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70章 新仆从“格兰瑟姆”(求订阅!求月票!)

第70章 新仆从“格兰瑟姆”(求订阅!求月票!)

  来到自己的意识世界中之后,陈涉的第一反应是整个世界似乎开阔了很多。

  跟原本意识世界的面积相比,似乎延展了10倍。

  一是世界的面积扩大,意味着陈涉自身的能量波动等级提升,并且代表个人精神力量的灵能力量也获得了大幅的增长。

  但也有问题。

  环绕着中央这片陆地的黑色潮水,活动比以往变得更加剧烈。

  之前陈涉几乎完全抽干了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将自己的能力短暂提升为6级能量波动的诅咒学者,虽然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但消耗却很大。

  只是那个时候,被抽空的通感力量此时已经在加速恢复。

  在陈涉的精神世界中,中央的这块陆地就代表着陈涉的灵能力量,而周围的黑色潮水则是代表着艾普西隆的通感力量。黑色潮水的边界永远比中央陆地的边界要大得多,这代表着天然产生的通感力量,一定会高于灵能力量。

  而陈涉则是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论是扩展灵能力量的边界也好还是限制同感力量的增长也罢,要尽可能地维持这样的平衡。

  虽然在极端情况下,陈涉可以直接抽取这些通感力量,用于提升自身的实力,对其直接进行消耗。但每使用一次,通感力量的增长速度都会变得更快,总有一天陈涉会完全控制不住。

  而这次的突然升级就是因为陈涉为了撬动这些力量,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的时空粒子。

  再加上余烬之前的提升,以及陈涉不间断地雕刻以及制作超梦,他作为创造者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升级契机。所缺少的只是通感力量的快速提升,以及时空粒子的催化作用。

  所以在这两块短板补齐之后,陈涉在短时间之内就升到了三级能量波动。

  现在陈涉彻底理解了艾普西隆所说的话。

  按照艾普西隆的办法,只要陈涉能够不计代价地疯狂吸收时空粒子,那么短时间之内成长到6级、甚至7级能量波动,也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但唯一的问题在于升级越快死的越惨。

  此时,艾普西隆正一脸得意的看着陈涉。

  他想说的话几乎全都写在了脸上。

  怎么样?你一直在想尽一切办法抗拒这样的命运,但最终不还是按照我预想中的剧本发展了吗?

  我们两个到底谁会赢?这是不言而喻的。

  看着艾普西隆得意的神情,陈涉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波动。对于陈涉而言,他更加在乎那些刚刚在战斗中牺牲的反抗军战士们。

  陈涉具现化出茶桌和椅子,而后坐了下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留出了艾普西隆的位置。

  陈涉一抬手,示意艾普西隆在自己的面前坐下。

  艾普西隆脸上闪过纠结的表情,他本来还想抗拒一下,维持自己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但是再次闻到茶水的香气之后,他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住,非常傲娇地在陈涉面前坐了下来。

  喝了一口茶水之后,艾普西隆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真香!

  陈涉不由得心中暗笑,这个世界的人还真是可怜,连艾普西隆这样响当当的大人物,旧土的头号通缉犯,也就这么点出息。

  如果我把海鲜大餐也搬出来,艾普西隆又会是一幅什么样的表情呢?

  说到海鲜大餐,陈涉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这两天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次军事行动上面,当然没有任何的余力去关注这款超梦的情况。

  等到明天再看吧。

  两个人默默地喝着茶水,显然各自都在想各自的问题。

  陈涉说道:“今天我用你的力量杀死了一名时空骑士团的祭司,还有好几名骑士。”

  他本来以为会生气,却没想到艾普西隆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

  “一切都是时空联系所注定的安排,他们并不是死了,只不过是去往了时空界。对于他们而言,为了崇高的使命而付出自己的生命,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陈涉微微摇头,默默地叹了口气。

  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不过想想也很合理,艾普西隆是时空骑士团的主祭。整个时空骑士团都不把人命当回事儿,不论是自己的命还是别人的命,在他们看来都只不过是完成最终目标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艾普西隆肯定是那个脑子最不正常的人。

  他要是在意手下人的死活,时空骑士团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陈涉又问道:“但是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无辜的人,他们不想变成可怕的时空生物,他们只想安稳的活着。你的计划最终会把他们所有人都牵连进去,难道你不觉得这种做法非常的不妥吗?”

  艾普西隆喝着茶水,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无辜者。”

  陈涉微微皱眉:“难道不是吗?”

  艾普西隆冷哼了一声,“当然不是。世界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的状态,不是因为少数邪恶的人在操控所有人类的命运。而恰恰是因为大部分你口中的无辜的人都只不过是一群麻木不仁、自私自利、说一套做一套的蠢货。”

  “在旧土上,真正的人上人最多也占据不到所有人口的1%,可是他们却能够组成各个大财阀,对这个世界肆意破坏,而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们。”

  “他们凭什么如此肆意妄为?是因为他们拥有最顶尖的实力吗?是因为他们的智慧真的能够超过99%的人吗?”

