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尽头 > 第71章 物伤其类(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71章 物伤其类(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5月12日,周一。

  陈涉跟张思睿像往常一样,来到体验店。

  一方面是为了稳妥起见,防止陈老板长时间不在体验店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习惯让人怀疑;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体验店了解到普通人对这个周末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看法。

  对于陈涉而言,他当然了解内幕,事实上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这次事件的真相。

  但也恰是因为如此,陈涉才更要了解普通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只有这样才能更加确保自己的安全。

  此时陈涉身上的事情很多,一方面是要完成之前在反抗军例会上做好的规划,想好基地的下一步建设,另一方面则是要操心一下格兰瑟姆的问题。

  很显然,格兰瑟姆在进攻藤堂集团分基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时空骑士团的全部力量,还留下了少量实力并不太强的骑士和教众。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在制定战斗计划的时候,都会像陈涉一样倾向于拖家带口一波流,总要留下一些人处理善后事务。

  不过这些成员大部分实力都不是很强,除了两三名骑士有着二、三级能量波动之外,其他的教众基本上都是炮灰,只负责时空骑士团分部的日常运作,绑架流浪汉的计划等等。

  目前这个时空骑士团的分布必然处于一片混乱的状态,毕竟格兰瑟姆带着整个分部全部的家底去进攻藤堂集团,最后却谁都没有回来。

  按理说,陈涉本来应该第一时间把自己新创造的格兰瑟姆送回去,但他并没有采用这样的办法。

  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格兰瑟姆作为仆从刚创造出来的时候,还需要重新熟悉一下操纵者的战斗方式以及相关特性。陈涉还需要慢慢地消化一下格兰瑟姆的记忆,得准备充分,回去之后才不会露馅。

  第二是这段时间也能够让分部内的情绪稍微发酵一下,顺理成章地让一些有反骨的成员跳出来。如果格兰瑟姆很快就回去了,并控制住了局势,那么这些隐藏的威胁就没有办法暴露。

  陈涉必须保证格兰瑟姆手下的这些人都是绝对可靠,绝对信得过的。否则出现一个内鬼向时空骑士团高层告密,那就出大问题了。

  如果觉得他们不可靠,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变得可靠。

  所以陈涉打算在这两天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把格兰瑟姆给放回去。

  来到体验店之后,陈涉正好听到苏知用懊恼的呼喊声。

  “可恶啊,我姐把我关在家里这么长时间,天大的好事全都错过了!大师竟然送给你一个雕塑,还亲自指导了你的创作!我不服,我不服!”

  “明明我才是最早领会大师创作意图和艺术流派的人,结果怎么能被你抢在前面,这不公平!”

  嵇永康呵呵一笑:“怪就怪你有一个好姐姐吧。不过你姐姐说的也没毛病,这段时间确实不太平,不仅是散列空间发生了动荡,就连藤堂集团的野外基地都出了事。你确实还是待在家里更加安全一些。”

  苏知用当时就急了:“胡说八道,厚颜无耻!我们苏家的人什么时候是贪生怕死之徒?你休要污蔑我。”

  他们两个正在争吵,看到陈涉进入体验店之后,眼前一亮:“大师,您终于来了!”

  苏知用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雕像说道:“大师,您看这是我闭关在家这段时间按照您的创作思路雕刻出来的作品,您看看是不是非常符合超现实主义流派的艺术特征?”

  陈涉随便看了两眼,非常敷衍地点了点头:“嗯,不错。”

  在他看来,这个雕像雕的挺一般的,但陈涉觉得自己的艺术天赋毕竟不是天生的,是创造者所带来的某种特性,所以也不太好直接把苏知用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还是给对方留了几分面子。

  然而没想到苏知用当真了,恨不得蹦起来跳在嵇永康脸上输出,“你看!大师对我的作品表示了高度的肯定,你跟着大师学习过又怎么样?天赋还是不如我!”

  看着这两个活宝陈涉有点无语。

  他在休息区坐下,问道:“我这两天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听说这个周末发生了大事,具体是什么情况?”

