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操心的我 > 171 冰火交融天地变,上古神鸟认主人

171 冰火交融天地变,上古神鸟认主人

  /

  红叶岭变成了一只大鸟。这只大鸟所到之处一半变成了冰雕,一半变成了烈焰。我化出影子战队,将大鸟围了起来,一通乱砸。

  “嗷--”“酷通---”那只大鸟总算是被我砸到了地上。

  “爹,这东西这么大,我也弄不死它呀!”我说道。

  “那就继续砸呗。我就不信它是铁打的身子,咋都砸不坏。”我爹说道。

  我只能继续举着乌龙刹使劲砸地上的那只怪鸟。

  “扑扑扑--”那只大鸟仰头接连吐出半黑半白的浓雾,身子开始越变越小。

  “呵呵,有门。”我一瞧大鸟变小了,不由更来了精神,拿着乌龙刹对着大鸟像捣蒜泥一样不停地捣了起来。

  “行了行了,再捣它真变成泥了。”我爹叫道。

  我低头仔细一瞅,好嘛,那只大鸟这会儿变成了一只不成形的泥团,在地上滚来滚去。

  “霸儿,你试试把它拎起来瞅瞅。”我爹说道。

  “这东西又是冰又是火,我拎它会不会太冒险了呀?”我问道。

  “你个蠢货,不会先把自个护好了再拎呀?”我爹骂道。

  “额--好吧”我一噎,赶紧在周身布了一层防护的结界,这才落到那只没形的怪鸟身边一弯腰,抓住它的脖子将它拎了起来。

  “啊呸--”我刚把那只怪鸟拎起来,人家对着我的脸就吐了一口口水。

  “你个丑八怪,竟敢喷我!”我举起手对着怪鸟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大神饶命!敢问大神手中的利器可是乌龙刹?”怪鸟竟然口吐人言。

  “嘿!你倒是有点见识!竟然识得乌龙刹。快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爹先问了起来。

  “额--这位大神,我乃上古时期由南北两极之气汇合所化成的神鸟。”怪鸟答道。

  “你为啥会蛰伏在这红叶岭之下?”我爹再问。

  “啥蛰伏呀!呸呸呸,我是被那个混谷老儿压在这岭下的。”那只怪鸟对着一边连吐了三口口水,说道。

  “混谷魔神把你压到这岭下的?它为啥要把你压到这岭下?”白勋问道。

  “那个混账东西说我的存在就是这方天地的噩梦,非得让我给他看啥楼。我不愿意,它就把我压到了这座岭下。”怪鸟答道。

  “原来你是混谷魔神用来守护那座藏书楼的呀!”山主说道。

  “对对对。那个老小子经常会逮一些东西关到一座楼里。它好像怕那些东西跑喽,所以就让我守着那座楼。不过,我可不是自愿的。我是打不过他才替它守着那座楼的。”怪鸟说道。

  “那你为啥今个会从岭下面钻出来?”我问道。

  “呵呵,爷爷,你又要挨训了。”小白笑着说道。

  “唉---”我爹长叹了一声。

  “这位大神,你的脑子是不是不好使呀?”怪鸟瞥了我一眼问道。

  “你咋知道我脑子不好使?”我奇怪地问道。

  “爷爷,你再别问了,这问下去连我都觉得你有些蠢了。”青山说道。

  “你个臭小子,咋说话呢?这不明白的事就得问清楚。这难道不对吗?”我骂着青山。

  “呵呵,没想到真遇上个傻子。”那只怪鸟把脑袋一低,学着青山的声音也笑了两声。

  “你才是个傻子呢!被人都打成水煮鸡了竟然还乐得出来。”我说道。

  “额---好吧好吧,我也傻。唉--看来这混谷老儿为我找的这个主人真不咋地。”怪鸟摇着头叹了一口气。

  “主人?啥主人?”我问道。

  “说你蠢你还真蠢上天了!你就是它的主人!”我爹可能实在受不了我了,大叫道。

  “我咋成了它的主人了?”我莫名其妙地瞅了一眼手里的怪鸟问道。

  “你把它制服了,它不听你的听谁的?你不是它的主人谁还能是它的主人?”我爹气得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了。

