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 > 362 我可是想你想的好苦啊!

362 我可是想你想的好苦啊!

  区区的神衣创造而已,林恩只挥了挥手,便将能力发动出来。

  等到无数散发着橙色光芒的战斗生命纤维将犬牟田宝火紧紧包裹——

  出现了!

  果然是不出意料的辣眼睛啊!!!

  面对眼前这一幕,林恩是下意识背过身去,完全没眼看这幅景象。

  然而此刻的犬牟田宝火却还一无所知,正在闭眼感受着神衣带给自己的全新变化。

  “这种感觉……果然不愧是神衣啊!”

  “那么接下来……人衣一体!神衣变身!”

  身穿神衣所带来的力量增幅,无疑是普通极制服所无法比拟的。

  可面对犬牟田宝火身上所发生的变化,还处于战场之上的蟇郡苛和猿投山涡却直接傻眼在了当场。

  没办法。

  任谁看到朝夕相处的同伴突然穿上一套蓝色的女款水手服,都会感觉到这一幕无比诡异。

  尤其犬牟田宝火到现在都还没睁开眼睛,而是摊开双手并高举向天空,故意摆出了一副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敌的姿势,这就更加令两人的嘴角疯狂抽搐了起来。

  “那个……”

  “犬牟田……你还好吗?”

  一剑格挡开了眼前暴君的爪子,猿投山涡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试探着开口询问起来。

  由于他的声音中带着一抹颤抖,言语间也夹杂着犹豫不决,这就让犬牟田宝火误以为,对方其实是在羡慕自己的实力增长。

  “非常好!”

  “这就是拥有力量的感觉么……实在是太棒了!”

  十分得意的睁开双眼,犬牟田宝火就仿佛在展现自己力量一般的握紧起拳头。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与猿投山涡的视线发生对视后,却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羡慕眼神。

  相反的。

  此刻的猿投山涡表情复杂,并不由自主的伸手指向了他的身体。

  ???

  不明白对方为何有此动作,犬牟田宝火的目光也是随着猿投山涡的手指缓缓向下看去。

  等到他看清自己身上的这套神衣后——

  “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想要获得力量,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嘛。

  对此林恩深以为然。

  也正因如此,关于犬牟田宝火接下来希望解除神衣模式的请求,他是毫不犹豫的严词拒绝,并表示,除非战斗结束,否则就不要妄想让他继续浪费力量。

  你真以为穿上一套神衣很容易?

  所以没办法,最终犬牟田宝火也只能怀揣着悲愤的心情,在同伴们或诡异或鄙夷的目光下,拼命杀进暴君群中。

  估计也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让他暂时忘掉一切了吧。

  当然了。

  有关犬牟田宝火穿上神衣的这件事,也不过只是战斗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罢了。

  将注意力重新转回战场。

  可以发现,随着流子、皐月再加上四天王之间的配合越发默契,那些实力为A级的暴君们已经再无有任何反抗之力,几乎都在走出时空门后便当场去世。

  虽然在战斗的过程中,流子一方确实采用了取巧的方式,先以专门克制极制服的武器削弱暴君的实力,再将它们干掉,如果换做与正常情况下的A级战力对战,他们其实早就一败涂地。

  但即使如此,大家的这份战绩也依旧是实打实的,尤其随着暴君数量的越来越少,这场战斗也基本可以宣告进入尾声。

  “就这?”

  “还以为会再有什么惊喜呢……”

  随着最后一只暴君被成功斩杀,这时再看那墨绿色的时空门,已然再没有任何声息。

  这就不禁让林恩感觉很是无趣,毕竟按照他的猜想,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强的敌人出现才对。

  所以A级……就已经是极限了吗?

  别说魔王种或魔王级,就连A+都没有?

  然而就在林恩低声喃语,以为到此为止之际——

  “呵呵呵……”

  “不愧是我的两个女儿……没想到,我穿越了时空,竟然还能在这里见到你们!”

  ???

  人未到,声先至。

  随着一阵张狂的笑声传入众人的耳中,下一秒钟,对这个声音无比熟悉的皐月首先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鬼龙院……罗晓!”

  是的没错!

  伴随着一道周身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身影缓步从时空门走出,这一刻,别说不可置信的流子和四天王等人,即使是林恩,他都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竟然还真是她?

  这怎么可能?

  “呵呵呵……你们人来的倒是很齐。”

  “尤其是你!林恩!”

  “我可是想你想的好苦啊!”

