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三使徒 > 第二百八十章.梦境(2)

第二百八十章.梦境(2)

  对于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莉娜·帕奎尔根本就分不清,这样的幻境,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自己所做出的梦境。

  因为那滚滚的黄沙,那因风而不断飘摇的沙丘,就好似存在着一股魔力一般,是能够在不经意之间便牢牢地抓住她的思绪,让她无法再抽身。

  尤其是再当她环顾四周的时候,当她是直勾勾地注视着眼中男人的背影,这一刻就更加显得恍惚起来。

  那个男人...

  那个被铁蔷薇教会不能提及的男人...

  克里斯·瑞安...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有关乌鸦隘口的秘密呢?

  深渊...

  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竟能让乌鸦隘口一战,成为赫法希斯文明历史上的一处污点!

  那天,你们到底遭遇到了什么?

  让曾经的圣女也因此而陨落?

  克里斯...

  你的心里,到底还藏有多少秘密...

  夜里的风,就这般地吹着,吹得莉娜·帕奎尔面前那遮蔽口鼻的麻布是呼呼作响,吹得她连望去的眼神都要为之半眯着,头不过哪怕是这样,也无法阻止她那激进的思想,不能阻止她那疯狂的思维。

  她当真是太想要了解这段不能被提及到的历史了!

  她太想要搞清楚,究竟是那一档子环节出了问题,这才导致了乌鸦隘口圣战会一败涂地。

  头不过就这段历史来讲,当真是存在着太多太多无法解释得通的疑问了,即便如今的她早已贵为铁蔷薇教会的圣女,但就这等尊贵的身份,也无法帮助她是阅览到这段曾经的故事,用教会内部的话来说,那就是她彼时的权限还不足以去翻阅乌鸦隘口一战的任何文献资料。

  可铁蔷薇教会越是这样遮遮掩掩,莉娜·帕奎尔那颗躁动的心就越显得是疯狂起来。

  现在,命运将选择的权利是摆在了她的面前,就看这一次她如何去选了。

  “(七国联盟通用语):莉娜...”

  而就在莉娜·帕奎尔的思想为之跑神的时候,耳旁的这一声呼唤,是将她为之神游的思绪给再度拽回到了这片茫茫的沙丘之中了。

  这是一处沙丘之中鲜有的石群,虽说彼时的这处石群规模很小,不过就眼下来讲,这样规模的石群,已经能确保大伙儿是可以顺利地度过这一夜了,最起码众人是不用再担心,这刮一夜风的沙丘,会将自己个儿给吞噬得连渣都不剩了。

  当然了,这规模小也有一个好处,那便是这等小规模的石碓,是没有沙地岩虫的,因为这里的规模是无法确保这些岩虫的栖息的。

  而彼时说话的人,是奥维莉雅·奥尔森...

  头见眼前的奥维莉雅·奥尔森是顶着彼时的风,然后双手是死死地拽着手中的那块儿帐篷角儿,虽说彼此都带着防风沙的护目镜,可是莉娜·帕奎尔就是能感觉得出对方此刻的神色,当真神奇得厉害。

  “啊...”

  虽说此刻的她,其双手也随奥维莉雅·奥尔森一般是紧紧地握着帐篷的一角儿,可是从她这瞬间回过神后的短暂迷茫,是导致了她在回答对方的问题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有些呆滞的。

  其表情看起来,多少是有些茫然的。

  “(七国联盟通用语):风越来越大了,咱们得再快点儿才行,要不然等这风在大一点儿,咱们的桩钉可就打不进沙地里去了啊!”

  一边说着,便看到奥维莉雅·奥尔森是一边低下头去,而呆萌的莉娜·帕奎尔自然而然地也就顺着对方的指引,进而是看到了那几枚彼时因当下的风而不断在半空之中来回飘舞的桩钉了。

  那是用来固定帐篷的桩钉,其作用是为了确保大伙儿可以在风起的时候,是不被卷起的沙尘所吞噬,所以此时的奥维莉雅·奥尔森也没有说错,为了大伙儿的安全,眼下的确不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思维为之跑神的时候。

  “(七国联盟通用语):知道啦!”

  至于莉娜·帕奎尔来讲...

  头一次见到她是如此大声地回应了对方一声,便再度用力地使劲儿起来,试图将手中的帐篷角儿是重重地按在脚下的沙地上。

  可是她还是会时不时地就朝着眼前的克里斯·瑞安的背影瞟上几眼,而她彼时的所作所为,也都尽数地被站在对面的奥维莉雅·奥尔森给看得完完全全。

  彼时的风,越刮越烈了!

  远处扬起的尘暴,也是越来越近了,而尘暴所传来的巨大震动,同样是让众人脚下的沙丘是开始频频闪动起来。

  看这个样子,那头远处的沙虫,定是个大体格啊!

