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武仙侠录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三尺金锋扶二族 一场心机作万年(后)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三尺金锋扶二族 一场心机作万年(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月后,在东海逛了一圈的南无乡再次回到先天谷口,当着妖皇的面一把遁入谷中。这是他事先想到的,最后一种拖延妖皇的手段,本来应该在两个月后使用,现在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

  妖皇自然不会客气,视谷口的天河弱水如无物,也一头扎了进去。不过,进得先天谷,却也失了南无乡的踪迹。他有镇压地气之术,却不能在谷外施法而影响到谷内地气。

  南无乡没有先回天珠峰,而是用传灵术挨个拜访了其他几位同道的洞府。现在这些同道都在中都,当然没有人招待他,他只好反客为主,自己去他们的药园里摘灵药了。

  经过一个月的奔逃,他身上所有能恢复灵力的丹药,哪怕本来是疗伤用的,都被他吃光了。一路经过不少灵地,见到的灵果也都被他采摘一遍。妖皇紧随其后,为了减少南无乡使用传灵术的可能,干脆把地脉一起毁了。

  他还沿途击杀了不少妖王,直接取妖王的内丹恢复灵力。虽然他的情况特殊些,甚至曾用妖丹提升功力,可那种慢慢炼化吸收,与直接摄入气海毕竟不同。现在,他的气海里已经积聚了一股可观的妖气,必将影响根基。

  可若与他身上残余的罡劲相比,这些妖气又不算什么,他也就不当回事了。

  听起来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可他击杀妖皇的信念从未如此坚定。有那一身罡劲在,再想找个地方躲避妖皇也用处不大了,这条本来就没怎么考虑过的退路算是被堵死了。

  而罡劲再次发作,给他带来麻烦的同时,威力也更强了。对他若有五分不利,对妖皇起码也有三分!

  妖皇在先天谷里,也追着他拜访了每座灵山。让他意外的是,一路上拔山灭寨的妖皇,竟在他的天珠峰停了下来。却是看到了黎明雪收养的那些玉女了。

  不过,这些玉女早已不再认他为主,对他一脸冷漠。妖皇笑容僵住,很快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一场大笑后转身远去。

  南无乡远远听到这场笑声,凄凉却也洒脱。他隐约感到,妖皇对这些玉女寄托了一点真情,这场会面算是为他脱去一道枷锁。

  不过,管他呢!他已经出了先天谷,取出朝凤鉴,镜面上放出几根光柱胡乱一扫,就在先天谷的出口划出几道空间裂缝。

  尤不觉得放心,干脆又补了一道长明剑气。一只彩凤在裂缝间狂舞,将几条裂缝连成一片,变做一场风暴。

  跟着就身剑合一,化作一只彩凤往南面走了……

  又一个月后,南无乡与龙天一起出现在曙黎山,借助南疆各族提前布置的法阵,再度与妖皇交战几招,将妖皇法力消耗一半儿后,就脱离妖皇而去。

  妖皇没有追赶,却在原地打坐起来。

  这也是南无乡能在他的追逐下坚持两个月的原因,南无乡的遁术确实比他快上一线,法力却比他差太多。

  如果他全力施为,南无乡怎么也挺不到今日。可为了自身安全,他不会像南无乡一样把法力消耗到仅剩两三成的地步。哪怕这两三成,就与一个完整的南无乡差不多了。

  当然,南无乡能支持到现在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离开先天谷不久,就在半路上会合了龙天。两人轮番使用遁术,妖皇追起来自然更难。

  不过,让南无乡二人大觉郁闷的是,经过两个月的追逐,他们三个人的遁术都有了长足的增长。妖皇的法力比他们两个加在一起还多,增长自然也远超过他们……

  五天后,神巫山上。

  南无乡遁入先知道场,正准备去那处没有光芒的黑暗小世界躲避一场,甚至还生出将妖皇困在此地的心思。

  却忽然感到胸口一震,原来是一枚传信符,上面有“真剑已成”几个字。

  顿时心中狂喜。当即提了口气,手指一拨,神巫山上的各样禁制全都运行起来。妖皇化身巨龙,一个尾巴就把金钟一般,将万丈神巫山全都罩住的禁制打个粉碎。

  “嘿嘿!”山跟着晃了几晃,可南无乡不但不急,反而趁机道,“妖皇前辈,我的参天功也十层了。这就去中都那边,吃几枚先天内丹增加功力。让你修得到第十一层也没有先天的妖丹可用!”

  妖皇冲到先知道场时,南无乡已经带着龙天一起消失了。

  对此,妖皇也是无可奈何,南无乡施展传灵术是有条件的,地脉的灵气满足一定程度才行,灵气越稀薄的地方越不好用。他镇压地气正好相反,灵气越强的地方,镇压起来越需要时间。

  遇着寻常的灵山,他轻易就能镇压下来,可像神巫山这样的灵山,他无法在南无乡沟通地气之前就将地气完全压住。

  可他停在先知洞府,反而沉默起来,没有立马追出去。想想南无乡的话,他不得不承认南无乡真的猜出自己的目的了。

  虽然一开始就有这种预感,可南无乡在这两个月里从没有真的透露出来,他也就只停留在怀疑的层面。可如果南无乡早知道此事,为什么今日才折返中都呢?难道他也是才猜出来的?这样还好,若是早就猜出来了……

