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元芳? > 第四百零六章 蔡相,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你一样吃惊

第四百零六章 蔡相,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你一样吃惊

  砰,Duang,叮,哐……

  一大堆的拟声词已经无法诠释此时愤怒的宋徽宗了,不过身为宋国的诸位臣工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一大早上起来家里娘们儿没了,这谁受得了?

  “你们以前不都是自诩消息灵通的吗?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朕平时养你们是吃白饭的?”

  宋徽宗无能狂怒中,一帮子朝臣时不时的将视线落在蔡京的身上,希望可以从其身上得到一些提示或者说解答,然而这注定是徒劳的。

  以往总是抬头挺胸的蔡相,如今却是把头一低,双眼一闭恍若充耳不闻。

  宋徽宗发泄了一大通后终于是有些冷静了下来,扫了一圈将视线落在了三个禁军指挥使身上。

  在宋国,这禁军的最高统帅就是皇帝自己,再往下是三名互不统属且分别负责不同职务的将军。

  “朕知道你们一直都有暗中保护朕,昨夜你们可看到了什么?”

  其中两人缓缓转头将看向中间一人,昨夜正是他负责派人保护皇帝的。此人原本是禁军教头,姓顾,擅用枪棒。对,就是林冲以前的那个职务。不过顾将军可比林冲懂得如何交际讨好上官,没用多久就被提拔到了禁军指挥使的位置上。

  原本春风得意呼五和六的顾将军此时却想将左右同僚的脑瓜子拧下来,他当然知道李师师去哪了,但他不敢说啊!

  说起来他既然出身军中又是林冲的继任者,那自然跟林冲也算是旧识,说起来他自己的功夫里还有点林冲的影子呢。

  林冲那人无识人之明,所以有‘至交好友’陆谦,所以有‘切磋武艺’的顾将军。

  顾将军虽然看不太上林冲,可是却也见过周侗,那可是地榜级别的高手,光是靠着灵觉就能够感觉出你是否恶意了,他有什么小心思可不敢在人家面前耍。

  而昨夜,他可是亲眼看到周侗和李元芳带走了李师师,试问这两人哪一个他惹得起?

  你宋徽宗是牛哔,可人家一个大秦使者、一个地榜高手,谁理你啊!

  顾将军难受,求助似的往蔡京那边瞄了一眼,昨夜他发现问题之后马上就找到了蔡相,毕竟这事他可不敢擅作主张。

  蔡京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求助,上前一步道:“陛下息怒,最近汴京来了很多的陌生人,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何况如今有不少的反贼勾结清军,陛下与师师姑娘的关系不是秘密,恐怕是有贼人想要掳走师师姑娘威胁陛下,如今边军将士正浴血奋战,陛下切勿自乱阵脚给了那些反贼可趁之机啊!”

  宋徽宗脸上怒色未消,啪啪啪的快要将龙椅拍碎了,“乱臣贼子!不是已经派兵剿匪了吗?怎么反倒让分贼进了京城!”

  “回禀陛下,正是因为反贼顶不住围剿,才出此下策来威胁陛下啊!”

  宋徽宗这么一听颇觉有道理,长叹一声,“都是朕连累了师师啊,此事之后由蔡卿全权负责,一定要将师师找回来!”

  “是!”×n

  出了大殿,一票人呼呀呀的就朝蔡京围了过来,在人群中甚至还有公孙胜悄悄跟着,他其实也吓了一跳。

  当时他得知这件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卧槽!李师师丢了,那我的阴谋是不是明牌了?

  此时蔡京没有多说,只是挥挥手让一帮人散去了,而他自己则出了皇宫,直奔鸿胪寺。

  本来他是真的不想去,就让大秦使者在那呆着挺好。可这李元芳如此举动是为何?挑衅也没这么干的,抢皇帝的女人,还是偷偷摸摸的抢,你不要脸了?

  ……

  左舟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昨夜回来的有点晚,展十七见他又带回来一个美女明显有点酸,所以折腾了他大半宿才心满意足的睡过去。可怜他还要出来迎接应该会来的蔡京,男人苦啊。

  “将军,昨夜那个……那位公子……”

  江玉燕很贴心的送上一杯茶,她所说当然是李师师,只不过昨夜李师师是男装打扮,她自然也不会多嘴揭穿什么。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除了左舟周侗之外,整个鸿胪寺所有人中,竟然是她的灵觉最敏锐,第一个察觉出左舟和周侗回来了。所以昨夜也是她第一个出来迎接两人,也第一个见到了李师师。

  怎么说呢?江玉燕第一眼见到觉得这个女人很有威胁,同样也在青楼中混迹过的她几乎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倾城美女的底细。哼,是个会勾人的妖艳贱货!

