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亡禁曲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追寻

第五百一十五章 追寻

  离开讲武堂后,杨子央来到南华别院,接到讲武堂的通知,了因大和尚吩咐知客僧注意禀报,杨子央到的时候,了因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知客僧将杨子央带到后堂,了因已经在等着,他在这里等是不想暴露太多杨子央的身份,南华别院虽然不掺杂俗事,但看着南华别院的眼睛并不少。

  “阿弥陀佛!施主,久见了。”了因合十道。

  “大师您好。”杨子央合十回礼。

  “施主来是寻因果?”了因道。

  杨子央怔了下,一下子没明白了因的意思,她是追循楚向的脚步而来,是寻找与楚向关联的一切,仔细一想,不正是了因说的来追寻因果。

  “大师明见。”杨子央道。

  “每个人的路都不同,因缘纠缠,讲不清理不明,不必执着。”了因道。

  “大师你说的话太深奥了,我就是想来看看。”杨子央道。

  “阿弥陀佛!是老衲学问不到,施主请随老衲来。”了因合十道。

  杨子央跟着了因往后院去,几重院门之后,来到一个小院子里,院子里两个小和尚盘腿坐在雪地上,垂眉敛目,面相平和,丝毫不觉寒冷,仿佛是坐在温暖的火炉边。

  “施主,又见面了。”盘坐在雪地上的小和尚睁开眼,对杨子央道,红唇白齿,分外惹人喜爱,一双眼睛却是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安然平静。

  “救命之恩,还没谢谢大师,大师不着外物,我也只能说声谢谢了。”杨子央道,看着眼前的两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和尚,大师两字说出来觉得十分别扭。

  “施主着相了。”唇红齿白的小和尚道。

  “我只是一个俗人,当然会着相。”杨子央道。

  “如果只是一个俗人,那这因果你就寻不到了。”唇红齿白的小和尚道。

  俗人又怎么能追寻得了楚向的脚步。

  “那要怎样才能找到?”杨子央问道。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不同的想法,不同的选择,注定会是不同的人生,追寻因果没有意义,追寻自己心中的信念才是该走的路。”小和尚道,不打机锋的小和尚说起话来让人有点不习惯。

  “我喜欢他,想像他一样。”杨子央道。

  “从出发点开始,你的路就是错的,你是你,你不是他,也不可能成为他那样的人,就像男人不可能成为女人,女人也不可能成为男人。”小和尚道。

  杨子央沉默了,她是女人,楚向是男人,这本就是最大的不同。

  “他是什么样的人天下皆知,但是没人能学得到,也没人能成为他那样的人,追寻没有意义,成为最好的你,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去做合适你的事,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小和尚道。

  小和尚的话说得很浅显,没有打机锋,就算是没读过书的人都会懂。

  “我明白了。”杨子央道。

  小和尚说得没错,楚向希望她成为什么样的人,她就成为什么样的人,才是向哥最想看到的。

  她的方向楚向早已给她指明,同样知道她该走什么的路另一个人也点起了一盏灯为她照亮前路,虽然这盏灯可能是想引她入魔道,但灯指引的方向并没有错。

  离开南华别院,杨子央回到了讲武山,在僻静的后山思考、学习,等待公孙启出关。

  公孙启出关已经是十一天后,杨子央在半山腰大堂的后院见到了公孙启。

  院子里不止公孙启一人,还有一个女人,杨子央认识的女人,曾经的讲武堂总管杨蓉,杨蓉在给公孙启泡茶。

  公孙启在看雪,看着回廊外飘落的雪花,茶还没泡好,显然公孙启刚来没多久。

  “来了。”公孙启回头道,没有起身,招手叫杨子央过去。

  杨子央在公孙启对面的座位坐下,公孙启道:“杨蓉,你认识,就不多介绍了,现在她在这里扫地泡茶。”

  杨子央点头,没想到曾经的讲武堂总管成了扫地的阿姨,成了泡茶的服务员,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不过她并不感兴趣,也不会去问。

