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王神话 > 0481远在天边
  实际上,就在众人高声欢庆、一展深愁时,唯有顾雷脸色不变,貌似坚毅不改、波澜不惊。

  只底下,又隐隐透着冰冷,好像在竭力克制着什么。

  又唯有纳斯塔西娅最先感应到他的异常,稍作停留,便赶紧载着顾雷回到不死鸟一号上。

  众人见此,则是会错了意,以为顾雷是在提醒大家“尚不可太过乐观”。

  毕竟,众人真都是非常有心的!

  最近几天,就算是平日里再懒惰的人,都在不眠不休地勤练军事技能和恶补各种专业的军事知识。

  并且,这里的不眠不休可不是一种略为夸张的修饰,而是一种切切实实的、乃至是尚不足以形容他们全部艰辛和付出的状态。

  很多团员是靠药物一直在支撑着的。

  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熟练掌握不死鸟号这样的一艘尖端太空战舰。

  哪怕他们都知道,用药过多必会导致严重的后遗症,还是深入灵魂层面的后遗症,或终生都无法治愈。

  连没心网支撑的阿尼西娅都不得不如此,婉拒了其他所有人的劝阻,乃至是开玩笑般地对远方的父母解释道:

  “只有我自己这制药公司的董事长也亲自用过药,也亲自感受过药物的各种疗效和副作用,才能对咱们公司药物的各项优缺点都更加了然于心,以后也才能更好地改进药物,让咱们公司的药卖得更好,大赚特赚呀!哈哈,父亲母亲,我可是咱们阿加塔家族这样一个大财阀的继承人,可得更拼命地挣钱啊!”

  而她的父母听完,也只能沉默地挂断了通讯。

  至于众人听说后,更当然是感动至深,皆知:

  阿尼西娅这般拼命背后,既是推脱不了的职责所在,又何尝没有要更好帮助大家在事后调理身体、尽可能帮大家减少后遗症或其它意外的心意。

  是啊,骑士团的团员们都很年轻,之前也真都很缺乏经验和技能。

  可是,又真都很有心,是真都拼了命在想要守护赞巴鲁克,守护他们的国土和人民,尽到一个身为贵族或军人的责任。

  无悔者勋章,他们已是受之无愧!

  加上最专业的一分团众人绝无任何保留的倾力指导,大家皆进步飞快,不仅迅速就能熟练操作几艘不死鸟号,还都能意识到:

  对整个赞巴鲁克来说,那第七使徒古斯塔夫,或才是最可怕、最具威胁的存在!

  古斯塔夫的别称,可不止残酷之恶,还有战争使徒呀!

  其虽必不是最强使徒,却又必是能造成最大范围和最痛苦灾害的混沌序列使徒。

  为此,除难免的极少数人尚缺一些定力外,绝大多数人相继就都迅速地成功克制住自己。

  他们竟几乎都在短时间内就成功压住了内心那皆要满溢而出的、一般来说是难以压制的激动和冲动,纷纷进入到一种既火热又冷静、堪称完美的战斗状态。

  而内心最是复杂纠结、意涌难平的顾雷,也凭最大毅力和最大算力跟着强行克制住,有点痛苦地,渐渐平静下来。

  其中,来自紫枫的、关于十一使徒的及时情报,实在功不可没。

  尽管顾雷出于对杰尔夫的绝对信任,近乎偏执地在第一时间就认定:

  杰尔夫会那样展露出他从未见过的、辣手无情的、屠夫般的姿态,必是有什么不得已、却正当的苦衷!

  可他内心,仍不可避免地有丝丝忐忑和纠结强压不下,不知:

  若无,自己该不该站在杰尔夫一边?

  直到知晓具体经过,顾雷才能完全松口气,完全确定:

  杰尔夫是十一使徒不假,却必是为让那些正持续受苦受难、却久久得不到解脱、连体面死去都做不到的紫枫民众早点脱离苦海。

  否则,为何那情报员会将第十一使徒的恶之概念,推测为那么奇怪的“爱之恶”?

  或是因为情况紧急,情报是未经充分整理和修改、一字不差地火速传回到卡缪拉国内。

  且日耳曼侯爵为表彰顾雷刚刚责无旁贷、勇敢机智的配合,还特意临阵提高了顾雷在情报方面的权限,才让顾雷第一时间地,终于在分离那么久后首次地,详细知晓了杰尔夫的一些近况。

  哪怕是那样悲伤、无奈的近况!

  顾雷的内心,在复杂和纠结平息后,当即就又控制不住地越来越激动和喜悦起来,感到比肯伯力-休和吴志远被相继击退都开心。

  毕竟杰尔夫终究平安无事。

  后又想到什么别的、更无奈的东西,顾雷就紧紧握住双拳,双手青筋暴起地在内心暗暗发誓道:

  叔……不,杰尔夫,下次,该我站在你目前了。

  至于那情报员后面的一些话,比如:

  若连爱而不得的极度仇恨,以及所有希望全被灭绝后的极度绝望,都不能算是最终之恶的话,那么,那个传说中的、最后的、有着足以毁灭世界的黑暗力量的最终使徒,其所拥有的,或说是所背负的,最终之恶,又到底是该是何等深沉可怕的黑暗?

  此时的顾雷,已能比较坦然面对这个问题,乃至是平静地在内心说出那个最可能的答案:

  最终之恶,或为生命之恶!

  倒是该情报员的另一些话,才更让此时的顾雷禁不住倍加咀嚼,又比如:

  根据混沌教会内部传言,第十一使徒,第十二使徒,还有最终的第十三使徒,是最强大、最黑暗、又最特殊的序列使徒,共同负有审判混乱世界、决定是否召来混沌意志、开启终焉灭世之程序的职责,被称为审判三使徒,命运紧密相连,此应能作为击退第十二使徒的重要线索。

  因为,很显然,肯伯力-休,即第十二使徒,就是被杰尔夫,即十一使徒,吸引走的。

  那么一来,难道,审判三使徒间的命运,真有什么密不可分的隐秘联系吗?

  否则,他顾雷,刚刚又为什么能看到肯伯力-休隐藏在内心最深和最隐秘处的、最痛苦亦连他自己都最不愿忆起的最绝望记忆!

  顾雷的表情又变得愈发晦暗复杂起来,内心反复在思考着“混沌意志的代行者”、“毁灭即拯救”、“审判世界”等沉重的字眼。

  良久,他才语气异常复杂地低声自语道:

  “……,审判……三使徒?”

  只不容他再细想更多、领悟更多,警报就再度刺耳无比地徒然响起,引得众团员皆双目凶光大作、杀意凛然,仇恨无比。

  终于有罪该万死、十恶不赦的部分星际海盗,直直朝底区杀过来了。

  可最让他们失态、连顾雷都不由为之睁开双目的,还是从代号“云之梦”的陷阵传来的最十万火急联络:

  “顾总指挥,顾总指挥!不好啦,不好啦!我们观测到,在我陷阵附近,居然还有大量流民滞留荒野,数量极多,黑压压一大片,根本数不清呀——”

  无疑,若不妥善处理,那大量流民,必会成为活靶子,被残酷无情、以杀戮和虐待为乐的星际海盗们全数用电磁炮无情射杀。

  可他们,或者说顾雷,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众人皆下意识地仰头看向天幕上那一个个才被肯伯力-休打出的大洞,脸色大变。

  现在看,那完全的胜利之刻,又似乎,是远在天边。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心王神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