  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让貌似死而复生的鬼龙院罗晓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得色,不过就在她的目光与林恩打了个照面之后,她眼神却又一下子变得犀利无比!

  想我想的好苦?

  耳听着鬼龙院罗晓咬牙切齿的话语,林恩深知,她这哪里是想自己,她分明就是想杀掉自己!

  不过也是,毕竟可是自己亲手干掉了她,甚至连她复生的机会都没给,直接吸收了她的本源力量,获得了战维之王这个究极技能。

  这样的深仇大恨,她不想将自己除之而后快,才真叫一个怪事。

  只不过……

  “其实相比你的想念,我倒是更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从地狱里再度爬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鬼龙院夫人愿意帮我解答这份疑惑吗?”

  虽然心中很清楚鬼龙院罗晓对自己的恨意,但在这一刻,林恩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很平静。

  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就摆在那里,即使鬼龙院罗晓能重新复活,他也没感觉自己需要忌惮她什么。

  只是大概没想到林恩会是这样的表现,面对这个问题,鬼龙院罗晓都不禁愣了一会儿,最后才在反应过来后,再一次的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你啊。”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吗?”

  “好啊!过来!舔我的脚趾!能做到的话,我就告诉你!”

  ???

  鬼龙院罗晓这话一出口,林恩当即就挑起了眉毛。

  虽然不提这女人的奇特审美,单从颜值上看,她确实是个大美人没错。

  相信也肯定会有一部分拥有特殊爱好的男人,会甘愿成为她的舔狗,别说脚趾了,就算是脚后跟的死皮,他们也会照舔无误。

  但遗憾的是。

  林恩并没有这种特殊的癖好,并且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也没有任何感觉。

  面对这种挑衅,他可能惯着对方吗?

  “究竟是什么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自己能吃定我了?”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下一刻,林恩的身形突然在原地消失!

  等到众人再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然来到了鬼龙院罗晓的对面,同时一柄长剑,也在这一刻将她的胸膛直接贯穿!

  “我不管你为什么能死而复生,但我既然能杀了你一次,就能将你再杀第二次!”

  “死人就不要再妄想重新回到现世,地狱……才是你唯一的去处!”

  虽然林恩确实很好奇鬼龙院罗晓为何会死而复生,但从对方的表现中,他却看的出来,对方绝对不会将这份真相告诉自己。

  提出那个条件,也不过只是为了羞辱自己罢了,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再浪费时间?

  直接将鬼龙院罗晓再送回地狱,岂不更加简单快捷?

  然而出乎林恩意料的是。

  随着鬼龙院罗晓的身体被当胸刺穿,她的伤口处却并没有流淌出一滴血液。

  相反的,一抹战斗生命纤维所发出的淡淡橙光,竟然在她的伤口中呈现而出。

  “你的身体……已经全部都是由战斗生命纤维组成的了?”

  “那你究竟是鬼龙院罗晓,还是拥有鬼龙院罗晓记忆的战斗生命纤维?”

  下意识皱了皱眉头,林恩甩手将长剑抽回。

  他此刻手持的,是一把由钢化战斗生命纤维打造的武器,可以给战斗生命纤维造成重创。

  按理来说,只要他继续出手,即使鬼龙院罗晓的身体都是由战斗生命纤维构成,也绝对难逃再死一次的下场。

  不过这一刻,林恩却并没有选择继续动手。

  因为他很好奇,眼前的这个鬼龙院罗晓究竟还是不是原来的本人。

  然而——

  “呵呵呵……”

  “我究竟是什么呢?”

  “关于这个问题,还是等你今后去自己慢慢探索吧。”

  “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吗?”

  “我绝对会回来找你复仇!”

  “今天不过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在包括林恩在内所有人的注视下,眼前的鬼龙院罗晓在发出一阵大笑后,身体开始变得逐渐战斗生命纤维化。

  直至她最后的复仇二字说完,只见她的全身都已转化为人形的橙色光团,并渐渐收拢缩小,直至化为一根战斗生命纤维,飘落于地面之上。

  “这究竟是……”

  并不等大家惊讶于这一变化,这根战斗生命纤维上所散发的光芒也在逐渐变淡。

  大概只在三秒钟过后,完全失去了能量的战斗生命纤维便彻底化为一道飞灰,消散于空气之中!

  所以……这个鬼龙院罗晓就这么死了?

  不!

  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不过并没等林恩再进一步探查真相,再看不远处那道墨绿色的时空门,竟也在这一刻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好家伙!

  这走的还真是彻底啊!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人在东京:开局一座时空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