气,反而心中暗自窃喜。

  不错啊,目的达到了!

  他环视场内,因为现场的人太多了,他不清楚藤堂集团或者其他财团有没有人来到现场,不过想来闹出这么大的阵仗,藤堂集团的人想注意不到也很难。

  闹出巨大的动静,对藤堂集团起到麻痹的作用,但是产品又不会真的大卖,这正是陈涉的目的。

  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微笑着说道:“看来,大家都为我精心布置的艺术展一般的发布会现场震撼到了。”

  “确实如大家所料,在我的规划中,这不仅仅是隶山科技新产品发布会的现场,它同时也是一次大型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展会。”

  “这种将科技产品发布会与艺术展会结合起来的形式,是我们隶山科技集团的首创。大家不要太过惊讶,相信以后这种新颖的形式会广泛地被其它厂商所借鉴,必将引领未来的科技产品发展潮流。”

  “接下来,请允许我隆重为大家介绍隶山科技集团推出的两款新产品。”

  “其实这两种新产品已经在之前的开场中,向大家展示过了。”

  “没错,他们就是镣铐手环和接棺而起游戏舱!”

  陈涉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手势。场地中心巨大的全息投影再度发生了变化,原本是那个在棺材中伸出手的雕像现在雕像手上的镣铐和下面的游戏舱获得了高亮效果,而其他的部分则是逐渐的隐去。

  最终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形象出现在场地正中间,以巨大的全息投影的形式,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而在陈涉后方的大屏幕上,也同步出现了相关的影像画面。

  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的形象跟原本雕像上的那个形象并不一致,看起来色彩更加丰富,更加富有科技感,比如镣铐手环上面就有一条蓝色的发光灯带,看起来还挺时髦的。

  当然这并不能改变他们看起来像是手铐和棺材的这一核心优势。

  直到此时,负责现场带领鼓掌和欢呼的气氛组,才终于回过神来,带头喊了一声:“好!”

  紧接着他们卖命地鼓起掌来,其他的观众在愣了一会之后,也爆发出哄堂大笑,同时如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响彻整个发布会现场。

  前排的这些科技媒体记者本来处于懵逼的状态,但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跟大家一起鼓掌欢呼。

  “误会了!原来隶山科技的这位陈总是一位谐星呢!这次发布会原来不是为了发布新产品,而是为了娱乐大众,这种精神非常值得鼓励。”

  “你别说,这两种产品虽然很搞笑,但是长得还挺好看,而且之前那个雕像虽然很阴间,但是仔细品味,似乎确实充满了艺术感。好像带点现实主义的风格,又带点超感主义的风格。”

  “这真是陈总自己设计的?那看来陈总也不只是一位能够识人的伯乐,更是一位具有娱乐精神的艺术家啊!”

  “真别说,产品做成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还真有一些追求个性的人会买,前提是卖的比较便宜的话。”

  “艺术家整起活来,真是效果拉满啊!”

  气氛组也没想到竟然真能起到这么好的效果,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发布会本身的内容比较有节目效果,跟他们的领好没有太大的关系。

  现场的观众在开场的懵逼之后很快转换了心态。

  他们现在觉得自己并不是来看发布会的,而是来看搞笑节目现场的!

  所以陈涉在台上介绍这两款产品的相关细节时,台下观众非常卖命地鼓掌和欢呼。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娱乐大众的精神确实值得鼓励。

  当然,至于这款产品要不要购买。

  那肯定是你买我推荐,问我我不买。

  虽然这两款产品的造型很独特很个性,但是谁要带着手铐出门,谁又要躺进棺材里玩超梦,这不是脑子烧坏了吗?

  陈涉微微一笑,在介绍完了这两款产品的参数之后。并没有卖任何的关子,直接就进入了价格环节。

  “镣铐手环的定价2999信用点,揭棺而起游戏舱的售价34999信用点。”

  “这批产品我们备货不算很多,请大家踊跃购买,先到先得!”

  台下纷纷起哄:“太便宜了,等我去了阴间一定买一台。”

  几个科技媒体的记者也完全没把陈涉说的话当真。

  原因很简单,这两款产品的配置和他们的价格实在是有点不匹配!

  要知道这两款产品可是都没有用上高科集团的芯片。而且它们在价格上不仅没有优势,反而还有劣势,比同品质的其他产品还要贵了大约20%。

  这就很尴尬了。

  一台睡眠式的超梦游戏舱,动辄几万信用点。难道别人多出七八千信用点的溢价就是为了买一个棺材的外形吗?脑子进水的人才会这么干吧。

  而且陈涉在讲解的过程中,也只是把他们的基础参数给介绍了一遍,并没有介绍独特的功能,似乎除了外形以外,这两种产品都是一无是处的。

  完全想象不到任何要购买这两款产品的理由。

  陈涉看了看发布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于是微笑着对众人说道:“那么再次感谢大家来到隶山科技新品发布会的现场,大家可以移步旁边的展示区看一下这两款新产品的实物,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本次发布会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到来,我们下次再见!”

  陈涉回到后台,现场的灯光则是再度亮起,观众们在热烈的议论声中纷纷退场。

  发布会的时间比较短,整的活又太大了,以至于这些观众一时半会还无法完全消化。直到发布会散场,还在热烈讨论。

  陈涉回到后台,赵震有些担忧的问道:“陈总,您怎么没介绍我们这两款新产品的产品优势?”

  陈涉微微摇了摇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主动介绍,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关注。”

  陈涉既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两款产品卖的这么贵,也没有解释这两款产品的特性。

  因为这归根结底是同一件事情。

  产品卖的贵,是因为陈涉通过时空粒子改造了这批芯片和通讯模块,那么在卖的时候,时空粒子的钱肯定也得算进去吧。

  至于这批产品芯片和通讯模块的异常,陈涉不打算主动说出来,因为这可能会一下子引发太多不必要的关注。在这个节骨眼上,陈涉可不想节外生枝,大家发现得越晚越好。

  赵震点了点头,陈涉说的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这些产品到底能否成功,还是只能看天意了。

  ……

  与此同时,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

  藤堂裕贵也通过网络直播关注着隶山科技新产品的发布会,相信长夜娱乐集团和许多其他的公司也都在关注。

  只是在看完了整场发布会之后,藤堂裕贵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状态。

  他旁边的幕僚也不敢说话,耐心等待着藤堂裕贵思考完。

  其实这名幕僚早就发现了,藤堂裕贵是一个非常聪明也非常有主见的人。很多时候问他问题,其实并不是想从他这里得到建议,而单纯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或者是获得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如果藤堂裕贵跟幕僚的意见一致,那么藤堂裕贵就会非常开心,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如果藤堂裕贵和幕僚的想法不一致,那么藤堂裕贵就会想方设法的说服幕僚,直到幕僚认可他的说法。

  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藤堂裕贵手下的幕僚确实会被他驳得哑口无言。

  所以清楚了这一点之后,藤堂裕贵手下的幕僚们全都明确了自己的任务,就是等到藤堂裕贵思考完成之后,再正常发表自己的观点。

  要么对藤堂裕贵的说法表示赞同,要么提出一个新的看法,然后被藤堂裕贵给否定掉,而后再表示赞同。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