  一听这个,苏知用和嵇永康两个年轻人立刻来精神了。他们都觉得自己抓住了一个在大师面前刷好感度的绝佳机会,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合盘托出。

  当然,由于讨论的这些话题基本上都处于灰色地带,所以两个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据说上周五的晚上,藤堂集团的野外基地突然发生了极其剧烈的时空波动。按照事后的通报,当时的时空波动似乎在短时间之内达到了6级,还诱发了一次小规模的时空兽潮。”

  “不过这次时空活动显然结束的太快了,并且也不符合藤堂集团附近的时空活动规律,说明很有可能是时空骑士团造成的。”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藤堂集团的企业军已经在调查。不过现场被破坏的太严重了,时空骑士团的人手脚很干净,把整个基地给洗劫一空。”

  “现场的情况很危险,藤堂集团的企业军在搜寻的时候,似乎还发生了二次爆炸,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

  “只不过在新闻上藤堂集团还是声称这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时空活动,分基地损失惨重,号召大家联合起来应对日益频繁的时空活动对我们生存环境所构成的威胁。”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他们所知道的情报全都分享了一番。

  苏知用又补充道:“依我看,这件事情有些猫腻,说不定是藤堂集团自导自演的。否则基地内部怎么会发生二次爆炸?我更加倾向于这是藤堂集团在掩盖什么事情。”

  陈涉微微点头。从外界对这次事件的反应来看,也确实可以看出一些问题。

  很显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在刻意淡化时空骑士团在这次事件中的存在,主要是不希望这件事情给普通人带来太大的恐慌。

  如果让黎明市的市民知道时空骑士团的大规模袭击活动就在距离黎明市不远的藤堂野外基地发生,那么市民肯定会陷入恐慌情绪,害怕这种恐怖活动发生在黎明市。

  而对于藤堂集团来说,他们显然也在尽可能地遮掩这次事件的真相。

  把基地的毁灭归结于意料之外的时空活动,再人为制造二次爆炸,进一步毁灭奈落计划曾经存在的证据,是一种很好的止损方式。

  奈落计划已经彻底失败。藤堂集团的企业军肯定是挖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关键的钥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总不能到处嚷嚷,问到底是谁把奈落计划的成果偷走了吧,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所以此时对于藤堂集团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止损。奈落计划已经失败。就更加不能让这个臭名昭著的计划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对自身已经所剩不多的企业声誉造成二次破坏。

  而后,嵇永康和苏知用两个人又聊起了最近发生的其他话题。

  “谁能想到散列空间这次的波动来得如此剧烈,结束的又如此迅速。很多人才刚刚购买了游戏舱,结果过了没两天矿潮就已经退去了,变成了矿难。”

  “是啊,虽说这次的矿潮来的快,去的快,造成的矿难也没有那么惨重,但影响还是有的。”

  “大师,你们的手环和游戏舱应该也受到影响了吧,唉,真是可惜,本来销量很好。在发出那个锁算力的声明之后,也很受玩家们的拥护和支持,结果矿难一来,你们也又要受影响了。”

  “是啊,大师。手环和游戏舱受大环境影响,销量不佳,超梦表现也不是很好,但是您可千万不能气馁。我觉得主要还是他们不识货,要不要我帮您找几个教授好好研究一下《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有权威的人物站台背书,肯定会有效果。”

  陈涉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赶忙说道:“这大可不必!”

  “目前一切情况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们还想跟着我学习超现实主义流派,就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嵇永康和苏知用觉得失去了一个帮助大师的机会,感到有些失落,但还是点了点头,像一个好学生一样,完全听从老师的意见。

  陈涉不由得松了口气。

  有什么可失望的?现在这种情况简直就是最佳状态。

  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之前的热卖,那完全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好吗?

  藤堂集团的奈落计划占用了大量的全网算力,而后他们就想把锅甩到矿潮上面直接导致矿潮真的发生了,很多人对手环和游戏舱产品进行疯抢,在这种大环境之下,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也被抢了一阵。

  但是很快奈落计划顺利完成了,不再占用全网算力了。这时候那些挖矿的人发现情况不对,纷纷跑路,于是史上最快的矿潮和矿难发生了,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那么3、5天。

  这样一来,手环和游戏舱这些产品的价格又快速地降了下来,于是镣铐手环和接棺而起游戏舱又有点卖不动了。

  当然,之前隶山科技在官网上声明要推出锁算力版本并且不涨价的行为,在玩家群体心目中狠狠地刷了一波好感。

  所以很多玩家出于这种心态还是会继续选择这两款产品,并且给陈涉带来了一些销量,但是在陈涉看来这简直就是完美状态。

  硬件和超梦目前都处在一个非常合理的区间之内,既不算太凉也不算太火,这样就挺好。

  更何况,这一次军事行动直接就从藤堂集团那边搞到了1000多个单位的时空粒子,简直是一夜暴富!有了这笔收入,还在乎手环和游戏舱这种蝇头小利吗?