  对于其他人来讲,眼下最为重要的事,便是尽快地协助奥维莉雅·奥尔森和莉娜·帕奎尔,然后帮助这俩人是搭好这个防风帐篷,可是对于铁掌来讲,对于这头队伍里唯一不是人类的小浣熊来讲,它的任务就显得有些轻松了。

  因为此时的它,就头是孤零零地斜靠在它身后的那柄巨大火铳上,然后细眯着双眼,任由狂风是肆意地吹动着自己嘴边儿的胡须。

  说来也是好玩,因为铁掌就是一头实打实的小浣熊模样,这也就导致了这家伙的衣服是相当的难买,尤其是对于防风所需要的面部裹巾来讲,它是完全裹不住的,毕竟这凸出来的那一部分口鼻,那可真是让镇子里的裁缝们犯了头疼的。

  所以最后索性的这家伙也就不带什么裹巾了,就这么直接让自己的口鼻是完全暴露在茫茫的沙海之中,任凭风吹雨打,任凭风吹日晒。

  也正因如此,正因为铁掌是如此的不爱护自己的鼻子,这就变相地导致了它在嗅觉的灵敏度上是大打折扣,再加上它因为逃难的原因,是让其自身对于烟草这类的精神麻醉作物是极度的上瘾,久而久之的,这家伙的味觉也就没有它在永夜林的时候敏锐了。

  总的来讲,随着铁掌的生活越来越人类化,导致了它如今的行为是跟人类越来越像了,当真可以说,眼前的这头小浣熊,除了没有个人类的面貌和体态之外,别的什么都已经很拟人化了。

  当然了,身为原永夜林九番旗的一员,这人类的语言,小家伙还是会说一些的,不管是七国联盟的通用语,还是更为靠近东方大陆的龙寰语,这头小浣熊还是能听得懂,也能说上一些简单的话的。

  也不知道究竟是除了什么事,才能让曾经的它,是沦落到如今的这副惨淡模样,当真令人感到无比的好奇啊。

  而现在,彼时的铁掌正细眯着双眼,然后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所扬起的那阵沙暴,其眼底之中所泛着的光,当真深邃啊。

  或许此时此刻,也就只有它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危险正在悄然地靠近吧!

  这,也许正是它尚未完全退化的本能,那动物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本能!

  沙虫...

  小浣熊如今最不愿意遇到的敌人了...

  悄无声息地将自己靠着的火铳给重新拾掇了一下,铁掌这才极为灵敏地朝着尤米尔德斯三兄弟是快速奔去。

  看来,眼下的这处小石堆儿,可当真是挡不住那即将赶来的沙虫啊!

  “(拉加夫语):咦?”

  当然了,随着远处的沙暴越发的靠近这里,身为队伍哨探的托尼·霍尔自然而然地也是发现了异样。

  “(拉加夫语):别感慨了,的确是朝着咱们这个方向过来了,得赶紧通知大伙儿,别忙活了...”

  用力地拍了拍托尼·霍尔的肩膀,便看到老兵克里斯·瑞安是立马调转了个方向,然后朝着不远处还在努力搭建帐篷的几人快速跑去,甚至于一边跑着,一边大声喊道。

  “(七国联盟通用语):沙虫!!!”

  风,越来越烈了...

  而眼前的这股沙暴,其规模更是越来越大了,甚至于当克里斯·瑞安在朝着诸人不断跑去的时候,他都能很明显地察觉到自己脚下沙地的震动,而随着这种频率的震动,他每跑出去一小段儿距离,他就感觉自己所需要使上的力气是要更用力一些,要不然他的双脚势必会因脚下不断地震动而深陷其中的。

  眼下的局面,已然是很危险的,彼时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立刻舍弃这里,然后顶着夜里的狂风是赶回镇子里去,至于什么狗屁计划,等这场风停了后再重新商议吧!

  就在这时...

  就在众人已然收拾好所有的装备和行装后...

  随着那头一直跟着奥维莉雅·奥尔森身旁的隼枭兽一声尖啸...

  众人皆是能够感觉到,眼前不远处的沙丘正在迅速拱起,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是拱出了一座好几十米高的巨大沙包,而从其两侧不断滑落的砂砾来看,怕是这座沙包下所藏着的东西,其个头铁定小不到哪里去的。

  彼时脚下的砂砾,开始让大伙儿难以下脚,甚至可以说,在其巨大的撕扯力面前,除非是这个人不想要自己的双腿了,那么但凡聪明点儿的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去试上一试的,毕竟当脚下的沙丘变成了足够要让性命的流沙,当真是谁下脚谁先死。

  流沙的威力,想必没有人不会清楚吧!

  尤其是现在这个节骨眼儿,当眼前的沙丘开始变成一处又一处暗流汹涌的流沙群,当真可以说,这就是天绝之路啊!

  可是从眼下的这伙人来看,从其每个人眼底所爆发出来的那股对于生的渴望来看,相信没人愿意让自己死在这里,相较于死在这鸟不拉SHI的沙丘之中,还不如好好地活下去呢,哪怕就是苟活,那也比死了强呀!

  所以...

  “(七国联盟通用语):奥尔森...”

  而就在眼前的沙包彻底为之显现,就在巨大的灰褐色沙虫是展露其表皮的褶皱皮肤的时候...

  只见铁掌是一声咆哮,它便在众人的注视下,是稳稳地趴在了那头隼枭兽的背上,当然了,因为它的特殊的身体构造,导致了它并不能驾驭这头隼枭兽,甚至就连它为之使用的火铳,也是经由工匠们给专门为它量身定做的,所以彼时它为了能给大伙儿争取到更多可供逃离的时机,它就必须要给自己找到一名驾驶员才行。

  而眼下最为合适的人选,自然就是这头隼枭兽的主人,奥维莉雅·奥尔森!

  褶皱的皮肤开始不断地渗透出表层的砂砾,以至于在这夜色之下,在这狂之中,是显得这头沙虫看上去更为恐怖!

  尤其是那满嘴的尖牙!

  就好似深渊之中不断翻转的绞肉机一般!

  是一层叠着一层...

  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就好似梦境里的地狱一样!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十三使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