  “好好好,既然我是你的主人,你说说你有啥用吧?”我举起怪鸟问道。

  “我的作用?你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嘛,要冰有冰,要火有火,想冬天暖和就往我右边靠,想夏天凉快就往我左边靠。这多好呀!”怪鸟得意在晃了晃两只折成几截的翅膀说道。

  “你慢点扇,最好别动。你瞧瞧,你把我的两条腿都弄成啥了?”我把手一伸,让那只怪鸟离我远点。它刚才轻轻扇了几下。我一条腿上尽是冰渣滓,一条腿上乌黑一片。

  “我这不是给你示范一下我的作用嘛。”怪鸟把两只烂翅膀一收,扭着头瞪了我一眼。

  “我说,万一你再不听我的话咋办?”我说道。

  “你都把我打成这样了,我再不听你的话那还不被你打死喽。”怪鸟怪异地瞅了我一眼。

  “不行,我得喂你一颗毒药,让你以后不敢背叛我。”我边说边从怀里随手摸出一粒不知是啥脏东西塞进了怪鸟的嘴里。

  “咳咳咳,你不能这样!咳咳咳,啊唔”怪鸟想躲闪被我捏着嘴,一拽脖子,将那粒东西咽了下去。

  “呵呵,刚才谁说这小子傻呀!”我爹笑着说道。

  “看来爷爷真不傻。”青山说道。

  “好吧,他不傻我傻。”怪鸟抖了抖身子,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唉呀--你说你现在变成这样了,我带着你也不方便呀!”我叹着气说道。

  “你松开手。我变成这样还不是你打的嘛!你等我歇息一下,喘口气,缓缓神,我就能变回来了。”怪鸟说道。

  “喂,我问你,你有没有名字呀?”我把怪鸟往地上一放,看着它可怜兮兮的样子问道。

  “谁还没有个名字呀!我叫春风,春风一过万物苏,咋样,这个名字好听吧?”怪鸟说道。

  “哈哈哈哈,春风,唉呀--看来你还专门是在等我儿子呀!”我爹大笑着说道。

  “谁是专门等你儿子的?你不许笑!再笑我可要生气了!”怪鸟一听我爹笑它,不由动了动两只翅膀。

  “你不许动!”我赶紧叫道。

  “谁让你爹笑话我!”怪鸟嫌弃地瞅了我一眼。

  “这你可不能怪我爹。你的这个名字跟我的名字太凑巧了些。我叫青苗,你叫春风。这春风一吹青苗长,你可不就是专门在等我嘛!”我说道。

  “额---好吧,算我倒霉,遇上个处处压制我的主。”怪鸟一听我的名字,把头一低,气得用爪子不停刨着地。

  “魔君,我还有事要到宁安城里去,这红叶岭也毁了,不知道魔君你们有何打算呀?”山主忽然嚅嚅地说道。

  “唉--这天下之大,竟然没一个地方能让我好好安心待上几年的。”我叹了一口气。

  “大仙尊,咱们不是还有桃山嘛。你咋能忘了桃山呢!”小十六说道。

  “额--你看我这记性。没错!山主,如果你以后没地方去,可以来桃山找我。那桃山也是我的一个营盘。”一听小十六的话我的精神一振。谁说咱没地方去呢!

  “呵呵,那我就先谢谢魔君了。”山主说道。

  “春风呐,那混谷魔神还对你说了些啥呀?”我瞅着地上的怪鸟问道。

  “他还能说啥。现在这啥楼也没了,我肯定是只能跟着你了。你不想让我跟你也行,快把解毒药给我。我自个到处浪浪。”怪鸟撇着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魔君,那我先跟着何内侍去一趟皇宫。如果皇上不为难我和香香的话,我就去桃山上找你们。我可在皇宫里待不惯。”山主边说边拽着何内侍从戒指里飘了出来。

  “原来他们躲在你手上的戒指里呀!我就说嘛,这么多人说话,到底藏在了哪儿。看来你身上的宝贝不少啊!”那只怪鸟一瞅山主和何内侍露脸,羡慕地瞥了我一眼。

  “山主只要愿意跟着我们浪迹天涯,只管来桃山上找我们。”我冲着山主一拱手说道。

  “那我和何内侍先走了。”山主对着我一点头,与何内侍一块飘到了天上,朝着宁安城的方向飞去。

  “我说春风,你能不能变个样子?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也太---”我瞅了地上的怪鸟一眼,为难地说道。