  不得不说,做生意还是不如抢劫来的快。

  就在这时,休息区旁边的巨屏电视上面,画面突然发生变化。原本是正常的娱乐节目,却突然换成了时代传媒集团的新闻画面。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就在刚刚,西部联邦区的叛乱武装力量最高头目高经武,被企业联合军成功击毙。”

  “叛乱武装在西部联邦区的活动十分猖獗,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几个大型城市的正常运转,也对西部联邦区的生存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高经武被击毙,证明企业联合军在控制西大陆局势方面取得了明显进展。对于所有热爱和平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再次提示大家,叛乱武装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但在许多大城市的周边,还有一定残余。他们是威胁世界和平的主要力量,请各位市民积极协助企业军。一旦发现叛乱武装活动的迹象,立即举报,一经采纳即可获得100万企业联合债券的奖励。”

  陈涉并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条新闻代表着什么,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旁边的张思睿突然僵住了。凭借着强大的定力,才让自己重新镇定下来。

  片刻之后,张思睿站起身来说道:“陈总,我去天台抽支烟。”

  而苏知用和嵇永康两个人的话题也被这条新闻给打断了,将讨论的重点转移了过来。

  “高将军也是个英雄人物,唉,可惜了。”

  “是啊,他的行为本身也属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典范。西部联邦区那边儿虽然很混乱,但也确实是反抗军最后的容身之所了。这次企业联合军的行动成功,西大陆这只规模最大的反抗军也要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了。”

  “算了算了,少说两句,这种事情说多了会惹祸上身的。”

  很显然,苏知用和嵇永康对高经武有一定的同情心理,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毕竟这次的事件发生在遥远的西大陆,嵇永康和苏知用并不是反抗军,跟高经武也素未谋面,能够有着最基础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已经不容易了。

  而陈涉此时也已经快速地找到了相关的记忆。

  三年前,原本发展得轰轰烈烈的反抗军,被结束了企业战争、回过味来的企业联合军快速扑灭。但数量如此庞大的反抗军,肯定不可能一下子全都消失,只是分成了几十上百支大小不等的武装力量,分布在旧土的各地。

  这些反抗军之间虽然还保持着一定的联系,但毕竟隔得太远,周边环境又过于凶险,几乎不可能互相配合进行军事行动,只能各自为战,按照自己对局势的判断决定下一步要采取何种行动。

  目前旧土上人口聚居最多的三块大陆——北部联邦区、西部联邦区和中央联邦区,反抗军的活动各有不同。

  北部联邦区是老牌财阀最多的大陆,冰原防务集团等大财阀的总部都在这里,武装力量最为强大。所以北部联邦区的反抗军力量是最弱的,陈涉他们这一支反抗军不能说是北大路上的独苗,但是也差不太多了。

  至于中央联邦区,因为几个大城市周边处于地广人稀的状态,所以反抗军还能够在躲躲藏藏中勉强度日,时不时地针对大城市发动一些攻击,刺杀几个大财团的高层,但也仅此而已了。

  而西部联邦区的情况最为混乱,这里的生活水平普遍较低,所以反抗军也有着不错的发展前景。高经武所率领的这支反抗军可以说是目前最大的一支反抗军,也一直是企业联合群所重点绞杀的对象。

  只是在西部联邦区非常艰苦地打了三年游击之后,最终还是迎来了这样的命运。

  陈涉和张思睿虽然都跟高经武素未谋面,但同为反抗军,大家的目标一致,出现这样的情况,难免要误伤其类。

  这世界上又一个坚持理想的英雄人物,死在了大财阀的屠刀之下。

  陈涉不由得叹了口气,跟高经武相比,自己的这支反抗军更是弱小的可怜。如果真的被企业联合军盯上,恐怕下场只会更惨。

  他又不由得想到之前在作战中牺牲的那些反抗军战士。

  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到底要多少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完成呢?

  陈涉一边雕刻新的雕塑,一边思考,在现实中虽然过去了不长的时间,但陈涉已经把很多问题反复思考了许多遍。

  而后他将雕塑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对店长周雷说道:“我要去会客室,任何人都不要进来。”

  周雷立刻点头。

  陈涉来到会客室,这里是整个体验店安全程度最高的地方,过量的安保措施给了陈涉一些安全感。

  陈涉进入到了自己的意识世界。

  他看到了仍旧在正常运行的钟摆,又联想到自己刚刚从藤堂裕贵手中拿到的奈落计划的钥匙。

  而后陈涉想到了自己想要用新的奇迹所创造的东西。

  如果奈落计划真的能够让人实现永生,能够将人的意识永远保存在这片特殊的空间中,随时复活。

  那么既然大财阀可以通过它让财阀的统治者永远延续下去,陈涉为什么不能用它来复活那些有着坚定理想信念的反抗军战士呢?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虚拟尽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