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王神话 > 0482终结之始
  汹涌的战火,是太空一路蔓延,一直烧到地面的。

  起先,除了一些比较关键的信息,比如有关第十一使徒恶之概念的推测之类的,仍被重重保密外,其它很多信息,又比如佩莱特的大概受灾情况等,不止顾雷等信息权限较高的人,整个赞巴鲁克的全体卡缪拉将士,皆能看到,且皆正就在观看。

  日耳曼侯爵直接在舰队里用广播的形式把情况播放出来。看得众将士皆表情愈来愈凝重。

  紫枫可以使用量子通讯龙技把卡缪拉改造人大赛的实况及时传回国内,卡缪拉怎不行。

  双方在星系顶级强者方面的数量差距并不大。

  且尽管传回的图像同样有数量不多、画面模糊等问题,但就够赞巴鲁克的全体将士们,皆越看就颤抖得越明显了。

  即使不能到现场亲耳去听听那来自真实炼狱的、远比幻想要残酷得多的最恶之乐章,可他们至少已看到一段段,连模糊画质都遮掩不住底下至凶残酷的,最恶之舞。

  众官兵皆可看见:

  有人在水里“跳舞”,有人在火里“跳舞”,有人在电里“跳舞”……只皆好像是在挣扎着、扭曲着、扭曲到令人反胃。

  有人在核辐射里渐渐就“舞”成了一滩恶心的烂泥!

  并且,那跳成一滩烂泥的,倒好像是其中最值得羡慕的。

  其他人哪怕想要停止“舞蹈”,旁边进行试验或负责监督、记录的机械邪蜂,也根本不允许。

  现场的残酷程度惨绝人寰、空前绝后!

  这才让人民内务委员会仅凭寥寥几段模糊的画面,就能让赞巴鲁克的一众铁血将士们内心齐齐发颤,都不敢接着去想:

  佩莱特的人们,最后,到底是在怎样的痛苦和绝望中,凄惨无比地结束他们的生命的!人的生命,有如此轻贱吗?

  然后,他们就又都看到了那座洁白威严、却好像事不关己、正越飞越高的天空之城。

  男性官兵们皆目眦欲裂,而女性官兵们亦在捂嘴痛哭的同时纷纷露出愤恨眼神。

  以致于,当那千手的三面邪佛将佩莱特的天空之城悍然拉下时,官兵中竟有不少人为一个序列使徒在高声叫好。

  甚至,就连最后,当混沌汪洋彻底湮灭佩莱特的天空和大地时,众官兵亦竟是,忍不住地,齐齐松了口气。

  可紧跟着,他们就再次控制不住地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

  紫枫国会的议长托马斯,发表紧急讲话了。

  而且,在人民内务委员会截取的画面中,托马斯先仅仅是对佩莱特难以计数的大量遭难民众进行了相当简短的、相当程序性地沉痛哀悼,后就开始着急地为紫枫政府不断推卸责任,看着好像是在为政府的失责不断道歉,却又主要是将责任全推给那世人皆仍不知姓名、外貌等详实序列使徒,还一边尽可能模糊遇难民众数量、一边尽可能夸大序列使徒实力,万分无耻。

  看到紫枫方面竭力想要将那千手的三面邪佛认定为是最黑暗、最强大的第十三使徒,而不是什么最神秘、最危险、又听起来有点故弄玄虚的第十一使徒,卡缪拉众将士皆多少感到不屑。

  可以上倒无关紧要。

  真正令卡缪拉众官兵感到无法接受的是,为没底线地夸大序列使徒实力,紫枫竟做出了更没底线、实在无耻之尤的事。

  托马斯在紧急讲话的最后,面对一个个已被震到目瞪口呆、满脸不信、乃至是直接对他这一国议长露出严厉愤怒和苛责的各国记者们,不仅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出躲闪目光,还骗记者们说:

  “据最新情报显示,赞巴鲁克之战刚刚落幕,且也已被序列使徒毁灭,貌似落得一个比佩莱特更凄惨的结局,你们稍后亦会收到相关信息!”

  他直接就提前给都未正式开始决战的赞巴鲁克判了个凌迟,以进一步佐证序列使徒的可怕。

  他现在一心只想尽可能地推卸责任和减轻压力,已顾不上自己“诅咒”般的言语会对卡缪拉人民的感情造成多大伤害。

  而实际上,紫枫其他众高层亦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们也一样想着,既一个序列使徒就能让他们这般狼狈,那被好几个序列使徒盯上的赞巴鲁克,安有幸存之理,安有不被搞得更狼狈、更凄惨的道理,皆认定:

  稍后必会收到赞巴鲁克被毁灭、比佩莱特还惨的消息,而他们只是把消息提前公布罢了。

  甚至,他们都正暗暗庆幸于一点,即是:

  至少,不光是他们紫枫一国不幸地遭到了如此巨大的磨难,卡缪拉也好不到哪去。赞巴鲁克迟早完蛋,不会显得独独就我们紫枫应对不当!