  “我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你嫌我难看就给我解毒药。”春风把眼一瞪,不悦地说道。

  “额--你脾气不小啊!信不信我把你揉成一个肉球?”我爹恶狠狠地说道。

  “你谁呀?有本事出来跟你大爷斗斗?”春风也不含糊,直接跟我爹扛上了。

  “你个小怪物还想做我大爷。你做我太孙子我还嫌你丑呢!”我爹“噌”地从戒指里窜了出来,“啪--”,对着春风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你个老东西,竟敢偷袭我。看我不打残你!”春风两只翅膀一抖,一下子抱住了我爹。

  “你俩快松开!”我一见我爹半边身子开始变红,半边身子开始变黑,吓得一把拽住了春风的一条腿。

  “你是我主人,为啥不帮我?”春风扭头瞪着我蹬了蹬我拽着的那条腿嚷嚷道。

  “我还是他爹呢!你说他该帮谁?”我爹一把掐住春风的脖子叫道。

  “额--原来你就是老爷子呀!快松开!误会误会!”春风被我爹掐得脸上的毛直抖,两只翅膀拍打着我爹的手说道。

  “太爷爷,你的手上着火啦!”青山叫道。

  “哎哟我去!”我爹一把将春风丢了出去,不断拍打着着火的衣袖。

  “爹,你没事吧?”我赶紧抬手放出一抹灵力对着我爹的身子挥了挥。

  “没想到这东西还挺利害的。”我爹晃着手说道。

  “老爷子,你的脾气也太差了,咋动不动就喜欢打架呀!”春风躲在我身后探着头说道。

  “呵呵,谁让你嘴那么贱。”我爹说道。

  “这能怪我嘛!主人他嫌我长得丑,这也太伤人家的自尊了。”春风把眼一瞪,瞟了我一眼。

  “好,这怪我。我不是嫌你丑。你瞧瞧我们都是人,带着你这么一只大鸟多不方便呀!”我赶紧摸了摸春风的脑袋。

  “这还差不多。既然主人不是嫌我长得丑,那我就变成个人样算了。”春风边说边晃了晃身子,眨眼间便化成了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

  “啧啧啧,你哪儿丑啊!你比你主人看着可帅多了!”我爹咂着嘴说道。

  “呵呵,老爷子,你这句话我爱听。要不--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春风往我爹身后一挪,看也不看我一眼。

  “哎--你啥意思?我不是你的主人嘛,你咋能跟着我爹混呢?”我气愤地指着春风说道。

  “谁让你怕老爷子的。我不管,反正谁最利害我跟着谁。”春风把头一昂,得意地晃着脑袋。

  “呵呵,霸儿呀,你就让他跟着我吧。我是越瞅这小子越喜欢。”我爹拍了拍春风的肩膀说道。

  “爷爷,这家伙看样子还是得揍啊!”青山笑着说道。

  “你谁呀?有本事出来跟我干一架,躲在戒指里算啥英雄!”春风一听青山的话立刻眉毛倒立,满脸煞气。

  “你个蠢货,他是我太孙子。他你都敢惹?我平时都得让着他三分。”我爹抬手对着春风就是一巴掌。

  “啊!老爷子你还怕你太孙子呀?那我---还是跟着你太孙子算了。”春风一听我爹的话,立刻窜到了我的手边。

  “唉--你咋是这么个贱货呀!”我爹瞧着春风不停地摇着脑袋。

  “我告诉你,我爷爷怕我太爷爷,我太爷爷怕我,我又怕我爷爷。你说,你到底跟着谁?”青山说道。

  “额这也太难选了!”春风听了青山的话眼珠子转个不停,站在原地瞅来瞅去,拿不定主意。

  “看来你这家伙还是没开窍呀!我劝你呀,对我们大家都客气点。我们大家都不是好惹的。”白勋说道。

  “天呐,主人,你们家到底有多少人呀?快把他们都叫出来让我认认,省得我都给得罪喽。”春风一扯我的衣袖叫道。

  “还算你有眼色,知道选我。你进去自个瞅吧。”我轻轻一碰手上的戒指,抓着春风的胳膊将他丢进了戒指里。

  “这里面还真好。这位美女,咋称呼呀?”春风一进戒指里,不知先看到了谁,马上开始询问。

  “额--我是你主人的娘。”原来这小子把我娘叫美女!