  扫地阿姨、泡茶的服务员自然是没有资格和杨子央打招呼的,杨蓉用余光看着坐在公孙启对面的这个小姑娘,她知道这个小姑娘,这个娇小的小姑娘比她想象的更大胆,更有勇气。

  公孙启的修为越发深厚了,在杨子央眼下,虚境层次几乎隐藏不了修为,这是她觉醒的天赋,与生俱来的天赋。

  “来之前我还有点担心,担心你坐不住讲武堂,毕竟不是谁都是他。”杨子央道。

  公孙启感觉到了杨子央言语中的不同,杨子央已经不是一个小姑娘,这番话也不是一个小姑娘能够说出来的。

  只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才会从这个高度去看待事情,去思考,杨子央说出这句话的角度已经不是在山脚,而是半山腰,她确实是能够坐在他对面的人。

  “现在呢?”公孙启有些惊讶的道。

  “你的修为已到虚境顶峰,合道契机已现,唯一弱势的应该是武道还不到巅峰,面对道门中人,勉强可以一战蔺白云、胡一天,对上张震边前辈或者孙英必败。”杨子央道。

  这次公孙启是真的惊了,杨子央竟然看穿了他的修为,果然,能够被楚向重视的没有一个是普通人,这个小姑娘也不例外。

  公孙启笑了笑,道:“你是说蔺白云和胡一天不是张震边前辈和孙英的对手?”

  “他们不过伯仲之间,蔺白云和胡一天输在临战经验不足。”杨子央道。

  张震边和孙英身经百战,是十分功夫能够发挥出十二分威能的那种天才,蔺白云和胡一天也是天才,但他们不是战斗的天才,只是修行的天才。

  “收到无峥

  的消息,我一直很担心,总觉得你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现在看来,要重新评估天魔的力量了。”公孙启道。

  不是杨子央弱,而是天魔太强。

  “我来是想做一些事,一些他会让我做的事,让我走的路。”杨子央道。

  公孙启点头,他明白杨子央的想法,也了解楚向的想法,楚向不舍得让杨子央做危险的事,把杨子央放到妇联去,他不同,他和杨子央的关系也不同,他不会不舍得。

  “这是第一件事,做完之后,我会告诉你接下来做什么。”公孙启道。

  第一件事是什么事杨蓉不知道,公孙启是直接传音和杨子央说的,显然那是一件不能让她知道的事,可能是她这个曾经的讲武堂总管也不知道的事。

  想到这里,杨蓉不由得有些黯然,她只离开了讲武堂半年,但是这半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半年的信息落差已经足够将她排除在外,让她难以走进讲武堂的核心,更不用说她先前的选择造成的断层。

  “好。”杨子央点头。

  杨子央离开了讲武山,杨蓉道:“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看不上我了。”

  有人的时候,杨蓉是服务员,不能插嘴说话,只有没有旁人的时候,她才有和公孙启说话的机会,因为认识而具有的说话资格。

  公孙启自然知道杨蓉说的那个他是谁,也明白杨蓉的意思,楚向身边没有哪个是普通人,最普通的就是她杨蓉。

  失去讲武堂的权利,被排除在核心之外,她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再进入那个圈子,除非公孙启允许。

  杨蓉有点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去练武了,如果她现在有一身功夫,像杨子央一样,最少可以凭武功混个中层,再凭自己的本事进入核心圈。

  “知耻而后勇,这是好事。”公孙启道,起身离开了院子。

  公孙启只喝了一杯茶就走了,杨蓉只好收拾起茶具,去打扫卫生,或者去休息,唯独不能在这里喝茶。她是服务员,是斟茶倒水的,不是这里的主人,主人不在,她可以偷懒,但不能以主人自居,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被打击的杨蓉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一番思考,一个计划出现在她脑海中,一个用棍子撬动地球的计划。

  杨子央没想到公孙启让她去做这件事,她更没想到还有这个人存在,不由得心中有些难受。她知道这是一次考验,公孙启对她的考验,做不好这件事,就不会再有第二件事让她去做。

  虽然明白,却无法避免心中的五味杂陈,脚步不停往南,思绪却是早已混乱。

  落下地面,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积雪,杨子央神思恍惚,走着走着已经忘了自己在哪里。

  这是一片狼穴林立的法外之地,有人发现了杨子央,一个神情恍惚,瘦弱的小姑娘,这无疑是一个诱人的猎物。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神亡禁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