  他们就皆正一边露出假惺惺的同仇敌忾之态,又一边在背地里,焦急中带着微微忐忑地,期待赞巴鲁克城破人亡的消息赶紧传来。

  他们现在唯一微微有点怕的万一,就怕万一赞巴鲁克没被毁灭,或受灾不大。

  而通过托马斯的失言,卡缪拉守卫和正火速前往支援赞巴鲁克的全体官兵,皆已对紫枫高层内心阴险卑鄙的恶意心知肚明,皆正怒气勃然,愤怒到露出了一双双充血的赤红血目。

  接着,日耳曼侯爵才心情沉痛、语气沉重地发表了战前的最后动员。

  “诸位,相信你们也能看见,佩莱特的人民,刚刚到底在序列使徒的手下经历了如何惨痛的遭遇和结局。我对此深表遗憾和同情,可亦无暇哀悼更多。因为,如果我们不专心战斗、拼死战斗的话,那佩莱特人民的恐怖和凄惨结局,就也必将是我们赞巴鲁克数千万男女老少的凄惨和恐怖结局!如此,诸位,我们可以容忍这种耻辱和痛苦也发生在我们卡缪拉的国土上嘛——”

  后随着一声由无数声汇成一声的铿锵之声骤然轰鸣起来,众官兵皆用拳头或手甲猛力重锤胸口或胸前的合金装甲,恍若金鼓齐鸣,用最有力的声音和最坚定的意志来回应侯爵的问话:

  “不能——”……

  后密集整齐的砰然之声依旧在不断震动星海,有节奏地持续震颤着周边的所有死寂、黑暗和混沌。

  杀意凛然的铿锵之音经久不息,散发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如火战意。

  而直到数秒后,日耳曼侯爵才瞪大虎目,止住众将敲击,更愈发狰狞地大声咆哮道:

  “并且,紫枫政府自己懦弱无力、临阵畏战、导致佩莱特化为一片废墟、生灵涂炭不说,还居然诅咒我们,希望我们的赞巴鲁克也落得和他们一样城破人亡的下场!你们说,我们能让那些肮脏无能的紫枫人如愿嘛——”

  众官兵当即再次地,一次次地、更用力地,齐齐猛拍胸口。

  那些没穿装甲的几乎要把胸骨都拍碎了。

  众将皆异常狰狞地齐声连连高喝道:

  “不能!”……

  “不能!”……

  “不能!”……

  ……

  之后,不待日耳曼侯爵再多说什么,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众官兵原整齐凶狠的呼喊,就徒然渐渐变了样,先是变成一浪高过一浪、最凶狠威武的“胡瓦”之声,后又变成更低沉、却也更坚定的:

  “吾为剑,吾为盾,吾愿雄躯化坚甲,护吾卡缪拉太平昌盛、护吾国民幸福安康!”……

  “吾为剑,吾为盾,吾愿雄躯化坚甲,护吾卡缪拉太平昌盛、护吾国民幸福安康!”……

  “吾为剑,吾为盾,吾愿雄躯化坚甲,护吾卡缪拉太平昌盛、护吾国民幸福安康!”……

  ……

  如此,持续地齐声高喊着这句当初参军时的不悔誓言,众官兵才不由纷纷平静下来,又不由纷纷露出愈发庄严肃穆的表情。

  同时,他们的眼睛里,也正有愈来愈坚决无畏、宁死不退的荣耀之光,正愈发刺目地闪烁着。

  但还是不待内心感慨万千、激动万分的日耳曼侯爵再多说什么。

  一只整个蓝日星系有史以来最黑暗、最混沌的大军,已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地出现在远方虚空中。

  随着一颗颗代表飞船尾焰、异常明亮的蓝色星辰渐次亮起,随着那些透着死气的蓝色星辰交织成一条闪亮、狰狞、刺目的“黑暗星河”,

  连它们身后的璀璨星空,

  都被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阴影,让星光也仿佛在挣扎和呻吟般的持续扭曲着。

  日耳曼侯爵登时双目大寒,如凛冬忽至,大手一挥便命令道:

  “全军出击——”

  他誓要让这些比禽兽还要无耻、比石头还冷漠的畜生们知道,什么叫:

  来自“夜之谷”寒风,能把敌人的骨头冻碎!

  第三次赞巴鲁克防御战,正式打响。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心王神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