  “啊?大娘咋看着这么年青呀!那我以后该喊你啥呀?”春风吃惊地说道。

  “你个马屁精!还能喊啥?当然是喊奶奶了。”天丝帕训着春风。

  “呵呵,美女,这个不好吧!我的岁数可能比你都大,你喊这位美女啥呀?”春风又缠上了天丝帕。

  “呵呵,师哥,要不你跟着我一块喊大娘算了。”天丝帕一听好话口气立刻就变了。

  “对对对,大娘,以后你就是我娘。还有这几位美女咋称呼?”春风还真是没完没了。不过,为啥他只跟女的打招呼?

  “你快离她们远点。我告诉你,这位是白老伯。你得喊他老伯。这位是你主人的亲家母。你得喊她大姐。这位是她女儿。你得喊人家侄女。这两位是青山和小白,都是你主人的孙子。还有这位叫小十六,是你主人的弟子。你直接叫他们三个名字就行了。我是这位美人的夫君。你得喊我大哥。听明白了没有?”摇椅可能被春风惹烦了,把里面的人全都介绍了一遍。

  “凭啥我要喊你大哥?我比你岁数可大多了。不行不行,你们几个都得喊我大哥。对了,就叫春风大哥。呵呵呵呵,听着瞒不错的嘛!”春风纠正着摇椅的话。

  “你!你也太喜欢占便宜了!”摇椅像是生气了。

  “咋了?不服?不服咱俩打一架。谁䊨了谁当大哥。”春风说道。

  “俊男,你跟他争啥呀!当小弟就当小弟呗。这说明你年青。就让他作大哥。这作小弟的才能占大哥的便宜。当大哥的咋好意思占小弟的便宜呢!”天丝帕还真是想得开。

  “行了行了,这红叶岭也没了,咱们先回桃山再说。”我听着戒指里吵成了一锅粥,摇了摇头,窜到了空中。

  “你小子,不要你爹了!”我爹站在下面冲我大叫道。

  “额--爹呀,我刚才真把你给忘了。”我只能实话实说。

  “呵呵,原来这儿最苦最累的是我主人呀!唉--看样子我以后难混喽!”春风嘟囔道。

  “大哥你也别难过。这出力有出力的好处。比方说打架吧,你打得过瘾呀!”摇椅说道。看样子摇椅不想当大哥了!

  这飘到了空中再看曾经的红叶岭,宛如一个被雷劈过无数次的大坑。想想我离开长庆镇后第一个落脚点万魔窟和第二个落脚点宁安城,再瞅瞅红叶岭,所有我到过的地方无一完卵。这让我不禁也替桃山捏一把汗。

  “霸儿呀,咱们能不能先找个地方吃饭呀?这白英她们忙活了半天,结果饭被这个臭小子给弄没了。我现在肚子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我爹嚷嚷道。

  “额--老爹呀,你这可不能怪我。我哪儿知道你们还没吃饭呀!”春风赶紧替自己开脱。

  “是啊,青山爷爷,我们都饿了。你还是快找个地方咱们把饭吃了再到桃山去。”摇椅也叫道。

  “大仙尊,他们的话没错。咱们桃山上的饭太难吃了。我估计大爷他们肯定吃不惯。”小十六说道。

  “原来你们桃山上有吃饭的地方呀?我以为你们那儿的神仙都不吃饭呢!”小白说道。

  “这没饭吃还不饿死了呀!我们没你们这么好的福气,能在大仙尊的戒指里待着。在我们桃山上,啥事都得靠自己。我们西岭的饭都是我五师兄做。不过,他做得的饭真不咋地。”小十六说道。

  “听到了没有,霸儿,你还是快点找个吃饭的地方。到了桃山上看来咱们只能在这里面做饭吃了。”我爹说道。

  “行行行,我瞅瞅这下面哪儿有吃饭的地方。”我被我爹他们几个唠叨得脑袋发晕,赶紧朝着四下观望。

本站最新域名:www.1biquge.net

看过《操心的我》的书友还喜欢