  妖皇有些迷糊。在他的授意下,来到人族的妖族先天大半汇集在中都。这是他为了方便行事而为,可现在还不到行事的时候。

  他还差几个穴窍没有圆满,无法进入到下一层,现在就开始这一步的话,很可能会重复万年前的旧事。

  当然,他是有把握在平常的时候,镇压住这些外来的功力的。可他最后的对手不是任何人,而是此界的天劫。

  渡劫飞升就要将一身存养带离此界,是一界法则绝对不能容忍之事。那时,平时使用起来无往不利的法则将逆转过来,成为自身的对头,供自己驱使的天地之力也会反扑。谷

  任何平时看起来细微的瑕疵,都会在天劫之下被放大数倍的暴露出来。一分功力不能运转如意,就可能魂飞魄散,功败垂成。

  重华山上出了些意外,跑了一个老九,导致几个穴窍不足。再出关时,他又看上了龙天。可是现在?龙天虽好,一直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妖皇静了静心气儿,从腰带上摘下一枚圆珠。隐约见得,这个圆珠的中间,有一个龙首人身的修士正在打坐。

  “四十九,本来我是想留下你的。岂料造化弄人,你被那两人拐带来到人族,未经我的传授,就自己修行了化龙诀。修行化龙诀的人死后,本该回归天地的本源之力不会散去,而是会回到此界化龙诀修为最高的人身上。这样算起来,即便留着你,也可能成为那个在我渡劫的最后关头,出手暗算我的人。”

  说着就把此珠塞到嘴里,咽下去了。

  “当然了,如果我能顺利击杀那条黑蛟,还是可以与你一续剩下的三百年父子情谊的。若是不能,你虽然差一点儿,却正好够我用了。”

  话落就看着北方,望着中都的方向追去了。

  尚有几千里路,远远就看见一团飓风卷在整座中都城的上空。

  知道是羽皇用领域困住了南无乡,按理应该上前相助。可一想巨鲸岛上,“金蛟王”突然砸来的一棒,再一想东海上狼皇的几把飞刀,他就在附近停住了。

  此时胡太师、狨皇与扁舟子赶来,行过礼数。胡太师道:“陛下,南无乡突然杀回中都,剑诛鲨皇,现被羽皇与乌皇联手困住了。”

  妖皇先看了围在中都四周的妖族军阵,大军镇压四方。另有一支把住了往西面去的路,却是防备有人族从那边来救,还有一支羽族驻扎在栖鸣山上,可以三面驰援,看起来也算严谨。

  不提南无乡的事,却道:“其他各处战况如何?”

  他在追杀南无乡,却也顺便观战几个地方,见得已经占领的各州之内,还有反抗的人族。

  有从南面来的南疆修士,在晋州东拒北进,一边防备渝州的妖族大军,一边与把手阑天谷的妖族激战正酣。

  另有一支人族武者组成的大军,竟在东、渝二州的腹地活动,因为大军都在中都的缘故,迟迟镇压不住。

  “回陛下。”胡太师躬身道,“往来中都的三关尽在我手。另外东、渝二州的主要灵山并无人族骚扰。中州境内,除了中都城外,并无一处有人族。”

  “陛下!”扁舟子稽首道,“按照时间推算的话,人族传灵阵应该完成了,中都的修士随时可能撤到其他地方去。”

  “传灵阵么?的确是个麻烦。”妖皇想了想,又道,“附近的地图给我看看。”

  狨皇闻言展开一张皮卷,三尺见方,线条密密麻麻的,记载着中原、东海、南疆、北域,只西边空出一块地方。

  妖皇往当中一指,其中间的一块变大不少,先成了一副中原地图,又成了一副中州地图。妖皇看准中都的位置,循着地图往东划出一掌远的距离,指着一山,看着山名道:“此山叫守山?”

  胡太师见此山就眼皮一跳,其实此山名叫荒山。如果赤焰侯在此,一定会认出来,当年他们来救小皇子,大闹天师府后就是在此山休整的。

  他眼皮当然不是为赤焰侯而跳。

  羽皇得了白灵的传信不久,就把他与狨皇叫到一起,才知彼此都与南无乡合作过。羽皇没有直接合作,但有白灵的关系,牵扯还比他们大。

  几人谋划不久,禹大川就暗自找上来,专来讨论合诛妖皇一事。南无乡的话未知准否,他们只是把禹大川放了回去,没有允诺任何合作。

  可禹大川提点过一事,若妖皇询问此山之名,且不可回复荒山。这是个擦边的要求,一是妖皇未必过问,若不问就不算要求。若是问了,欺骗妖皇是大罪一场。

  但人、妖两族历来不同,有些东西人族有人族的名字,妖族也有妖族的叫法。人族称此山为荒山,妖族也可以称此山为别的名字。便依禹大川之言,将此山改名为守山。

  想禹大川只提一事,却正中妖皇的心思,多少有些骇然。好在他修的就是这类功法,没有让妖皇看出不对,便依当时之言道:“是守山。”

  “好名字。”妖皇赞了一句,就不再言语了。

  恰此时,一声隆隆巨响,几道雷霆撕破笼盖中都城的旋风。

  众人看见南无乡身高百丈,使出三头六臂的神通。一手提着一只数十丈大的金色乌鸦,一手抓着一只房顶大的白色翅膀。

  正要再对只剩半边翅膀的羽皇出手,却与妖皇对了一眼。当即收了法身,羽皇的翅膀与金乌的尸体随身变小。剜出金乌的妖丹,在众目睽睽下吞入腹中。

  顿时从身上冒出一股金乌灵焰,在胡太师等人的一脸震惊中往中都城里去了。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道武仙侠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