  “当然不是。”

  “他们之所以能肆意妄为,就是因为你口中的那些无辜的人,都只是一群麻木不仁、自私自利、说一套做一套的蠢货。他们并不痛恨财阀,他们只是恨自己不是财阀。当你所在的反抗军为了推翻财阀而不断牺牲的时候,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冷眼旁观,甚至在告密。为了100万企业联合债券的悬赏,他们就能够将反抗军的所有情报透露给财阀。”

  “旧土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样子,可以说所有人都是财阀的帮凶,既然如此又哪来的你所谓的无辜的人?”

  陈涉喝了口茶水,不说话了。

  当然他肯定不是被艾普西隆说服了,陈涉的思想很稳固,怎么可能会被这种歪理邪说给说动。

  他之所以没在说什么,是因为他发现艾普西隆的思想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完美的闭环。这个目标很坚定,途径很明晰,陈涉不可能通过简单的嘴炮就改变艾普西隆的想法。

  想要改变艾普西隆的想法,就要想办法找到这个闭环上的薄弱环节。并且通过持之以恒的努力,一点一点的改变。

  很显然,艾普西隆过去的人生经历对他的思想应该有着深刻的影响,但是陈涉目前对艾普西隆的了解还太少了,不知道他的这种极端的思想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没法对症下药,那就不如闭嘴,少说两句。

  陈涉喝完了杯中的茶水,站起身来。

  他没有再和艾普西隆继续聊下去,因为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升级到三级能量波动以后,陈涉又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仆从和一个新的奇迹。

  之前创造的余烬和钟摆,从目前看起来都很成功。

  虽然余烬的快速提升这一点在陈涉的计划之外,但是其他方面都完美的完成了陈涉想要达成的目的。

  至于这次新的仆从和奇迹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子呢。

  陈涉对于奇迹暂时还没有太好的想法,但是对于新的仆从他已经有了主意。

  他要创造的是主通感,副灵能的职业操纵者。

  之所以要创造这个职业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因为陈涉在这两个途径都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创造出来的仆从实力也会比较强。而是因为格兰瑟姆就是操纵者。

  格兰瑟姆能够召唤时空兽潮,操控实力强于自己的时空生物,这是操控者的特殊属性。

  操控者本身并不算是特别稀有的职业,只能算是一般稀有,但同为操控者,实力别有高下之分,像格兰瑟姆这种级别的操控者绝对是很大的麻烦。因为他自己就可以组成一只时空生物组成的军团。

  当然,陈涉并不是贪图这种操控时空生物的能力,他只是为了更好的苟下去,给这次的行动打上最后一个补丁。

  格兰瑟姆贵为时空骑士团在黎明市的祭司,他是可以直接从时空骑士团的高层接收命令的。

  这次活动,格兰瑟姆多半也向时空骑士团的高层进行过汇报。

  如果格兰瑟姆这个祭司突然神秘失踪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肯定不难猜。时空骑士团不可能直接把黎明市的分部给放弃掉,他们必然会派一名新的祭司过来,调查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到时候还是有可能会查到陈涉的身上。

  毕竟陈涉现在就是一个大型时空联系指示器,他看时空骑士团的成员和时空骑士团的成员看他差不多,都带着蓝色灯泡的高亮效果。

  所以,格兰瑟姆的死亡并不代表时空骑士团的这条线断掉了,而恰恰相反这条线对于陈涉来说反而要更加妥善处理。

  因为下一位来到黎明市的祭司,可不一定像格兰瑟姆那样好说话。

  所以陈涉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不能让格兰瑟姆和时空骑士团高层的联系断掉。

  他要想办法取代格兰瑟姆的位置,用腾笼换鸟的方式,把整个黎明市的时空骑士团分部发展成为只忠于自己的特殊力量。

  如此一来,才能想办法彻底打消时空骑士团高层对黎明市分部的怀疑,让自己暴露的风险降到最低!