  只是很快她又放心了不少,在她决定开始疯狂卷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李师师对李元芳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嗯,至少现在没有,所以该着急的是展十七。

  “哦,师师啊,我的弟子。”左舟随意抿了口茶,却发现里面加了枸杞!

  什么意思?暗示我不行?你信不信老子一棍就把你捅出血!

  弟子?

  江玉燕愣了一下,自己怎么没有想到?侍女虽然也能够常伴左右,可终究不如师徒亲近,且要真成了师徒再手把手、脸贴脸的传授武艺也没人能说什么了。可恶,好聪明的贱货!

  李师师刚刚下降的威胁又一次提升了!

  左舟完全没想到自己弟子此时已经在江玉燕心中七上八下了,只是淡淡将茶碗放在一边,“玉燕啊,一会儿蔡京应该会来,这人就不用上茶了。”

  江玉燕点点头将准备的茶碗收掉,她时刻关注李元芳,这整个宋国恐怕除了那个叫做宋慈的就没有一个值得他另眼相看。那她自然也不会在意什么,别说是一个丞相,就是宋徽宗来,她也照样冷眼相待。

  事情跟左舟预料的差不多,过了早朝的时间之后,很快就有人通报说蔡京来了。

  “哎呦,这不是蔡相嘛,大奸臣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蔡京:“……”

  左舟那是相当热情,蔡京还没有说话,就被他搂着进了客厅,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不是鸿胪寺,而是他家后院呢。

  蔡京入座突然间有点无所适从,以前跟谁见面他都是占据主动的,如今面对李元芳猛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想了想道:“使者远道而来本应热情款待,无奈最近清军逼近、反贼肆虐,陛下国事繁重,冷落了使者,还望谅解。”

  “放心放心,我懂,我懂,没人比我更懂美女有多诱人了,你看我好多的红颜知己,每日那是恨不得醉死在温柔乡中。”

  “……”蔡京讪笑,脸上倒是很配合,可心里那是一点都不信,就你这个年纪这个修为,恐怕每天恨不得多出几个时辰用来练功吧,还能沉迷美色?

  左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被误解了,只是笑眯眯的等着蔡京继续发挥。

  蔡京有些无趣的放弃了拐弯抹角的想法,他倒是忘记了,眼前这位是敢在大秦朝堂上硬怼秦皇与众臣的角色,怎么会遵守他们宋国朝堂的规矩?

  “此次前来是为师师姑娘,陛下对其甚是想念。”

  左舟脸色一唬,煞是严肃,“咋的?蔡相认为是我抢走了李师师!”

  蔡京脸皮一颤,你敢说不是你?“听闻有不少反贼想要借师师姑娘威胁陛下,还多亏了大将军出手相救。”

  左舟顿时翻了个白眼,有点泄气,人家将理由都给你想好了,这飚就愣是发不出来,无趣!

  “先说好,我可没抢啊!”

  蔡京也有点气,你还不承认,咋的?非要翻脸是不,你敢耍无赖我就敢当什么都没发生!

  “她确实在我这,不过是她自己要跟过来的,想不想回去是她自己的问题。”

  蔡京松了口气,你承认就好,“大将军说笑了,谁不知道师师是陛下的……”

  “谁都知道就是对的?都知道唐国皇帝姓李,那我是不是也有资格继承皇位?”

  “……”这么大一将军咋还胡搅蛮缠呢?

  “蔡相,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恰在此时,轻柔的嗓音从身后响起,蔡京是见过李师师的,此时一听就知道正主来了,心中不禁得意,呵呵,谁又能拒绝荣华富贵呢?

  “师师姑娘,陛下很挂念……”

  蔡京愣了一下,也算见过了大场面的他却是被如今李师师的打扮惊艳到了,以前的李师师纱裙披肩,淡妆时如空谷幽兰,浓妆时又艳绝天下。可他何曾见过李师师的男装打扮,那是怎一个潇洒倜傥、风度翩翩,虽然肤若凝脂、身材娇小依旧是女相,却让人有一种不忍拆穿的冲动。

  嗯,如果陛下看到这个样子,怕是又要兴奋好久吧!

  李师师微微颔首,双手抱拳一股子江湖气,“请回禀陛下,世上再无李师师。”

  蔡京苦笑,这是闹什么别扭呢,“姑娘何出此言呢?”

  左舟乐了,往前一站拦在她的面前,“人家都说没这人了,你要不搜一搜?”

  蔡京沉默,这特么睁眼说瞎话啊,却听左舟身后传来坚定的声音,“李师师三字本就不是我,姓不是,名不是,一切都不是,世上本就从没有李师师这个人。”

  蔡京皱眉,看着李元芳跃跃欲试的样子,这是……等我找茬?

  “这……这位小兄弟是使团的哪位啊?”

  左舟不爽,“这都能忍……咳咳,好吧,你……告诉蔡相你是谁?”

  “在下李寻欢。”

  “……”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