  而且以格兰瑟姆作为替身也可以获得更多关于时空骑士团的情报。对了解艾普西隆还是对于了解时空骑士团的下一步行动,都很有帮助。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陈涉并没有直接杀死格兰瑟姆,而是通过诅咒学者的夺舍能力获取了他脑海中的绝大多数记忆。

  现在格兰瑟姆已经在最后的失控中尸骨无存。陈涉把第2个仆从设定为操纵者,再变成格兰瑟姆的样子,继承格兰瑟姆的绝大多数记忆。就可以直接将时空骑士团在黎明市附近的所有力量全都掌握到自己手上。

  当然,唯一的漏洞在于格兰瑟姆本身是5级能量波动的强者,而陈涉的仆从只不过是三级能量波动。

  实力差距这么大,想瞒也不可能瞒得住。

  但陈涉有办法。

  之前格兰瑟姆为了进攻藤堂集团的基地,一直在失控的边缘挣扎。而过度使用通感力量造成失控,本身就会对自身的实力产生严重影响。

  在彻底失控的情况下当场死亡反而是一种仁慈。更糟糕的情况是变成完全失控的时空生物,在无尽的痛苦中对周围造成巨大的破坏之后才慢慢的死去。

  而在控制住一般的失控之后,能量波动等级发生下滑,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格兰瑟姆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能量波动等级从五级掉成三级,简直是再合理不过了。他如果还能保持五级能量波动,那才有问题。

  当然,已经达到过五级能量波动的格兰瑟姆,即使掉级之后,升上去的速度也会很快。但这一点对陈涉来说同样也不是问题,因为创造者升级本身就快。

  各方面都完美吻合,再加上诅咒学者的特殊光环效果。陈涉觉得只要自己小心一点,这个计划的成功率就会很高。

  想到这里陈涉开始创造自己的第2位仆从。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时空粒子快速消耗,相比于创造的第一个仆从余烬,这次的消耗至少提升了三倍还多。

  原本在现实中创造二级能量波动的仆从余烬,只需要消耗一个单位多一点的时空粒子,而此时想要在现实中创造三级能量波动的余烬或者格兰瑟姆都需要消耗大约5个单位的时空粒子。

  不得不说创造者这个职业是真烧钱,没点儿家底还真的撑不住。

  不过烧钱所带来的提升也是非常明显的,陈涉在三级能量波动的时候已经是3打1的状态。

  余烬冲锋在前,格兰瑟姆操控时空生物在旁边助阵,陈涉自己给他俩打一打辅助。属实是不讲道理,一般的4级能量波动应该都顶不住他们三个人。

  如果等级再次提升,又能创造更多的仆从,那到最后陈涉自己就是一个团,单挑等于是群殴。这种战斗力着实是有些吓人。

  片刻之后,一个跟格兰瑟姆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陈涉面前。对他行了一个特殊的礼节。

  “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陈涉按照格兰瑟姆的习惯所表演出来的,还真的跟格兰瑟姆本人一模一样。

  其实创造者在创造仆从的过程中,也是有可能会失败的。越是稀有的途径,失败的几率就越高,低等级的时候更是如此。

  陈涉并没有刻意追求创造稀有职业,毕竟稀有的职业本身并不代表战斗力就强,更何况他创造从的第一目的是压制艾普西隆的力量。

  到目前为止,陈涉创造的两个仆从分别是新人类和操纵者。

  前者是纯基因途径的职业,所以创造起来非常简单,不会失败,而后者则是灵能和通感途径的职业,所以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在创造完成后,陈涉立刻就获得了操纵者有关的所有职业特性。

  简而言之,操纵者拥有强大的通感能力,可以与时空裂隙产生特殊联系。能够与时空生物产生亲和,甚至豢养、操控,比他们本身能量波动等级还要高的时空生物。

  当然这种操控并不是毫无限制的。

  操纵者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必须不断的与各种能量波动等级的时空生物产生亲和。有点类似于驯兽师和野兽之间的关系。

  既不能一味地威胁逼迫也不能一味地纵容,既要想办法树立自己的威严,同时又要与时空生物成为最亲密的伙伴。

  如果压迫得太厉害,那么时空生物有可能会失控暴走,临阵倒戈;而如果纵容得太厉害,那么很可能会主仆颠倒操纵者反而被时空生物所控制,变成一种为虎作伥的倒置状态。

  这其中的度,很难把握。

  所以操纵者这个职业虽然只是一般稀有算不上是最稀有的职业,但高等级能量波动的操纵者仍旧是相当稀少的,而且也具备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而对于陈涉来说,因为艾普西隆的存在,所以他的所有仆从都不能富养,只能穷养。

  因为一旦操纵者的实力提升过快,也会造成陈涉体内的通感能力失衡。

  想到这里,陈涉对格兰瑟姆说道:“操纵者本身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强行控制能量波动等级过高的生物可能会造成失控,太危险了。”

  “所以咱们还是从比较低等级的时空生物开始,稳妥一点。”

  “好了,去练习吧。”

  格兰瑟姆看向自己的前方,只见陈涉留给他一只如同老鼠大小的时空生物,能量波动等级比一级还要更低。

  又看了看远方,那个无比庞大的怪兽。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任务就是在陈涉的意识世界里面豢养,并且尝试操控这只时空生物,慢慢地提升自己的实力,直到能用这只小老鼠,干掉那只庞大的怪兽为止。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